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詭異謎團>完本感言
小說:| 作者:| 類別:

完本感言

小說:詭異謎團| 作者:水木四| 類別:恐怖靈異

我的這一本書終於是寫完了,由於我爸是當了近三十年的風水地理師,我跟著我爸見過了很多靈異的鬼怪事,堆積在心,便很想寫出來,於是衝動難以自抑之下我便寫出了《詭異謎團》。

其實本書名字當初我也是隨便取的6詭異謎團》別人說沒自己的特點。我也嘆氣,因為原先我想的四個名字全都是被佔用了,然後點到這個名字成功了,就姑且用吧!唉!

書裡面的內容有些是我經歷過的,或者是聽到別人講的,別人親身經歷的,還有些是我從網上看到的,所以就全部揉合在一起寫下去了。

如何堪探地脈之類的,因為我沒有學過,所以我就不敢寫。不然我家老爺子的可不同了,不懂就不要裝懂,不然會害死人的,既要為自己負責也要對別人負責。

所以我就不敢寫了,說句真心話,學風水學易還要算過命,還要看資質的,要是不合適就絕對不教,不然誤人害人那可不好了。而我就被認為沒有定性、定心,不宜學。

我也不想學我爸的風水學,經常得去走山穿嶺的,很多人跡罕至的山也得走,那裡正如我書中描寫的,沒有路可走,蒿草和荊棘都比人還高,人一走過的話,衣服都被刺給纏住,得用鐮刀來斬斷才行。

要是短袖的話,手臂被劃得慘不忍睹,手臂上全是傷痕,難看極了,真的很鬱悶。最怕的就是臉,不護住,絕對是大花臉,臉上一道又一道的傷痕,破相都有。我為了以後出門著想,不護臉是不行的!唉!而且要是剛下雨,濕量大,衣服還濕呢,經常是,一出高草荊棘,太陽一照,那就幹了。要走的路是荊棘遍布,穿越其中自是幹了又濕,濕了又干。

世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沒有路就如我小說中描寫的,用鐵鏟或者是魚嘴鋤頭等,挖出一個形似台階,而且還得把四周的樹枝和高草給剷平好看得清。甚至於高度太高,下面的看不見,那就只能是小心翼翼地舉著剷平了,最後是一屁股坐下來,滑下去。

說真的,找一塊地很辛苦,然後整出一座墳來也是非常難的,尤其是荊棘叢生的,單單幾個人砍、清除荊棘就得花上一天。石頭地的話,還得不斷地挖,在平地時,火星是四閃的,手都一陣陣酸麻。

我就做不慣苦力工,要我做這些真的很難,又沒有力氣,還是比不上農村的兄弟,城鎮的我沒做慣農工和辛苦工,真是做不來。唉!不服輸也沒有辦法!

撿骨放壇時,把人的骨頭是按順序給排列好,一一地放到壇里。

當然頭骨是絕對不能見陽光的,其它骨頭是不要緊,濕了,總得是要晒乾后才能放入骨罈里的,還得要用傘來遮住頭骨,其間香是不能比還腔業幕埃還怎麼排啊!骨灰就一咕腦地倒入骨罈里可以了!

有一點忌憚,必須是遵守不能犯的,在動土挖墳之前一定要上香,沒有香的話,就絕不動土挖墳。當然上香的時候,還得告罪一番,以解釋動土的原因。還有在動骨罈也得要先上香才行。這些都得遵守的。

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死者為大,不管死者輩分年齡還是什麼比你大,可是都得遵守死者大,對死者保持足夠的尊敬,這是必須的!一定要的!

有時是存在很久的墳,刨開了墳,然後拿出骨罈,要是裡面會有很多泥,或者是有水的,都得把其給一一地倒出來,再慢慢地揀好倒出的骨頭。濕的骨頭還得晒乾,用砂紙來擦凈。有些草根、樹根還得幫清理好,要是骨罈裡面有什麼動物得放生,千萬不能害其性命。

而且罈子有根,草根,樹根啊,都巴在罈子里,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就怕罈子破了,有老鼠或者是白蟻進去,那麼亡者的遺骨就不能很好地保存了。

所以見過很多例子後人夢到先人來託夢,說什麼被水淹,或者是白蟻咬之類的,然後其後人會有風濕與水、濕性有關的病或者是全身奇癢無比,開墳一看,才發現是老鼠洞或白蟻穴,都得驅除。滅鼠藥、白蟻葯等等。

尤其是白蟻葯一旦下了蟻穴,幾年之內,白蟻是不會回到這裡安穴的,只要一個白蟻死,整個空巢的白蟻跑得快就沒事,慢就全掛了。

我叔對我說,我小時候全身奇癢無比,不管去醫院怎麼醫都不好,然後把祖先紹干公的墳一開,見到裡面白蟻很多。然後我爸就處理了,把蟻穴清除下蟻葯之後,我的病就好了。說是祖先受難應於子孫的身上。汗一個!

我的先祖葬於猴寶山鴨伊烙處,由於徵收來做垃圾場,所以不得不搬。當然賠償的費用請師傅來看地,再請人來起墳,還有交通的運輸費等都不夠!何談買地呢?何況我們家的祖墳地是一塊大墳地,一畝多呢!沒法子啊!徵收,虧的只能是老百姓!不過我家就不用請人了,起墳全是自家兄弟,運輸也是本家的車,地師嘛就我爸了!

我夢到祖先託夢:

「此處搬就搬吧!沒有什麼可惜的!要我和我父親去,哪怕我父親不去,我都得去。不必上山,只須山腳往上望就可以。我不去,玩電腦,看東西,下午四點三十多分,結果雷辟下來,我急忙就去。一路上見到天空陰雲密布,我去到山腳下,但見祖墳所處的山,有一座富麗堂皇的大廟,發著耀眼的光芒,它立在祖墳山的上空。」

我不信,還認為不過是個夢!理它那麼多!一看天空晴空萬里!有個屁雷啊!原來不進我房間的爸進來一下,看了我一眼,好像在等我說什麼事一樣,見我繼續看我的動畫片,沒什麼就走了。我還在看動畫片,到了下午四點三十多分的時候,還真的雷辟進我的房間,把我的房間給辟壞了,暈!嚇死我!我立即去了!

我記得清清楚楚這一次我的電腦主板、電源報廢……那傻瓜還說我,「你怎麼能不聽呢?現在知錯沒?」唉!有時有些事真的不懂該怎麼去解釋。

後來起墳的時候,挖出來,我爺爺他們都說墳里合葬的只有六個先祖,六個骨罈,還說可以等他們仙游西去之後葬下去,此地可以葬九個。六個先祖是兄弟,他們不僅兄弟感情好,妯娌關係也是融洽的。所以聽老人說,葬下的先祖他們兄弟以及各自的妻子都商量合葬在一起,於是便有了這個合葬大墓。

經過百年,所以此墳總體佔地達到一畝多。以前此地是老虎地,因老虎多,而出名。

開墳之後傻了眼,卻挖出了九個骨罈!其它三個沒有名字沒有記載,不知是誰,而且葬在正穴。看起來年代比我們所知的六個先祖還要年代久遠,不過就是三個骨罈的前面有半塊磚,是我姓氏的上半部分。

骨罈前的半塊磚是我們禤氏的上半部分,只是不知磚的下半部分去了哪裡,找不見。或許應該是我們的祖先吧!由於三個葬在正穴的,雖然年代久遠,可是遺骨保存得比後面的六個先祖還要好。不過在今年12月中旬的時候已經是另擇良地下葬了,以尊九位先靈入土為安。

有些事真的是難以說得清啊!你說沒有,它就真真實實地存在地。

好!轉回來,人的遺骨保留得好是不好,這都得看情況。

有時埋葬的年代久遠,那麼骨頭就只剩下很少了,甚至於可以說就只有骨頭碎和泥了,而且骨頭一撿起來就碎。當然火化過後的人骨一般都是不能保留得好的,也保留不久,燒過和沒有燒過區別很大。

要是全部都燒為灰,那更不用說了……哈!當然不化為灰,要留骨,那就是自有法子,有錢能使鬼推磨嘛!

如同一塊地,一個合葬墳,葬到真穴的哪怕是下葬的年份還要久得多,后葬下去的卻遺骨保留得遠不如前面葬下的葬於真穴處的,這種情況我也見過不少了。不管別人信不信,我就只能說我屢次眼見為實。

如果說沒有骨頭了,只有一堆泥,或者很少的骨渣,骨碎,那就只有把墳里放骨罈處的金井中的泥給抓一些放到骨罈里了。這是特別情況,沒有辦法的事。

我的家鄉是二次葬,也就是說把死者第一次找塊地葬下去,然後等到兩三年或者是更長的時間便撿骨,把骨頭給撿起來放到壇里,再找一塊好地來下葬。

像這種撿骨,才下葬兩三年的,一挖出來,一打開棺材,棺材里的臭味熏天,難受極了。我就是難耐這種臭味。而且有一點,死者的遺骨上有肉沒有化完的,還留著,看起來總讓人心裡起毛的,至於所謂的屍蛆也是有的。

要不然怎麼說,一到別人剛剛挖坑撿骨二次葬的地方,會見到一個沒有填好的坑,而且還有棺材,棺材上還有人的皮毛、殘餘的腐爛肉碎,地上白白的屍蛆。

我小學時就是第一次到我們這裡的亂墳崗去,然後初中時就到我們村的埋葬地,縣第二高中後面,當然也見到了很多廢棄的棺木,上面有屍蛆在爬,看得清清楚楚。

別人經常笑我,不子繼父業嗎?就連作者朋友也說我,我卻嘆氣,我才不幹呢!要我寫寫靈異,發泄下這些東西倒可以。

所以我爸經常說我沒定性,要我學要我做難!要是找不到合適的人,寧願帶進棺材。

我也不想我爸再做下去了,畢竟他的腳骨質增生,有時疼得晚上都睡不著,再去深山野嶺的披荊斬棘的去找風水寶地,那他的腳可就疼極了。我爸是拖著腳是一瘸一拐的走著,坡高點的,一牽動腳筋,還疼得他眯眼,要拉一把才好上坡!

而且說回一下迷信的東西,大地都有煞氣,就怕是真的對我爸這個地師有影響。

唉!都六十多歲的人了,而且又有病,何必再去山裡到處走呢?而且手也是有病,手不方便了,都手腳不利索了,就不要再做了。爸也不聽我的,爸還說,做老子永遠不可能讓兒子說得服,除非孫子!兒子怕老子,老子怕孫子!唉!無奈啊!

不過也是我爸都入行三十年了,要是忽然間不做,還真的是放不下,有時明明腳疼得要死,一說去翻山越嶺去看地,就特別的精神。呆久了,不能去看看地,動動他的羅盤,他就不自在了。唉!他以前是鋼鐵廠工人,又是開船的,不能鍊鋼,不能開船,他還不是挺好的,這個就放不下!唉!

我也見到一些老的風水地理師沒事幹了,自己就到處走山,哪怕是走過了,也走,總是按捺不祝或許是做這一行久了,習慣了吧!

當然這方面我只是接觸一下,都沒有去學,就像是一個門外漢頂多從緊閉著的門縫裡瞄一眼罷了。

有時不得不感嘆神奇,因為在挖到了五色土的時候,說出什麼動物就出什麼動物。一下葬之後,說有大雨,或者是雨停出太陽,這都一一應驗!真是怪了!

我的書中寫墓葬方面很多的原因就是我經歷了很多的墓葬,所以我也點明寫的是南方的,北方的就不清楚了。火葬場的火化爐我也到過了好多次,唉!骨灰罈也捧過很多次了。

有時不是錢不錢的問題,不管怎麼樣,都得有個利是,可以是紅紙包三塊六角,但是一定要有!沒有,誰不怕啊?利利是是,順順利利!

我承認對於恐怖氣氛的渲染,這一點上我是非常差的,可以說是致命的,因為我自己都沒有被嚇破膽,嚇得怕死,自然要寫出恐怖和嚇人的感覺來,真的是很難的。

靈異方面的書首重恐怖氣氛和夠嚇人,還有懸疑,我在這一點上就有所欠缺。尤其是恐怖氣氛和嚇人,我自己都難以寫出嚇的感覺,因為自己都覺得平常。

難怪這麼多人都說,從事殯葬等方面的,靈異事件,還有死人的見多了,別人覺得恐怖的事,他說出來,他自己都不能把其恐怖的感覺給說得清楚,反而是第二個曾經被嚇過的人說得更是繪聲繪色,十分傳神。

或許哪一天,我恐懼了,害怕了那麼就能寫出恐怖氣氛很厲害的靈異文了吧?不過這樣一來的話,我就失去了資格一起去葬山之類的,因為前提條件就是不能怕!

要是因為時辰問題,必須晚上葬山要去滿是墳的山上,每走一步就是一個墳的山嶺,我爸就會首先問別人:「怕不怕?要是怕的話,就不去了!不怕的就一起去1嗚嗚……可我老爸從來都不問過我!我也怕啊!小時候我很怕鬼的。

我小的時候很怕鬼,小時候披著被子看鬼片身體直發抖。而且晚上我就坐在我爸的自行車後座上從鋼鐵廠里回來,路上有墳,經過的時候,我都怕。

因為我爸正規職業是鋼鐵廠開船的,然後轉做鍊鋼工人,最後才開始跟師傅學習風水,可是鋼鐵廠的工作還是繼續要做的。有時上夜班家裡沒人照顧就把我帶到廠里,然後扔到廠里讓我自己玩了。

我爸經常和我說,「不要怕!千萬不能怕!鬼沒有什麼可怕的!要是你怕的話,鬼就能害你!你不怕鬼,鬼都怕你1所以就讓我不要怕鬼。

不知道是不是見得多了,我也就沒有以前那樣害怕了,或許應了一句老話,見多不怪吧?

有一次我跑到全是墳的山上,自己一人坐著,想要找靈感,可是不管怎麼樣,都是沒有害怕,也沒有找到好的靈感,去多了,反而是生了玻於是我兄弟說,我沒事跑到全是墳的山幹什麼!

哈!沒辦法!這樣也寫不出恐怖的氣氛來!唉!水平真的不行啊!等到自己怕的時候,那麼什麼去墳之類的都不敢了。那就再也沒有我的事了!畢竟怕的話是不會讓你去的!哈!

轉回正題,我想在我中設置懸念,可是卻因為都是在趕文之中,根本就沒有能好好地為我的書布局,只能是在不斷地趕文,把經歷到的,聽過的,其實網上看過的,一咕腦兒地都寫出來。所以我自己都對書有很多不滿意的地方。

可惜啊!網文就是快餐,要是慢慢來,斷更的話,那就死定了!所以我就只能是重數量的,趕啊趕的。

所以我自己對本書也不滿意,頂多就是認為算是合格了!寫出來的東西,原本是想要寫得好點的,可總是苦於沒有時間,一旦有了時間又沒有了那個心情和動力了。

必須要趕!所以等到我寫得多了,存稿多了,那麼就好布局了,也好是設置懸疑了,寫出來的也能讓自己稍微滿意了。可惜我個人的俗事太多,就沒有時間來存稿。墓葬方面,風水方面的,我沒有學過,只是接觸了一些,所以就不敢亂寫,沒有調查沒有發言權嘛。

要是寫了,不懂的太多,亂寫的情況下,一旦誤解人那就罪大了!所以我就不怎麼寫到風水的,而且寫的也是很含糊的,因為只在自己懂的範圍內,可是我懂的太少,沒有去學,也不打算去學!哈哈!

我把我經歷過的,見到過的,寫出來了,也算是發泄了心中的東西罷了!不過不管怎麼說,總算是把本書給寫完了。謝謝讀者對我的支持!

另:我的新書《英雄熱血》,要是讀者大大,您感興趣的話,也希望能得到您的支持!非常感謝!bookid=2586634,bookname=《英雄熱血》

  • (快捷鍵:←)
  • 詭異謎團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