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大唐明月>番外:陌上花開(三)
小說:| 作者:| 類別:

番外:陌上花開(三)

小說:大唐明月| 作者: 藍雲舒| 類別:女生小說

悵然的神色在老管事的丘壑縱橫的臉上一閃而過,金生正想開口,他已轉頭道,「咱們都是做奴婢的,雖說阿郎的性子只是在外頭顯得嚴厲,該忌諱的還是留意些才好。」

金生忙點頭,「阿伯放心,小子絕不會在阿郎前多問,只是……」他有心追問一句,可看著老管事驀然皺起的眉頭,話到嘴邊卻變成了,「不知阿郎還有旁的什麼忌諱沒有?再有一個來月,咱們就回長安了,阿郎叮囑過小的,說長安不比西州,說話都要當心,可該當心哪些事情,小子心裡不大有底。」

老管事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長安貴人多,規矩大,莫說阿郎,便是郡公老夫人他們,都是要謹言慎行的,咱們這些人更要把緊了嘴,到了外面,記得做個會笑的悶葫蘆便是!」

他一面說一面便撥了馬頭,隨口又說了一通做長隨的要耳聰目明嘴巴笨,手短膽小腦子清之類話,這些金生心裡自然早已有數,卻也緊緊跟在一旁點頭不迭,眼瞅著老管事說得興起,便笑道,「聽說夫人是個性子剛強嚴厲的……」他在麴崇裕身邊呆的時間雖不算太長,卻也與別府的一些長隨有過交往,聽他們說起夾在娘子與阿郎之間的苦處,有些事一個要瞞著,一個要追查,說不定倒霉的便是他們這些下人。阿郎是最恨身邊人多嘴的,卻不知長安那位夫人性子如何?

老管事沉默了片刻才道:「夫人是將門之女,自然性子剛強,不過橫豎與咱們也是沒什麼關礙,阿郎在外間的事情,夫人從來都是一律不問的。」停了停又低聲嘟囔了一句,「若是此番回去之後肯多問幾聲,倒是好了!」

金生不由「咦」了一聲,阿史那娘子那般大大咧咧的性子,少不得也有拎著他一通追問的時候,夫人卻怎會一律不問,老管事為何又說肯問更好?

老管事卻顯然不想多說,雙腿一夾馬肚,坐騎一路小跑追上了車隊。金生沒奈何也跟了上去,盡量不惹人注目的挪到了隊伍前面,跟在了麴崇裕身後不遠處。麴崇裕彷彿腦後生了眼睛,回頭掃了金生一眼,神色里倒也看不出喜怒。

金生心下多少有些心虛,忙跟近兩步,還沒開口,麴崇裕已聲音冷淡地道:「我看你真是太閑了些,不如先去前面定下的飯鋪一趟,讓掌柜換一換菜譜,今日天熱,我胃口不佳,讓他們莫上葷腥之物了,多做些清淡的。一個時辰內辦好。」

晚間的飯鋪?那是今日歇腳的驛館附近了,來回足足有五六十里……金生頓時苦了臉,也不敢分辨,低聲應諾,揮鞭便跑。

蘭州原是絲綢之路南道和青海道的中心,城外道路修得甚為平整寬闊,春日裡車馬絡繹,塵土飛揚。金生好容易才跑了個來回,已渾身是汗,滿麵灰塵。麴崇裕卻又道,驛館那邊還要再帶句話過去,打發他換匹馬再跑一趟。這一回,他再次回到隊中時,臉上的汗水混著塵沙早已糊成了灰泥,被他用袖子隨手抹了兩次,更是黑一道白一道的好不滑稽。

麴崇裕嘴角微微一揚,待金生吭哧著回完話,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金生見他沒有別的吩咐,心裡微松,忙撥馬跟在了麴崇裕的馬後,又等了半日還是無事,這才掏出懷中的白疊巾子擦了把汗,卻突然聽見了麴崇裕淡淡的聲音,「以後若真有什麼事不明白,你不妨來問我,莫要在背後鬼鬼祟祟!」

金生的手上一僵,半晌才摸著頭憨笑了一聲。

正是春暖花開的時節,車隊不急不緩的走在路上,漸漸西斜的日頭將大伙兒的後背烤得暖洋洋的。走得半個時辰,遠遠的已能看見今日歇腳的小鎮,小鎮的外面大片的杏林宛若一片粉色的海洋。金生在這條道上來回了四次,如今才能踏踏實實的看上幾眼,忍不住長長的出了口氣。待得聽到杏林里的清脆笑聲,看見幾個妙齡的女子嬉笑著從林中鑽了出來時,更是看得直了眼。

那幾名女子看打扮似乎並非村姑,倒是像是出遊的中等人家女眷,看見車隊都笑嘻嘻的掩住了嘴。女孩子們都是花一般的年紀,這等神色自有說不出的動人,有一個姿容秀麗些的笑得眼波流轉,尤其顯得嬌媚。金生臉上頓時有些發燒,有心多看幾眼,不知怎麼地卻不由自主的扭過了頭去。

他心裡正在打鼓,耳邊聽到一聲低低的冷哼,只見自家阿郎也轉過了頭,眼神中卻帶著一股冰冷的厭惡。

金生心頭不由大奇,想起阿郎剛剛吩咐過的話,忙問道,「阿郎莫非認識她們?」

麴崇裕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顯然是懶得開口答這種愚不可及的問題。

金生納悶的回頭仔細看了看那幾位少女,只見她們正對著車隊指指點點,不時嬉笑幾聲,十足便是沒見過太多世面的嬌憨女子,轉眼間幾個桃紅柳綠的身影便漸漸的離得遠了。他越發百思不得其解,想了半日還是遵從阿郎適才的吩咐:「阿郎,莫不是她們生得和誰有些相像?」

麴崇裕這次看都沒看他一眼,皺著眉冷冷的道,「我似乎落了兩把角弓在老宅中,橫豎你也無事……」

金生臉色都變了,脫口叫了句「阿郎」——老宅離此處有兩天的路程,足足一百多里!

麴崇裕淡淡的瞟了他一眼,「不如去前面鎮上看看,可有售賣弓刀的店家。」

金生長長的鬆了口氣,再也顧不得問東問西,撥馬便往前躥了出去。

看著金生有些狼狽的背影,麴崇裕挑了挑眉,臉上的不耐之色已變成了淡不可見的笑容,這傢伙,以後還是在身後鬼鬼祟祟好了,省得不知如何回答他!其實,金生說得也不算錯,適才路邊的那位少女,神情笑容間的確有一種自己最厭煩的東西。若是從前,他大約會想都不想便推到當年那位以嬌媚著稱的長安貴女身上去。當年若不是她那些令人無法招架的手段,不是那溫柔背後勢在必得的霸道與傲慢,自己大約也不至於好幾年裡都裝出一副只愛俊秀少年的模樣,可今日午間在木塔之下,好些塵封在心底里的記憶卻突然間都被攪了起來。

不,他討厭的不是那個貴女,其實早在她之前,他就討厭女人嬌笑的聲音,討厭那種脈脈流轉的眼神,因為,給自己生命的那個女人,正是世上最嬌媚的女子。他很早就知道,她的笑聲和眼波,可以讓最無畏的高昌勇士瞬間變得面紅耳赤,可以讓父親無法拒絕她的任何要求。然而當高昌國轉眼之間便淪為唐軍鐵騎下的焦土,當他們由最高貴的王室貴族變成了唐人的階下囚,她的笑聲就再也沒有響起過,直到那位穿著明光甲披著紫色大氅的大唐將軍出現了他們的營地里,他才知道,原來她的笑容和溫柔可以轉眼間就換一個施展對象。

在好幾年後,她曾拉著他的袍角哭訴:「我只是受不了那種臭烘烘的地方度日,穿著抹布般的衣裳,每日連洗臉的水都沒有,我只是不想一生一世都過這種日子,只是想讓你和鏡娘日後能活得好些……」而他只是揮刀割斷了袍角,在她的哭聲中頭也不回的走出了那扇大門,就像當年她在鏡娘的哭聲中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高昌戰俘的營地。

她以為自己當時還小就會忘記么?在寒酸混亂的氈帳間,那天她綻開的嬌媚笑顏就像佛塔上那顆寶珠一般光芒四射,不但晃花了侯大將軍的雙眼,讓他從此走上了一條與大唐皇帝離心離德的斷頭路,也寒透了他們的心,鏡娘從此便再也不肯輕易露出笑容,他也無師自通的學會用笑容來面對一切,包括親生父親舉起的彎刀……

對他而言,笑容可以掩飾一切仇恨、憤怒和輕視。至於歡樂,那是很久很久都與他無緣的一個詞,他也曾對那位出身將門的妻子抱過一絲希望,只是他的好運大約在八歲前已經用完,這位儀娘果然端莊大方,處事得體,一絲不苟與的履行了作為麴氏婦一切應盡的義務,唯一的缺點便是把她那顆高貴美麗的心留在了不知什麼地方。她的目光總是清澈而冷靜,她的笑容總是溫雅而疏離,而他在三個月後便學會了面對她露出同樣的目光和笑容。他麴崇裕固然不算什麼人物,卻不至於自甘下賤到去謀算祈求他人施捨的溫情!

恍惚間,麴崇裕的眼前又有一張笑臉忽閃而過,是那個丫頭沒心沒肺,卻像陽光一樣清透燦爛的笑顏,彷彿是陽光的熱度從後背一點點的滲到了心底。他嘴角的笑容也慢慢的加深了一些,自己的運氣到底也不算太壞是不是?

而一個多時辰后,當麴崇裕讀完從長安剛剛送到驛站的一封信箋后,臉上再一次露出帶著溫度的淡淡笑容,「裴守約也要回長安了……」

驛站的西邊,晚霞最後的一抹色彩已被暮色吞沒,而東邊一輪圓月剛剛從樹梢后探出頭來,月光下的樹叢和瓦舍都像籠罩在一層淡淡的霧靄里。一聲嘆息輕微得恍如遙遠的時光中殘留的悲喜,轉瞬間便消失在依然帶著些許凜意的春風裡。

  • (快捷鍵:←)
  • 大唐明月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