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四百零四章來了還是來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零四章來了還是來了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我不是一個善於交流的人。,」

陳羲緩步走到苦十九身前,表情格外的嚴肅。雖然苦十九看不到陳羲的表情,但是他的腦海里很清晰的知道陳羲的表情真的很嚴肅。

陳羲一邊走一邊說道:「我知道這個時候跟你講什麼道理都沒有意義,因為這個人幫過你所以你有足夠的理由不把他的事說出來。其他的人其他的事和你沒有任何關係,死再多的人都和你沒有關係。」

陳羲道:「所以剛才走這幾步的時候我一直在想,我該怎麼從你這得到我想要的消息。我從不曾威脅過人,也從不曾欺壓過誰,所以你可以放心我不會逼迫你什麼。想來想去我唯獨可以說服的理由,不外乎為你治療眼睛。」

「眼睛?」

苦十九明顯的顫抖了一下,這種誘惑不是他可以隨隨便便抗拒的。已經失去了眼睛那麼多年,他還始終保持著一些有眼睛的人才會做出的動作習慣,這隻能說明他在意,非常非常的在意。

「不1

苦十九卻格外堅搖頭:「不行,雖然我很想重新有眼睛,我也知道你們這些修行者本是強大,未必是在騙我。但是我不能告訴你,因為他說過不許將他的事告訴任何人。」

陳羲問:「可是這個人對我來說真的很重要,如果你實在不肯說……我只好把你帶走。我不是一個好人,甚至有些偽善。我可能自己下不去手來逼問你什麼,但是我會把你交給善於逼供的人。這就是偽善……可我不希望我這樣做。」

苦十九沉默了好一會兒:「也就是說,今天我走不了?」

陳羲點了點頭:「我不得不做一次惡人了。」

苦十九轉過頭看向遠處那些躲在沙丘後面的人,語氣有些發苦:「我從沒有求過他們,哪怕他們挖去我眼睛的時候我都沒有哀求過,哪怕我每天面對非人折磨的時候我也沒有哀求過。可是現在居然要去求他們,還真是有些心裡發堵礙…」

然後他高呼:「殺了我1

他的聲音很大,很決絕。

陳羲在一瞬間就明白了,因為那個邪門的血契,苦十九居然連自殺的能力都沒有。一個死都是奢求的人,陳羲終於能夠完全體會苦十九這三個字之中藏著多少痛苦了。

「你死不了的。」

陳羲一抬手,神木從上分離出去,形成了一個圓盾將苦十九包裹起來。緊跟著一股微光被神木圓盾隔絕在外面,裡面的苦十九沒有被血契的咒語所殺。神木是天下間最強的封印之一,擋住血契似乎也不是什麼難事。可這看起來的輕易簡單,別人又怎麼可能輕易簡到?

若非陳羲,換做別人是擋不住想死的苦十九的。

陳羲一擺手:「滾過來。」

飛沙走石。

遠處沙丘後面哪切┤巳都被狂風卷過來,此時在這些人眼裡陳羲和神是沒有任何區別的。他們完全沒有辦法對抗,在砂礫之中被卷到了陳羲身前。那個被眾人維護著的王子,此時驚恐的好像一隻小雞仔一樣蜷縮在陳羲面前不遠處瑟瑟發抖。

然後他們全都跪了下來,不由自主。陳羲身上的那種強大的威壓,根本不是他們這種普通人可以承受的住的。

「所有的關於契約之類的咒語,必然會有一個簡單的解開的方法。這個方法,必然會在受益者身上。苦十九的血契是你,你告訴我怎麼解開血契,我放你們離開。」

陳羲俯視著那個王子聲音清冷的說道:「你也可以選擇不說,對我來說這隻不過稍微費一點事而已。你們也看到了,血契對苦十九現在沒有什麼用處。只要我願意,我倒是可以讓你們成為他的血契奴隸。」

聽到這句話的時候,那個王子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了。他很清楚自己這些年對苦十九做了什麼,如果自己成為苦十九的血契奴隸,他當然也清楚苦十九會怎麼對待自己。

「我是……北蠻最大部族的王子,如果你願意成為……成為我的朋友,我的父王願意給你一些好處。但是如果你觸怒了我,我的部族是不會放過你的。」

他在這個時候居然還能威脅陳羲,可見平日里是怎麼樣的一個人。

陳羲看了他一眼,他的胳膊就變成了一灘血水。連骨頭都化了,而且過程並不是很快。

陳羲看著痛苦哀嚎的王子語氣清冷平淡的說道:「你身體里有隱疾,所以你應該是在昆崙山求靈草的。如果你不解開和苦十九的血契,我保證任何靈草都救不活你。」

「殺……殺了他1

咬著牙的王子凄厲的吼了一聲,然後那些隨從卻沒有人立刻動起來。他們面面相覷,誰也不敢出手。只有那個之前咒罵苦十九的人瘋了一樣沖向陳羲,手裡的刀子舞動著他最後一絲勇氣。

陳羲沒有出手,但是這個人在距離陳羲五米之外爆開,變成了一團血霧。當血霧灑落之後,他徹底消失了,就好像從沒有出現過一樣。這一下,剩下的人全都嚇得面無血色。

「我剛才說過,我是一個偽善的人,我不習慣自己動手刑訊逼供。」

陳羲看了看那個王子,然後對其他人說道:「現在我給你們一條生路,你們這些人不管是誰能逼他把和苦十九的血契解開,我就放了誰。如果他不答應,你們可以隨便使用任何手段,打也好罵也好,只要他不死,怎麼都好。我在意的是苦十九,而不是他,也不是你們。所以死還是生,你們自己來掌握。」

說完這句話之後,陳羲緩步走到一邊。神木枝條攀織在一起形成了一把椅子,就在那個護住了苦十九的圓球不遠處。陳羲在椅子上坐下來,靜靜的等待著答案的到來。

……

……

奄奄一息的王子最終還是屈服了,他的扈從就好像他的仇敵一樣開始折磨他。就好像當初他讓這些扈從折磨苦十九一樣,拳打腳踢,拔指甲,踩手指,幾乎不需要太多刑具而能做到的所有方法,這些人都做到了。

不得不說這個王子也是個足夠狠戾的人,足足堅持了半個小時才屈服。他最終選擇解開了和苦十九的血契,然後昏死了過去。

「滾」

陳羲擺了擺手,那些人轉身就跑,完全不理會那個昏死的王子。

「帶這這個人一起滾。」

聽到陳羲的話,那些人又連滾帶爬的回來,抬著奄奄一息的王子往沙丘另一側跑過去。陳羲看著那些人的背影,最終還是嘆息了一聲。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這個王子一定會被拋棄,然後那些扈從不敢回北蠻部族,會成為某地的一小伙強盜。

陳羲還從不曾殺過這樣的普通人,哪怕是這樣兇悍的普通人。

但是陳羲終究還是破了戒,他擺了擺手,黃沙翻滾,將那些人吞噬了進去。然後陳羲收回神木,看到了迷茫且戒備著的苦十九。

陳羲從納袋裡取出一壺老酒遞給苦十九:「你的血契我已經解開了,我現在想再次請求你,告訴我關於那個人的事。」

「你……求我?」

苦十九的表情很微妙,他似乎是難以相信可以隨意殺了自己的大修行者居然這麼認真的在求自己。這是他以往認知中不可能發生的事,高高在上的修行者甚至可以任意欺凌北蠻部族的族王,怎麼可能會求自己?

但是陳羲真的是在求他,很認真的求他。

「是的。」

陳羲點了點頭:「如果你願意告訴我的話,我跟感激。如果你不願意說的話你現在就可以走了,以你的本事回到北蠻部族不算什麼難事,招募起來一支隊伍重新爭奪草原的統治也未必不會成功。你我之間再也不會有什麼交集,誰也不會再次出現在誰的生命之中。」

苦十九的表情很難受,像是劇烈的掙扎著。好一會兒后他還是搖了搖頭:「我還是不能告訴你,但我要謝謝你,我自己沒有辦法逼迫他解開血契,只要我一動念他就知道而且我會被折磨的死去活來。這是大恩,你讓我死都可以,但是我不能告訴你關於那個人的事。」

陳羲沒有再多說一句話,轉身就走。苦十九聽到腳步聲顯然詫異了一下,他沒有想到陳羲居然走的這麼乾脆。

一直站在遠處的藤兒看到陳羲走過來,笑了笑說道:「遇到這樣的人你也沒有辦法了吧,他不是惡人,所以你對他下不了手的。也許我算不上了解你,可是比我了解你的人一定不會很多。」

陳羲也笑了笑:「錯過了就錯過了吧,他可能知道一些關於鴉的秘密。不過既然知道鴉在北蠻有所布置,回頭有時間去探查一下未必找不到答案。」

兩個人肩並肩走向遠處,離開天庭湖之後的目標就是雍州,去尋找陽照大和尚。只有找到陽照大和尚才能找到陳羲的父母,一沙世界只有禪宗的大和尚才能施展,沒有禪宗的獨特功法,陳羲就算現在已經算得上強大卻也毫無辦法。

「等下1

就在這時候,陳羲他們身後傳來一聲呼喊。緊跟著一支羽箭朝著陳羲的後背射了過來,距離陳羲還有十幾米的時候忽然變了方向從陳羲身側飛了過去,陳羲發現這支羽箭一直是在改變方向的,顯然是它的目標正在急速移動。

這種移動的速度之快令人震撼,因為羽箭在一瞬間就完成了一個很大弧度的轉彎。

「有東西過來了1

苦十九快步奔行到了陳羲身側,臉色無比的凝重:「絕對強大的東西。」

陳羲一怔,如果是強大的修行者為什麼苦十九比自己感知的還要早?然後他立刻懂了,來的東西不是修行者,也不是神獸荒獸等使用修為之力的生物。來的東西速度奇快而且強大到讓苦十九這樣的人害怕,而且沒有修為之力只靠著自身就能達到這樣的地步……

陳羲立刻喊了一聲:「藤兒,把龍脈精魄的力量給我1

與此同時,苦十九的那支箭爆了。/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