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驚仇蛻>尾聲:春暖花開
小說:| 作者:| 類別:

尾聲:春暖花開

小說:驚仇蛻| 作者:蓮殤| 類別:恐怖靈異

安靜的病房裡,周耶唐彷彿是懸崖前靜立萬萬年的石雕,只剩下一片森然和黑暗。

病床上的人眼睛緊閉,好像只是陷入沉睡。

周耶唐腰部以上全部讓鮮血打濕,「滴滴答答」的滴血聲猶如時針轉過鐘盤。

「則,我不是在閣樓上等待白馬王子的公主呢1

是的,逝蓮從來不是只會等待的「公主」!

當周耶唐立即調集所有人手親自趕往南津路口的紡織廠時,只看見逝蓮臉色發白的昏倒在汨汨血泊中。

而六個膀大腰圓的「練家子」就倒在逝蓮四周,人事不省!

逝蓮是用牙齒生生咬掉了手背上一整塊皮肉,掙脫了繩索,手背淌血的一直撂翻六個下盤紮實的「看守」,才由於失血過多陷入昏迷,栽倒在一片血泊中。

楊天峰和玄子梁一聲不吭的立在病房外巨大的落地窗前。

當二人帶隊趕到南津路口的紡織廠時,看到了令人無比震驚的一幕,那一幕甚至深深「烙」進腦海,一輩子都無法遺忘。

無數輛黑轎車將公路擠得滿滿的,猶如大片黑壓壓的螞蟻正「趴」在公路上快速朝前蠕動。而最前方的黑色「賓利」猶如一頭獵食的非洲豹,飛快竄離公路。

等楊天峰和玄子梁撞開紡織廠的門時,只看見蹲在西南角顫顫巍巍的十多個受害者,還有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鯊魚」看守。

即使是老道幹練調控整個行動的市刑警總隊長吳錫也不曾料想:周耶唐令「宏雲」集團旗下所有子公司甚至娛樂場所立即停止營業。寧願將手中的地盤拱手相讓給城東及沿海爭搶的黑勢力。在警方展開對「鯊魚」的清剿行動中,不惜將所有勢力暴露在警方眼前,也要抽空所有人手,親自帶人趕往南津路口

當周耶唐橫抱昏迷不醒一路淌血的逝蓮出現在醫院,哪怕是這個幹了大半輩子的老刑警也感到深深的震撼。

對「鯊魚」的清剿行動相當成功,當吳錫換掉一身警/服趕到醫院的時候,只如同最普通的長輩拍了拍楊天峰和玄子梁的肩膀,「這個『九尾蠍』非常棘手,天峰,子梁你二人都是市刑警總隊的骨幹,日後還需要卯足幹勁兒早日將此人逮捕歸案1

玄子梁神情木訥的咬了咬指甲蓋,鞋底踢向楊天峰小腿肚。「走1吐出個字,玄子梁扭身利索的離開。

臨走前,楊天峰最後瞥了眼猶如坐化老僧那樣在病房裡不曾挪動過哪怕一分的男人,撓了撓頭,不知怎麼的竟是想起和玄子梁不久前的對話:

「逝蓮和我們不同,她的過去背負太多黑暗。」

「難道逝蓮只能一輩子孤零零一個人?」

「只要能找到——」

好像突然就明白了玄子梁那未出口的後半截話,楊天峰咧開嘴笑了起來,忙不迭追上走得只剩背影兒的玄子梁,「子梁你別扔下我哪——」

「對了,吳隊臨走前那句話是個什麼意思?」

「一.定.以.九.尾.蠍.的.名.義.抓.捕.歸.案1醫院的樓梯口前,響起玄子梁咬緊指甲蓋一個字一個字從嘴裡往外蹦的聲音。

病房中,猶如有波濤翻湧的浪潮將男人緊緊包裹,周耶唐就立在那塊暗礁上,深邃的眼睛彷彿是森海里的沼澤,變得深遠而靜默。

「我不需要你救,如果不是你的出現,那兩人現在已經躺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那是他們第一次算不上愉快的見面。

「我『幫』你,你卻不需要我『幫』,你『救』我,雖然我不需要你『救』,這樣一看,我們大概兩相抵消,不管如何,我不習慣欠他人什麼。」

「逝蓮,我叫逝蓮,那麼下次『良辰美景』時再一起享用吧。」

——她開始出現在他的四周,總是以一副太過理所當然的姿態。

「二對一豈不是不公平,不然算上我一個?」

「則,我可以算作邀請嗎?」

「一醉方休,我也會在屋裡多剩幾瓶好酒呢1

「不過不戰而逃不是我的作風呢,或者那是你的風格,則?」

「這次我屋裡剩下不少佳釀,有興趣一嘗么?」

——讓人以為她會就那樣,一直都不會離開。

「則,海/洛因可不能發酵,如此月影婆娑的良辰更適合與酒為伴吶?」

「則,耀眼的朝陽會模糊很多陳跡呢。」

「則,原來城西令人頭疼的『新任』地頭蛇是你——」

「則,你果真算無遺策1

「則,你不愧是再世諸葛吶1「不,我自然是鳳雛。」

「則,你知道今天是情人節嗎?」

「則,你想要俯瞰這座城市的雪景嗎?」

「則,日出江花紅勝火,大抵不過如此吧?」

「則,不要死1

——彷彿,永遠都不會離開

彷彿深埋在土壤里的種子歷經磨難終於鑽出厚實的泥土,周耶唐跨前一步,深邃的眼底有滾滾而來的黃泉洶湧,卻又逐漸歸於一汪平靜的湖泊。

當他橫抱起逝蓮時,從她兜里滑出薄薄的相片,相片上兩年前的他眼睛深邃,五官深刻。

「你為愛放逐了過去,我只是嘆惋,無法走進你的生命」淺淺的鉛筆字跡彷彿是學生時代青澀的信筏。

周耶唐掏出連邊沿都開始泛黃的相片,相片上女孩甜美的笑容在歲月的打磨中早已變得模糊不清。男人點燃打火機,火苗「倏」的竄上相片,霎時吞噬了女孩的面容。周耶唐食指和中指一松,相片輕飄飄的滑落,在火焰中捲曲,燃燒,逐漸化為灰燼,風一吹就散了。

男人跨向逝蓮,在病床前蹲下,乾燥的手掌覆上逝蓮那隻纏滿紗布的手背,一點點握緊與之十指相扣,周耶唐執起逝蓮那隻手一直拉向心臟的位置,嘶啞的聲音久久回蕩在安靜的病房中,「逝蓮,你早已走進了這裡,」男人低啞的聲音褪去了那一分尖銳,變得柔和下來,「所以逝蓮,請你快點醒來,我還有很多話,想要對你說」

春日的暖陽縷縷灑向安靜的床頭,病床上的人彷彿聽見了男人的呼喚,眼皮似有所覺的跳了跳,逐漸睜開。逝蓮眨了眨眼,視線在繞過病房一圈后,終於停在和周耶唐十指交握的手上。從未有過的笑容霎時從逝蓮臉頰揚起,她什麼都沒說,只是更緊的握住了男人的手,縷縷金色的陽光在這時終於撕開冬日沉積的寒氣,暖洋洋的一直灑滿病房——

她知道,她的生命,從此,不再是一個人的故事

許多許多年後,久到連屢破奇案,屢建奇功的新任市刑警總隊總隊長楊天峰和他的搭檔兼副隊長玄子梁都已經退休。道上開始流傳出一個「九尾蠍」的傳說

傳言那是個在幕後一手操控了整個北方地下勢力的男人,甚至令警方多次的跨省追捕都無功而返。

傳言此人來歷成謎,廣為流傳的只有那道能止小兒啼哭的猙獰傷疤和「九尾蠍」的赫赫威名。

傳言不論男人身在何地,身處何時,四周都會出現一個一身松垮垮大衣的人,當男人回頭,那人會跨前一步與他十指交握,並肩而立,眉角彎彎的喚他,「則1

《驚仇蛻》——全劇終1「不,我自然是鳳雛。」

「則,你知道今天是情人節嗎?」

「則,你想要俯瞰這座城市的雪景嗎?」

「則,日出江花紅勝火,大抵不過如此吧?」

「則,不要死1

——彷彿,永遠都不會離開

彷彿深埋在土壤里的種子歷經磨難終於鑽出厚實的泥土,周耶唐跨前一步,深邃的眼底有滾滾而來的黃泉洶湧,卻又逐漸歸於一汪平靜的湖泊。

當他橫抱起逝蓮時,從她兜里滑出薄薄的相片,相片上兩年前的他眼睛深邃,五官深刻。

「你為愛放逐了過去,我只是嘆惋,無法走進你的生命」淺淺的鉛筆字跡彷彿是學生時代青澀的信筏。

周耶唐掏出連邊沿都開始泛黃的相片,相片上女孩甜美的笑容在歲月的打磨中早已變得模糊不清。男人點燃打火機,火苗「倏」的竄上相片,霎時吞噬了女孩的面容。周耶唐食指和中指一松,相片輕飄飄的滑落,在火焰中捲曲,燃燒,逐漸化為灰燼,風一吹就散了。

男人跨向逝蓮,在病床前蹲下,乾燥的手掌覆上逝蓮那隻纏滿紗布的手背,一點點握緊與之十指相扣,周耶唐執起逝蓮那隻手一直拉向心臟的位置,嘶啞的聲音久久回蕩在安靜的病房中,「逝蓮,你早已走進了這裡,」男人低啞的聲音褪去了那一分尖銳,變得柔和下來,「所以逝蓮,請你快點醒來,我還有很多話,想要對你說」

春日的暖陽縷縷灑向安靜的床頭,病床上的人彷彿聽見了男人的呼喚,眼皮似有所覺的跳了跳,逐漸睜開。逝蓮眨了眨眼,視線在繞過病房一圈后,終於停在和周耶唐十指交握的手上。從未有過的笑容霎時從逝蓮臉頰揚起,她什麼都沒說,只是更緊的握住了男人的手,縷縷金色的陽光在這時終於撕開冬日沉積的寒氣,暖洋洋的一直灑滿病房——

她知道,她的生命,從此,不再是一個人的故事

許多許多年後,久到連屢破奇案,屢建奇功的新任市刑警總隊總隊長楊天峰和他的搭檔兼副隊長玄子梁都已經退休。道上開始流傳出一個「九尾蠍」的傳說

傳言那是個在幕後一手操控了整個北方地下勢力的男人,甚至令警方多次的跨省追捕都無功而返。

傳言此人來歷成謎,廣為流傳的只有那道能止小兒啼哭的猙獰傷疤和「九尾蠍」的赫赫威名。

傳言不論男人身在何地,身處何時,四周都會出現一個一身松垮垮大衣的人,當男人回頭,那人會跨前一步與他十指交握,並肩而立,眉角彎彎的喚他,「則1

《驚仇蛻》——全劇終

  • (快捷鍵:←)
  • 驚仇蛻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