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四百零一章那一箭的風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零一章那一箭的風情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陳羲和藤兒肩並肩在這裡坐著,一個星星一個星星的看下去。,雖然龍脈之魂因為太過虛弱,所以保留下來的記憶也是斷斷續續的。但是很多很多歷史的真相擺在了陳羲眼前,就好像為他撥開了最厚的那一層迷霧。

「天定之人是什麼,是誰?」

藤兒忽然問了一句。

已經不止在一個星星里聽到這句話,而說出這句話的都是龍脈之魂。可惜的是龍脈之魂現在只是一顆脆弱的幼苗,根本不能回答他們的問題。這些記憶之中的時間是不能揣摩推測的,但是昆崙山的時間沒有改變。當陳羲和藤兒把龍脈之魂所有的記憶碎片都看完之後,已經過去了五天。昆崙山的五天,相當於外界十天。

算了算日子已經過去這麼久,陳羲和藤兒商議了一下后決定去找找有沒有什麼特別的靈草,帶上以備不時之需,然後立刻趕往雍州。藍星城那邊是雖然有魔和雁雨樓坐鎮,但是陳羲始終還是放心不下。儘快做完事,儘快趕回去。

兩個人在山裡轉了半日,卻一無所獲。看到四處被破壞的場面,陳羲和藤兒都想到了一個人國師來了之後,顯然把那些珍貴的東西都挖走了。現在昆崙山靈氣幾乎枯竭,靈草幾乎被挖光,差不多失去了昆崙山天下之源的地位。

兩個人一無所獲,準備離開昆崙山去雍州尋找陽照大和尚。

走到了半山腰的時候,陳羲的腳步忽然一頓,他往山下看了看,遠遠的看到從已經變成了沙漠的天庭湖那邊有一隊人馬過來。從這些穿越沙漠來而不是御空飛行來看,他們似乎不是修行者,即便是修為境界也不高。風沙之中,他們牽著馬匹艱難前行。而有些奇特的是,在隊伍前面大概一里處,有一個穿著灰布斗篷的男人獨自走在前面,像是在為隊伍探路。

陳羲和藤兒距離那支隊伍最少也有五十里,陳羲眼力超絕所以才能看清楚。藤兒已經到了洞藏境五品,修為強大,她將神識散出去感應了一下后臉色變得詫異起來:「都是普通人,沒有一個修行者。不過最前面的那個人氣息很奇怪,呼吸十分微弱,按照常理應該是大病之人。」

陳羲一怔,一群普通人,而且最前面探路的那個步伐最穩最大的人居然還是個病人。

「或許是來求機緣的吧。」

陳羲搖了搖頭:「天下人皆知昆崙山兇險,就算是靈山境的修行者都不敢輕易來闖蕩。這些普通人若非逼不得已,想必也是不會來的。倒也慶幸天庭湖變成了荒漠,不然他們根本過不來。」

就在這時候,陳羲忽然看到距離那些人幾裡外的黃沙一陣翻騰,似乎有一條黑色的東西在沙子里若隱若現。

「石蟒1

陳羲臉色立刻一變。

石蟒是荒獸的一種,在九幽地牢之中圈養著一條,因為受到了無盡深淵邪氣的感染變得強大起來,最終卻擋不住陳盡然一劍。如今天庭湖已經變成了荒漠,本來不敢靠近天庭湖的石蟒卻找到了最適合自己生存的地方。想必這石蟒不是昆崙山原有的東西,是之前感受到了昆崙山返古氣候而來。

不過可惜,國師毀了昆崙山的龍脈,這種返古氣候也戛然而止。國師走後,昆崙山上幾乎見不到了神獸荒獸,也見不到了靈草,可想而知國師對昆崙山的破壞有多大。此時一條石蟒出現,它的運氣倒也好的不行,若是被國師發現的話早就已經被吸成了一具乾屍。

「那些普通人不可能是石蟒的對手,我過去幫忙1

陳羲說了一聲,腳下一點朝著那邊沖了過去。藤兒緊隨其後,速度奇快。石蟒不過是荒獸,而且不是最高等級的荒獸,在陳羲面前現在這樣的荒獸不堪一擊。可是對於那些普通人來說,這荒獸強大到不可戰勝。一條石蟒,足以橫掃十萬普通人的大軍。

可是眼看著那條石蟒就要行兇的時候,走在最前面的那個普通人忽然站住了。

他微微側了側頭,似乎是感覺到了什麼在傾聽一樣。可是狂風之中普通人能聽到什麼?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下他們能走過來就已經是奇了。天庭湖寬闊萬里,普通人要走上多久才能到這?

陳羲看到那個普通人側耳傾聽的時候心裡忽然一動,然後他就看到了那個普通人動作不是很快,但極為穩定的從背後摘下來一張硬弓。雖然離著還遠,但是陳羲能感覺到那就是一張普普通通的黃楊木硬弓,上面沒有絲毫的法器氣息。

然後這個普通人動作舒緩卻流暢的從箭壺裡取出一支箭,搭在弓上,依然是側著頭沒有瞄準,等了片刻之後忽然一鬆手,那支箭隨即嗖的一聲疾飛出去。

下一秒,石蟒恰好從黃沙之中鑽出來,咆哮一聲。羽箭嗖的一下子正鑽進石蟒嘴裡,然後猛的一炸。也不知道那箭上綁了什麼東西,居然威力不小,直接將石蟒的嘴炸的血肉模糊。石蟒疼的翻滾起來,然後嘶吼著朝著那人撲了過去。它才挺起上半截身子,第二支羽箭就到了,精準的鑽進它的眼睛了,然後又是一爆!

一條實力幾乎到了中階的荒獸石蟒,居然被一個普通人兩箭射殺!

這種事若非陳羲親眼所見,無論如何也不能相信。

石蟒被殺,陳羲身形隨即緩了下來。到現在他還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普通人,普通弓,就算那箭上有火藥一類的東西,怎麼可能擊殺一條石蟒?要想殺死石蟒,那種級別的羽箭需要精準的刺入石蟒最薄弱的地方,而石蟒速度那麼快而且能在黃沙下面潛行,就算是一萬名弓箭手圍攻,也未見得能順利將其射殺。

就在這時候,那個普通人又側了側頭,然後從箭壺裡取出第三支箭瞄向陳羲這邊,他的眼睛沒有看著這邊,依然歪著頭,顯然耳力驚人。此時陳羲距離他至少還有四五里,那普通人的普通弓箭,能射到四五里之外?

陳羲才想到這些的時候,那個人鬆了手,然後羽箭帶著破空之風而來,陳羲覺得詫異,這箭居然帶著一種很奇詭的力量。陳羲可以往很多個方位避讓,但是陳羲卻發現不管他往什麼方向移動,這支箭依然是瞄準了自己的眼睛射過來的。換句話說這支箭好像是活的。

當然,陳羲根本就沒有躲閃。那只是一種感覺,一種不管怎麼躲避這支箭都不會射空的感覺。

陳羲伸出手屈指一彈,啪的一聲,恰到好處的彈在箭桿上,然後那箭被盪飛出去,轉著圈飛速的落入黃沙之中,緊跟著就是一爆。在箭到了眼前的時候陳羲已經看清楚,那箭簇果然有些門道。不是法器,也不是符箭,而確實是一種類似於火藥的東西。這種東西的威力還算不錯,雖然比不得虢奴所造的靈雷但是也十分不錯了。靈山境以下的修行者,應付這一箭絕對不會輕鬆。

所以陳羲特別特別的詫異,這到底是一個怎麼樣的普通人。陳羲感覺的很清楚,那個人身上沒有一絲一毫的真氣流轉,絕非使用了修為之力。

「嗯?」

自己的羽箭在軌跡之外爆開,射箭的普通人顯然也詫異了一下。他習慣性的微微側頭,臉上有些疑惑。

「怎麼了十九?為什麼無緣無故的停下!如果耽誤了殿下的行程你擔待的起嗎1

後面有凡武之人快速跑過來詢問,他們對這個射箭的普通人似乎並沒有什麼尊敬,語氣之中反而還有一些莫名其妙的鄙夷。明明是這個射箭的人保護了他們,他們卻絲毫也不領情,那種質問反而像是射箭的人耽誤了他們的行程似的。

「遇到修行者了。」

射箭的是個看起來二十五六歲的年輕人,身材精瘦高挑,膚色偏黑,顯然是經常在日光下暴晒。他身上的衣服很破舊,外面的那件灰色的斗篷上落了一層黃沙。他腳上踩著一雙草鞋,已經有不少地方破損,還能跟在腳上是因為他用布條綁住了。

「你確定?1

那些質問他的人臉色都變了。

修行者,對於他們來說就是神一樣的存在。如果沒有這個被他們稱之為十九的年輕人,他們這一路可能死了無數次。他們萬里迢迢的趕來,走到現在已經走了五年七個月,離開家的時候被稱為十九的年輕人還沒有這麼黑,沒有這麼壯實。

「如果是獸,不管是什麼獸都絕無可能避開我的箭。所以我肯定咱們遇到修行者了,而且是很強大的修行者。麻煩你回去告訴殿下一聲這次苦十九可能護不了殿下了,你們帶著殿下儘快離開,雖然離開的可能性不大告訴殿下,我將戰死為他拖延時間,我欠殿下的也算還上了。」

那幾個凡武之人嚇得臉色發青,立刻轉身就跑,其中一個人一邊跑還一邊喊:「苦十九!你是殿下的奴隸,殿下帶你不保我才不管遇到什麼人什麼獸,你必須把他殺了。要是殺不了,我們就折磨你1

自稱苦十九的漢子搖了搖頭:「我欠殿下的,又不是欠你們的。若非他喜歡看你們欺負我,我怎麼會被你們欺負?這一切都結束了,這次遇到的不是我能應付的對手。」

他抽出一支箭搭在弓上,然後習慣性的微微側頭。

風狂卷而過吹起了他垂下來的枯黃捲曲的頭髮,吹掉了他勒住了雙眼的黑布,遠處的陳羲看到了他的眼睛不,他沒有眼睛,眼眶裡黑洞洞的,什麼都沒有。/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