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蟲潮歸來>第一百六十二章消息泄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二章消息泄露

小說:蟲潮歸來| 作者:害羞的大叔| 類別:科幻小說

先不說奮力向著逃生艙爬行的這個章魚形外星人能不能自救成功,在外邊的蟲族艦隊卻已經把那艘通過空間跳躍出來又被蟲族和傭兵雙方意外走火擊毀的小型戰艦的殘骸給收集了起來。

當然,那些早已飛遠的殘骸,即便是飛蟲也無能為力,畢竟宇宙空間里沒有什麼阻力,如果不是碰到什麼天體,然後被它們的引力捕獲,那麼殘骸將按照著戰艦爆炸時的速度一直飛行下去。

所以,一些速度快的殘骸,在這些時間裡,早就飛出去十萬八千里了。不過李平也沒有強求,能找到多少殘骸就多少,反正就是個嘗試,有了大部分殘骸還研究不出什麼花樣,再多一些殘骸也是沒用的。

收集完了這些殘骸,所有飛鏜以及飛蟲,都開始向艦蟲靠攏,一些直接爬在了艦蟲表面上,剩下的一些,則緊緊跟在艦蟲身後。

超空間跳躍,現在來說是超空間航行,有一點讓李平喜歡,就是在艦蟲進入超空間通道時,在閃電範圍內的蟲子都會隨著艦蟲一起進入,這樣,即使沒有超空間航行能力飛鏜和飛蟲,也能跟在艦蟲附近一起進行超空間航行,這對缺少重要的99號元素的蟲族來說是一個好消息。

而現在,除了超空間航行外,空間跳躍技術也開始慢慢展現在了蟲族面前。雖然知道不能好高騖遠,但是卻不妨礙李平心裡yy,要是以後蟲族掌握了空間跳躍技術,那還不是想去哪裡就去哪裡。

到時候,蟲族來無影去無風,還用怕那些外星人的圍追堵截,他們防著自己還來不及呢。

李平更加深入的yy了一下,要是給所有飛蟲加上空間跳躍的能力,然後自己在把幾千萬甚至數億的飛蟲一下子跳躍到地方艦隊跟前,面對突然出現的蔓延整個艦隊的飛蟲,嘿嘿,估計那些外星人的表情一定很有趣,雖然不知道是不是所有外星人都有表情,但至少他們的心情肯定不會好到哪裡去。

這時候,就顯示出了,艦蟲那些主意識的優越性了,雖然李平還在沉浸在自己的yy世界中,但是現實中的戰鬥場面卻絲毫沒有影響到他,因為一切都由蟲族接管了。

雖然沒有決策力和戰略眼光,但是面對戰鬥場面,這些蟲族的高等意識還是能夠應付的,畢竟是智慧不弱於人類的存在,專心解決一樣事情的時候還是很可靠的。

在克魯蘇的全權指揮下,蟲族艦隊一邊裝模作樣的反擊著,同時把指向著星際港的飛行方向做了一些微調。雖然蟲族直接衝鋒會有很大可能讓對面的傭兵直接逃散,但是也不能排除他們和蟲族死磕的可能性,這些外星人,誰知道呢。

所以,這一點點的航向偏離,不僅是給蟲族的超空間航行騰出加速距離,而且還是一個給對面傭兵的信號——我們無意與你們死磕,所以大家文明一點,保持現狀,打個招呼再見。

對面的傭兵,也不是一群滿腦子肌耐廡僑耍他們也理解了蟲族的意思,對蟲族的攻擊不僅開始稀疏,而且偏差也大了起來。

就現在來說,蟲族和這些傭兵並不是什麼生死仇敵,都是為了生存,一個要逃跑,一個想保身,於是兩方面打成了和諧的共識,蟲族不去攻擊傭兵和星際港,傭兵也不再阻擋蟲族離開。

當然,互相防備都是不可避免的,對於這點,雙方並沒有表現出過度的敏感。

「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裕輩恢道是誰說過這樣一句話,李平對此深以為然。別看李平剛才還在yy之中,但是實際上,對於外界的情況李平是一清二楚,不然那麼沒心沒肺的,能活到現在才怪呢。

而時刻關注著外邊情況的李平,在yy之餘,不免有些感慨。剛剛還在互相兇狠的開炮呢,沒十分鐘,兩邊竟然如此默契的打成了和解。如果條件和籌碼合適,李平絲毫不懷疑這些傭兵會反過來攻擊自己人。

李平心裡留了一個心眼,以後說不定還會用到這些傭兵呢,也用不著趕盡殺絕。

帶著戒備和緊張,兩邊的戰艦隔著數千公里交錯而過。在宇宙中,數千公里可以算是擦肩而過的距離了,雙方甚至都能仔細的觀察對方。

李平被這些戰艦暗啞的色澤和厚重的裝甲給吸引去了注意力,各種奇奇怪怪的儀器和設備讓李平心癢難耐。

而傭兵們,則被蟲族的這些艦蟲給驚呆了。黝黑髮亮的甲殼上布滿了凹凸不平的坑洞和鋒利的尖刺,偶爾一陣蠕動和坑洞中碰出的熱氣,讓這些傭兵一驚一咋。

在看到那艦蟲上密集的蟲子和艦蟲後面密密麻麻的黑色時,他們慶幸自己當初沒有魯莽行事。

「這……這……還好當初聽了艦長的話。」看著浩浩蕩蕩的蟲子,當初力主消滅蟲族的一個外星人,也不得不承認自己當初的淺薄,那時自己怎麼會想到要和蟲族同歸於盡呢,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了。

當然,這個外星人不知道什麼成語,雖然他說著克努拉語,但是表達的意思就是這個。

「是啊,宇宙里不是沒有生物,但是像這樣的生物確實是從沒有出現過。」這個外星人身邊的一個同伴,接了話題說到。

「恩」他模糊的應了一句,眼睛卻注視著屏幕上那在宇宙里飛行的蟲子屁股後邊的那條長長的藍綠色光帶上。雖然顏色不同,但是他確定,那肯定是離子推進系統產生的離子尾焰。

離子推進系統?蟲子可能會用離子推進系統嗎?以前他可能會對提出這個問題的人嗤之以鼻,但是現在眼見為實后,他也不得不相信了。

別人都不知道,他當傭兵前是幹什麼的,但是他身邊的這位卻知道,因為他們兩個人是同一個地方出來的,那就是聯邦技術研究院。

這個「聯邦技術研究院」,是一群中等文明偷偷建立起來的,為的就是衝擊關鍵技術,使得自己衝上高等文明。

但是這個地方卻因為一場意外被高等文明發現,這個隱秘的地方自然被暴怒的高等文明連手剷除了,連一點灰都不剩下,據說,裡面的學院,只活下來六個。

至於為什麼高等文明這麼暴怒,那自然是階級因素了。在這個宇宙的主流社會裡,高等文明只見雖然都有摩擦和對立,但是畢竟都是高等文明,在階級立場上是一致的。

而且宇宙里就那麼一些資源,有很多隻要高等文明才用得到的資源,更是少之又少,高等文明每多一個,瓜分這些資源的勢力就多一個,每個文明分到的量自然就少了。

而這個「聯邦技術研究院」,研究的就是那些使用到稀有的資源的技術,這能不讓高等文明忽視嗎?更嚴重的是,這個學院里,竟然在來公然的在研究生物文明!

發現自然產生的生物文明后稍稍做點研究無可厚非,別人也不會來找你麻煩,畢竟所有人都是這麼乾的,而探索宇宙中的生物,也在大大小小,或高等或中等的文明的支持下,形成了一個大產業。

但是自己研究和創造生物文明,在宇宙里,哪怕是頂級的幾個高等文明中也是屬於禁忌的一項,和空間崩壞實驗以及質量爆炸實驗同屬於宇宙中的三個絕對禁忌。

知道這個學院在搞什麼研究后,所有高等文明自然坐不住了,難得集合了一次,消滅了這個學院的支持它的幾個主要中等文明,裡面的技術,自然被他們自己瓜分了。

出生於聯邦技術研究院身份,就註定了這個剛剛還在後悔的外星人能夠更深入的看待生物文明和宇宙生物之間的區別。而他確定,眼前擦肩而過的這些蟲子,很有可能是生物文明。

如果真的是的話,那各個勢力一切的行動都說得通了。一想到這裡,他就回憶起了那些高等文明醜陋的嘴臉。

「該死的貴族,怎麼不死完了。」低聲咒罵了一句,身邊的同伴聽到他的話后苦笑道:「這有什麼辦法,古代的黃金髮展時期我們沒有抓住機會。」

他嘆了一口氣,好像認同的同伴的說法,但是,最後卻仍然不忘點名這些高等文明的齷齪卑劣之處:「如果不是當時幾乎所有的科技和資源都掌握在這些該死的貴族手裡,現在的高等文明就應該是我們。」

說完,他心裡還不停的詛咒,最好眼前的生物就是生物文明,這些該死的靠著貴族後裔的身份成為高等文明的勢力得罪一個強大的生物文明是他最樂意看到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烏鴉嘴特靈驗,這時候,不知道哪裡出現了差錯,殺掉了拉迦族的一個皇族的種族是生物文明的消息,已經被幾乎所有的高等、中等文明得知了。

雖然沒有達到那個詛咒高等文明的外星人心裡的期盼,但是也不失為一個讓他開心的事情,他覺得,就算沒有辦法對付他們,看著他們噁心也聊勝於無。

確實,那些高等文明,特別是頂級那些,都被這件意外的事徹底的噁心的一下,收到這個消息后,還在往回趕的各個勢力代表,幾乎都沒有出現在戰艦上的公共地點,一個個都躲在自己的房間里發火呢。

特別是一個拉迦人,看上去似乎和菲斯托有幾分相像。他藍色的眼睛里,冒著更盛的「火焰」,代表著他內心極度膨脹的怒火。

雖然強忍著怒火,但是身為皇族直系的他卻有著目前還沒有辦法完全掌控的靈能。淡淡的威壓散步在周圍的空間,使得他附近的幾個拉迦人感到了很大壓力。

「有了什麼消息?」淡漠的拉迦語透露出了感情顯示,聲音的主人已經從極度的怒火中平息了下來,彷彿問出的問題根本不配他關心一般。

「索斯托爾閣下,消息是從齊刻塞爾傳出來的。」這一句話,直接將開口的人自己給撇清了,不是我不努力,而是那地方實在在亂了,有著「混亂要塞」之稱的齊刻塞爾恆星要塞,是唯一的幾個拉迦族滲透不進去的地方之一。

「齊刻塞爾?宇宙集市?」雖然混亂,但是齊刻塞爾的另一個名字,卻是象徵著繁榮昌盛的「宇宙集市」,意思是,在這裡,你只要有錢就可以買到幾乎任何貨幣可以衡量的東西。

索斯托爾也知道,這個齊刻塞爾裡面幾乎什麼人都有,軍人、傭兵、宇盜、暴徒、平民、各個文明,甚至一些難得一見的稀有種族。消息從這裡面傳出來,就說明任何人都是有嫌疑的。

想到最近支系的幾個人都有失蹤的記錄,索斯托爾想也不想就肯定了泄露消息的罪魁禍首就是他們中的一個或幾個。

就算不是他們,索斯托爾也肯定那些散步出謠言的人不是和自己一路的,因為自己這邊的人,都知道這個消息的重要性,它是秘密的時候和被公開后,兩種情況下對於他們的價值完全是天壤之別。

有著這個利益保證,索斯托爾確定自己這邊不太可能出現目光短淺到損害自己利益的白痴。

而在索斯托爾心中,這個罪魁禍首的最佳人選,一直都是他的弟弟,支系的菲斯托。論地位,直系的身份使得自己可以調動的資源和動用的關係,要比菲斯托雄厚得太多了,如果再讓自己得到蟲族這個強大的低級炮灰生產器,他將永遠失去和自己博弈的資格。

索斯托爾想,如果自己處在這種情況下,可能也會選擇這種辦法來阻礙機會更大的對手達成目的,反正自己得不到,還不如搞的人盡皆知,這樣對方得手也會麻煩很多。

「從齊刻塞爾傳出消息,確實是個好主意。不錯的眼光和魄力1索斯托爾在內心認定了菲斯托后,也不得不看高一些這位一直一來弱勢的弟弟。

「但是,也僅僅如此而已。直系和支系的區別已經註定了我們兩人的榮耀之路。」索斯托爾輕輕的述說著現實,語氣中有著強烈的肯定意味,還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無奈。

「其他勢力的動靜怎麼樣?」即便心中已經有所判斷,但是索斯托爾卻依然沒有忽略其他勢力,它們的各種小動靜,他都不會輕易放過。

「和預料的一樣,沒有什麼特別的反應。」

「現在是不可能按照計劃實施了,不過,情報工作卻不能落下,需要繼續收集情報。」索斯托爾知道在幾乎所有勢力都知道了這件事後,自己單幹已經是不現實,也是不明智的,所以,果斷的放棄了「捕獲」蟲族的計劃。

也許李平知道了他的想法後會笑死,「捕獲」自己?有沒有搞錯,就算你是高等文明來的,但是沒有出動所在文明力量的情況下僅憑一個人或小組織的實力想要捕獲蟲族幾乎是痴心妄想,即便是頂級的高等文明也是一樣。

但對於索斯托爾來說,蟲族表面上的實力,就像地球上突然冒出的一個小小恐怖組織在面對美國時一樣,顯得渺小而又脆弱。不過,正因為是規模小,索斯托爾也知道,如果蟲族真心要躲的話,自己還真得花不少力氣才能找到它們。

而現在蟲族是生物文明的消息,幾乎傳遍了整個主流社會。有了整個主流社會的「幫助」,索斯托爾覺得蟲族應該沒有辦法再躲在暗處了,因為所有暗處,幾乎都有著無數雙眼睛一直注視著。

如果蟲族是一個普通文明,甚至只要不是現在這樣的生物文明,也許還真讓索斯托爾坐收漁翁之利了,除非一直作流浪躲避,否則,那個文明發展不需要大量的礦物資源和能源?一旦對方開始收集這些東西,索斯托爾自信自己能夠在第一時間發現蟲族的藏身之所。

但是他卻沒有想到,蟲族一開始的目的地,根本不是那些主流社會,也不是資源豐富的礦區,蟲族的第一個目的,僅僅是一個偏僻到不能在偏僻的邊界礦點。

因為,蟲族現在根本就不需要那麼繁多複雜的各種資源,只要一顆星球在,蟲族就不愁資源。至於能源,宇宙中隨便哪裡,除了空虛地帶,哪裡都不缺恆星。

如果只有行星,那麼固態行星的地熱和含能礦物,以及氣態行星內的高溫高壓和閃電,都是不錯的能源,甚至核聚變的原料,氦三或者各種同位素,宇宙中到處都是,隨便一顆隕石,可能上面就富含著大量的氦三或者氘和氚。這种放射性元素就更不用說了。

最慘的情況,蟲族也可以靠著吸收宇宙中的輻射來慢慢積蓄能量。不過這個時候,蟲族也只能維持在勉強生存的狀態下。

而索斯托爾,也因為這次的輕視產生的失誤而對蟲族耿耿於懷,甚至不惜和菲斯托合作了一次來坑害蟲族。不過,這都是很久以後的事了,現在的索斯托爾,還沒有足夠重視蟲族。

就是因為這樣,他把一個提出招攬蟲族的參謀狠狠的罵了一頓,澎湃洶湧的靈能,差點讓那個參謀被壓迫的吐血。索斯托爾當時就說,招攬也要找有實力和潛力的,對這個蟲族的招攬,完全是在貶低和損壞拉迦族的榮耀。

看到索斯托爾都已經把拉迦族的榮耀都態出來了,所有人包括那個差點吐血的參謀,都開始一個個裝啞巴一樣閉口不言,擺出一副你是老大,你怎麼說,我們就怎麼做的神情。

索斯托爾一邊罵人,一邊已經把蟲族安排到了螻蟻的那種階級,如果不是當作炮灰確實有那麼一點用,他連理都不會理蟲族一下,更別說現在準備採用卻因為消息意外泄露而暫時放棄的暴力手段了。

其實,李平最喜歡的,就是別人的無視態度,他已經佔了太多對手忽視、輕視自己而產生的便宜了,甚至於他都有些裝低調裝的上癮了。

  • (快捷鍵:←)
  • 蟲潮歸來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