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覓仙書坊>第一千六百章 大結局之三道天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六百章 大結局之三道天庭

小說:覓仙書坊| 作者:何不語| 類別:武俠修真

第一千六百章大結局之三道天庭

金羽歸來,末世諸仙大喜,逍遙劍仙說道:「金羽道友果然沒有讓我等失望!」

當年前往本源界接應趙無名轉世重生的四仙中,冰風道友雖然重傷隕落,但真龍之心和龍骸得以保存,如今已經恢復天仙修為;陰陽二仙也藉助各自掌控的神器道法之力重生,只有金羽始終下落不明。以金羽的執著,眾仙都不相信他就此甘心墜入輪迴,從此與末世眾仙形同陌路,趙無名等也始終相信,金羽一定在積蓄實力、暗中相助他們。果然,金羽竟然得到了一些關於饕餮的線索,並以通天老祖的身份,待在被饕餮吞噬的鴻天老祖身邊數萬載,他隱忍多年,就是為了今日破去饕餮的吞噬之道。

趙無名問道:「饕餮的吞噬之道極為高明,遠非尋常天仙道法可比,金羽道友如何克制此道?」

金羽哈哈一笑,說道:「這多虧了無名道友指點的取捨之道。本座準備多年,在被饕餮吞噬的一瞬間,激發萬法歸元的散功道法,將一切道法都化為最本源的天地元氣。雖然自己仙身毀於一旦,但饕餮受此道法影響,必然也是真元大損。」

「原來如此!」趙無名微微點頭:「本仙打算在最後關頭施展此法與饕餮同歸於盡,沒想到金羽道友比本仙準備的更加充分、更早出手!若非金羽道友在關鍵時刻出手相助,本仙很難擊殺這隻神獸。」

趙無名頓了一頓,運起一股天仙真元,向遠處的大羅界天仙大喝一聲。他的聲音震徹虛空,只要有一絲絲稀薄天地元氣的地方,都能瞬間傳達。那些已經逃到極遠處的天仙,亦是如聞在側。

「大羅界諸位仙友!」趙無名朗聲說道:「吞噬鴻天老祖的饕餮已滅,大羅界和我等末世諸仙直接。不必再繼續纏鬥!如今末世仙庭已經重建,並徹底的融入了大羅界中。成為大羅界的一部分,無論你等是否接受,大局已定,若是繼續與末世仙庭為敵,先要勝過本仙的道法!若是摒棄前嫌,本仙對以往恩怨,均不再追究!」

大羅界諸仙聞言各有所思,一名仙者向玄天老祖問道:「玄天仙友。眼下該如何是好?大羅修仙界一向以造化宮為主,如今玄天仙友是造化宮地位最高的天仙,這關係到大羅界盛衰的大事,還請玄天仙友仔細斟酌。」

玄天眉頭緊鎖,他沉吟片刻后說道:「暫且不要動手,末世仙庭剛剛重建,他們必須穩固新的大千世界,暫時無法反攻大羅修仙界。等到天鈞師尊大勝歸來,一切自然有他老人家做主!」

「不錯,只要我大羅第一天仙歸位。區區末世諸仙,何足掛齒!」一名大羅天仙附和說道。眾仙商議一番后,紛紛離去。

……

某處域外空間。李慕然與天鈞正在激戰。

二仙已經不知鬥了多少歲月,因為記載歲月流逝的時間道法,也在二仙領悟的強大道法涵括之中,當二仙鬥法時,不但空間碎裂,時間也會紊亂。還好這裡只是一個已經崩潰消無的大千世界廢墟,如果這裡是一座盛世,只怕也要在二仙的鬥法之中,崩潰離析。不過。這片廢墟也被二仙的道法攪的混亂不堪,若是有其他天仙誤入此處。只怕要在此處受困多年,難以脫身而出。

一股席捲無數時空的元氣巨浪略微平息之後。李慕然和天鈞的身形在兩個界面漸漸的顯露出來。他們各自所處的界面,就是他們各自的道境所化。

「對你我而言,生死輪迴之道早已經參悟透徹,就算戰敗,也不會隕落。」天鈞的話語穿透界面,送入李慕然道境之中:「此戰無關生死,無關大千世界興衰,只關係到誰能進階道仙,李仙友如此拼盡全力,向道之心不輸本尊!」

「不只是向道之心!」李慕然悠悠的說道:「還有一個人在等我!那種分隔離別只能等待重逢的滋味,我深有體會,所以,我不能讓她白等!」

天鈞微微點頭:「李仙友意志堅決,本尊同樣不肯輕易相讓進階道仙之機,看來你我之間的大戰,還要很長時間才能分出勝負!」

李慕然微微一笑:「進階道仙,豈是等閑!如果這場大戰會讓你我之間產生一位道仙存在,那麼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戰,自然也是無可避免!」

「好!」天鈞長笑一聲:「那就繼續道仙大戰,李道友的道法,看似無可琢磨,但鬥了這麼多時日,本尊卻逐漸發覺了一些玄機,看來本尊離取勝之日,也不會太遠!」

「是么?」李慕然也笑了笑:「本仙也覺得,天鈞道友的奪取之道,未必沒有破解之法!」

……

大羅界,十萬年後。

天羅殿——大羅界與末世仙庭經歷多年大戰終於化解干戈后共同建造的一座漂浮在無盡虛空中的巨大仙山上,眾仙雲集,還有不少天仙陸續趕到此處。

「天星老祖真的占卜出了救世玄機?」逍遙劍仙一進此殿,便迫不及待開口問道。

「的確是有一些線索,但不知是否真能救世。」起身相迎的眾仙中,一名白須道人答道,他正是天星老祖。

天星老祖是末世仙庭精通占卜之術的遠古天仙,在趙無名的幫助下破解生死而重生。這些年來,趙無名重修《無名訣》,道法大進,他不僅復活了仙帝凌天,就連末世仙庭曾經存在的遠古天仙中,也有數位被他千方百計的成功復活。

只不過,趙無名和當初的李慕然一樣,仍然未能進階道仙。他之所以復活諸位遠古天仙,就是想藉助眾仙之力,再一次拯救大千世界!

逍遙劍仙說道:「自從我等將末世仙庭移入大羅界中,已經過去了十萬載!從萬餘年前起,我等就已經察覺,大羅界雖然還是鼎盛時期。但已經開始出現盛極而衰的初步跡象。根據凌天道友等多名仙友預測,短則再過五十萬載,長則數百萬載后。大羅界也將徹底崩潰消失!如今我等兩界天仙摒棄前嫌,就是為了商討如何逆轉盛衰之道。如何拯救大千世界!」

「只可惜,根據我等多次查證的結果,正如當年的天鈞仙友所言,不止是大羅界、末世仙庭,能找到的其他大千世界也都在面臨衰亡、甚至已經衰亡崩潰。就連我等之中道法最為高明的無名道友,也沒有逆轉盛衰,徹底拯救大千世界的辦法。」

「不錯!」凌天介面說道:「如果只是將大千世界封印,以我等諸仙之力。不難辦到!但是封印之後,何處才能重建,卻是沒有去處。」

酒仙嘆道:「若是李道友和天鈞師兄在此,以他二人領悟的高明道法,或者還有可能給出對策,但是老朽一生沉迷酒道,對於這天地大道,實在是無能為力!」

趙無名說道:「自從李道友和天鈞消失之後,本仙多次離開大羅界,去各處域外空間尋覓二仙的線索。但卻杳無音訊。本仙還發現了二仙鬥法過的界面,其中的道法混亂不堪,本仙被困住多年才得以脫身。怕只怕。這二仙……」

趙無名話未說完,但眾仙都明白他的意思,眾仙飭矯道法最強的天仙存在同歸於盡,但是十萬年來都沒有這二仙的任何線索,只怕同歸於盡的可能性最大。

「他答應過我,一定會回來的!」凌月仙子說道。她聲音不大,語氣卻十分堅定。

趙無名點了點頭,向天星老祖說道:「眾仙友基本上都來了,請天星道友詳細說說占卜的結果。天星道友的占卜術。不僅僅是末世仙庭最強,重生之後。還吸收了大羅界占卜術的精華,可謂是集結兩界占卜道法之長。以天星道友的占卜道法,耗費大量心血,終於占卜到一些拯救大千世界的天機!」

「無名道友過譽了!大千世界是我等天仙存在的根基,大千世界毀去,我等天仙也不過是無根浮萍,無處可依。為了拯救大千世界,眾仙友各出其力。貧道只專修占卜之道,自然也只能從占卜上略作功夫。與真正的天地大道相比,只不過是旁門小術罷了!」天星老祖謙虛一句,然後輕咳一聲,朗聲說道:「諸位仙友也知道,占卜之法,本質上就是感應天道,從而預測吉凶。比如某處誕生了一株奇花仙草,其蘊含的道法之力,就能在占卜中被感應到少許,從而通過占卜術可以判斷出寶物的大體方位。」

「換句話說,只要能占卜到一些線索,必然是因為這些線索已經存在,只是通過占卜術將其發覺而已。占卜道法越高明,就能感應到越高明的道法,簡單來說,就是占卜越深奧的天機。」

「貧道要占卜的是逆轉盛衰之道的方法,此前也曾經占卜過幾次,但無論付出多大的占卜代價,都以失敗告終,一無所獲。貧道推測,大概是因為這種辦法根本不存在,所以就無法佔卜出玄機。」

「但是在六十年前,貧道在無名道友的幫助下,不惜損耗天仙仙身之力、集結百萬仙者仙氣,再以占卜術最高的天機術占卜一次,竟然得到了一線玄機!」

逍遙劍仙等眾仙十分好奇,問道:「天星道友占卜到的是何玄機?快請明示!」

天星老祖一字一頓說出了八個字:「九宮連珠,紫氣東來!」

「九宮連珠、紫氣東來!」逍遙劍仙重複一句,問道:「就只有這八個字么?」

天星老祖點了點頭:「就只有這八個字。」

眾仙細細的反覆品味著這幾個字,各有所想。趙無名微微一笑,說道:「天星道友,占卜之卦象千奇百異,不同的占卜宗師有不同的理解,道友身為主持天機術之主仙,對卦象的理解最為準確和深刻,道友還是直接將自己對八字卦象的理解告知諸位仙友吧。」

「是!」天星老祖答應一聲,然後向眾仙說道:「貧道認為,所謂九宮連珠,指的正是大羅界的九座九霄仙域,每隔一萬零八百年就會連成一線的天象,九宮連珠。這前半句話蘊含的天機是指明時機。」

眾仙點了點頭,「九宮連珠日,萬仙聚會時」。這是大羅修仙界源遠流長的一句古語,每逢九宮連珠天象發生。修仙界都會舉辦萬仙盛會,共慶盛典。這前半句話的意義,眾仙大都能猜到。

天星老祖繼續說道:「後半句的『紫氣東來』,紫氣在占卜術中,又稱貴氣。紫氣東來,便是指富貴良機已到。在這裡,貧道認為,後半句話是暗指后貴人出現。綜合前半句。這八字卦象,便是說,在九宮連珠之日,會有一名貴人來到,助我等解決大千世界盛極而衰的難題。」

「而今日正是九宮連珠之日!所以,貧道和無名道友召集諸位仙友齊聚一堂,因為貧道認為,既然能占卜到卦象,說明能解決盛極而衰的道法已經出現,而在今日。那位拯救大千世界的『貴人』,應該就會出現在此處!」

逍遙劍仙聞言心中一動,說道:「末世仙庭和大羅界兩界天仙修士。十之八九都已經聚集在此!難道說,能夠拯救大千世界的『貴人』,就在我等之中?」

「不無可能!」趙無名說道:「不過,有可能這位『貴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能夠力挽狂瀾、拯救末世!所以,本仙召集眾仙,是希望諸位仙友能趁此機會,將自己最新領悟到的道法公之於眾,互相論道印證。因為根據占卜結果。很可能我等能藉此機會,一起參悟出能夠徹底解決盛衰之道的天道之法!」

「原來如此!」眾仙紛紛點頭。天星老祖和趙無名的一番話,讓眾仙終於明白了此次天仙盛會的用意。如果占卜術所得的天機無誤。救世「貴人」就在今日出現,甚至就在他們之中。

「貴人到底是誰?」眾仙頓時議論紛紛,互相猜測,有些被寄予厚望的仙者則連連搖頭,表示自己並未領悟出什麼特殊的新奇道法。

天仙盛會正熱鬧的舉辦著,原本正靜坐自斟自飲的酒仙忽然間臉色大變,從宴席上一躍飛起,沉聲說道:「天鈞師兄,可是到了此處?」

包括趙無名在內的眾仙聞言頓時安靜下來,隨後只聽到一陣震天長笑從遠處傳來,笑聲中一名精瘦老者閃現而出,正是大羅界第一仙天鈞道祖!

「本尊還以為師弟依然只顧貪杯,不會理會修仙界大事,想不到也參加了此次天仙盛會!」天鈞笑著說道,他環顧眾仙,微微點頭:「諸位仙友都在,嗯,還有不少未曾謀面的仙友,看來這些年來,此處修仙界倒是十分繁盛!」

大羅界眾仙紛紛恭敬行禮拜見,趙無名等末世仙庭眾仙的臉色,則變得有些複雜。凌月仙子等諸仙更是心中一沉,面露憂色。

玄天老祖說道:「天星道友占卜的天機卦中所指的『貴人』,原來就是天鈞師尊!」

眾仙紛紛附和:「我等先前還在討論所謂貴人是指何方神聖,原來是指天鈞道祖今日重返大羅界!看來天鈞道祖多半已經悟出了拯救大千世界的道法!」

趙無名眉頭微皺,問道:「天鈞仙友出現在此處,看來是在多年前的那場大戰中獲勝。不知李慕然李道友,如今下落如何?」

天鈞哈哈大笑,他搖頭說道:「錯了,諸位仙友都錯了!」

「錯了?」眾仙愕然:「難道天鈞道祖不能拯救大千世界?」

天鈞笑道:「第一,那場道仙之戰,是本仙敗了!本尊的仙身已經徹底毀滅,如今的仙身,不過是李道友用本仙的道法重塑而成!第二,要想拯救大千世界,本尊沒有這個能力,只有道仙才可以做到!而你等口中可以救世的貴人——只能是道仙存在!而這位道仙,今日也已經重返大羅界!」

說著,天鈞忽然仰天說道:「李道友,諸仙都在等道友大駕光臨,道友何不現身?」

天鈞的話語十分普通,並沒有蘊含多少元氣,也不能傳達天下,除非聽者就在大殿之中,否則應該聽不到這句話。眾仙將信將疑的四處張望,難道那位神秘的李慕然李道友。就在這大殿之中?

酒仙疑惑的問道:「師兄,難道李道友已經到了此處?」

天鈞搖頭笑道:「道仙是何等存在!天下間的一切,都在道仙的掌握之中;天下間的萬物。都是道仙仙身的一部分;天下間的任何地方,都是道仙存在之處!別說我等在此匯聚一堂、高談闊論。就算是在心中默念他的名號,他也知道的一清二楚!在道仙眼中,我等天仙存在,和下界普通凡人,恐怕也沒有太大的差別!」

眾仙聞言聳動,天仙已經是此界最頂階的存在,天鈞道祖更是遠超同階的第一天仙,然而在天鈞口中。他與道仙之間竟然有如此大的差別,可見道仙之強,實在難以想象!

此時一個渾厚的男子聲音在大殿中回蕩:「天鈞道友言過其實,道仙的確可以看盡天下萬事,但唯獨無法閱盡人心!諸位仙友心中如何細想,本仙並不知曉——除非是將神念探入諸仙體內!不過,多了解一個人的心神,便多了一份心事,眾生皆有苦難,煩惱太甚。多是因為記性太好,本仙又何必自找無趣!」

說話之中,一個青年身影出現在大殿之中。正是李慕然。

「李道友!」末世眾仙大喜,紛紛迎上前來。

李慕然微微一笑,與眾仙一一見過。此時此刻,末世諸仙齊聚,趙無名、金羽、冰風、逍遙劍仙、書仙、黃老道、幻仙子、冰仙子、釋徒大師、陽仙木易、陰仙帝羅剎,以及仙帝凌天,凌月仙子等等,都已成天仙。就連小雷也繼承了雷仙傳承,多年前在趙無名的指點之下。順利的進階天仙。神獸窮奇受李慕然解除體內封印后,也已經進階天仙。成為唯一的一隻天仙神獸。

趙無名身邊的一名仙子,也有天仙修為。李慕然見到后,微微一愣,但隨即笑了笑,問道:「仙子是無名的伴侶吧,不知該如何稱呼?」

趙無名引薦道:「這位是玉華仙子。」

李慕然點了點頭,心中瞭然。他當然見過玉華仙子,只不過他一眼就發現,眼前的玉華仙子,雖然容貌並無改變,但並非當初見過的那一位,而是經歷了一次完整的輪迴。

原來當年玉華仙子隕落後,昊天、靈天二位天仙老祖不忍愛女陰陽相隔,便動用輪迴之力,讓玉華輪迴之後,再次成為他們二仙孕育之女,並依然以玉華為名。趙無名自知虧欠玉華仙子情意,便在其成仙之後,繼續追求玉華仙子,二人結成伴侶,繼續這場情緣。知道內情的眾仙,都十分默契的不再提及玉華仙子的前世,所以如今的玉華仙子,並不知道自己的前生。李慕然自然也不會拆穿。

李慕然見到了凌月仙子,二仙相視一笑,李慕然問道:「你可還恨我?」

凌月仙子搖了搖頭,目中含淚:「仇恨早已經隨著時間而淡然抹滅,唯獨只有思念,隨著歲月流逝,愈演愈烈!你我不止一次分離,你也曾體驗過等待的滋味是何等痛苦。你既然已成道仙,何不早來見我?」

李慕然說道:「道仙之戰,時空混亂。直到今日,才分出勝負,才成就道仙!」

趙無名問道:「李道友真的已成道仙?那麼大千世界盛極而衰的命運,是否可以逆轉?」

趙無名所問,正是眾仙最為關心的大事,趙無名問出之後,眾仙立刻安靜下來,一眼不眨的等待著李慕然回答。

李慕然微微搖頭:「天道如此,無法改變。」

眾仙頓時大失所望,趙無名又追問道:「難道真的無法救世?」

李慕然笑了笑,說道:「並非如此。天道可以盛極而衰,當然也可以衰極而盛。本仙進入此間大殿之前,已經察覺到此處大千世界正面臨盛極而衰的局面,也有了應對之策!」

天鈞道祖驚訝的說道:「李道友只不過比本尊晚到片刻,這麼短的時間內,竟然已經參悟出解決之法?」

眾仙也是大喜,紛紛追問李慕然該如何應對。

「對立世界!」李慕然正色說道:「天地大道,有取有舍,有生有死,有盛有衰,萬道皆存,萬道皆有對立。既然存在著盛極而衰的大千世界,那麼只要依照對立道法,就可以建造出衰極而盛的對立世界。」

「那又如何?」凌天嘆道:「我等也能預料,萬物興亡有道。當所有的大千世界都徹底的盛極而衰、化為虛無時,天道或許能再次演化,無中生有,漸漸的衍生出一個個新的大千世界。但是,新的大千世界,我等都已經不存在,我等發生過的一切痕和記憶都將抹去,新生的大千世界,與我等完全沒有任何關聯。我等要救世,並不是要救這樣的世界!」

李慕然說道:「從天道的自然演化來看,凌天道友所言很有道理。但是,本仙並不是這樣打算!本仙的計劃,是藉助道仙之力,同時創造出一正一反兩個對立的大千世界,這兩個大千世界,正世界盛極而衰,反世界則是從衰亡中逐漸走向興盛。然後,藉助天道輪迴之力,將正反兩個大千世界溝通!」

「這樣一來,兩個世界的盛衰變化,會因為各自的道法互相抵消,達到一種微妙的平衡。只要平衡不被破壞,兩個大千世界都能恆久的運轉,別說是百萬年、千萬年,在本仙道法所及時間法則的範圍之內,兩個大千世界都不會滅亡!」

趙無名又驚又喜,問道:「建造兩個正反對立世界?道仙所言果然與我等大為不同!不過,這種平衡恐怕十分玄妙,一旦失衡,恐怕兩個大千世界都將面臨極大的危險!」

李慕然點了點頭,說道:「不錯!這就需要一位精通取捨之道的天仙,時時刻刻關注兩個大千世界的情形。一旦失衡,就以取捨之道,將平衡之外的元氣能量化解。這位天仙,必須承擔極大的責任。」

趙無名笑道:「精通取捨之道的天仙!哈哈,看來這個位置,非在下莫屬!」

「正是!」李慕然說道:「只有你,我才放心!只有你,才能數十萬年、數百萬年如一日的承擔起這樣的重任!」

天鈞聞言微微點頭,他沉吟說道:「以盛衰之道建造正反兩個對立世界,然後以輪迴之道溝通正反世界,最後再以取捨之道平衡兩大世界。三種大道,恆久存在!新的世界,可謂是三道天庭!李道友要創造的正反世界,不如就以此為名!」

「三道天庭?」李慕然聞言微微點頭:「很好!就以此為名!」

……

三萬年後,三道天庭已然建造完成,順利運轉。無論是末世仙庭,還是大羅界的眾生,都在這三道天庭之內。對於芸芸眾生而言,除了少數高階仙者外,根本不知道這三萬年中,整個大千世界的命運已經改變!

趙無名率領眾仙守衛三道天庭。李慕然則和千幻仙子飄然而去,逍遙天地之間。

忽一日,千幻仙子向李慕然問道:「茫茫宇宙,真的只能容的下一位道仙存在?那麼,會不會是因為這個界面有太多限制?仙界之上,會不會有一種天界存在,在天界中,道仙或許不在少數?」

「或許有吧,」李慕然微微一笑:「不知道天界之中,會是何種景象?」

千幻仙子說道:「既然如此,何不去尋覓一番,或許能找到天界!」

李慕然點了點頭:「好,你我這就去尋覓天界!」

李慕然說著,攜起千幻仙子之手,身形一飄,便飛出了三道天庭之外。

「如果找不到天界,你會不會失望?」李慕然轉身問道。

「當然不會!」千幻仙子嫣然一笑:「對我而言,有你在的地方——」

「就是一切!」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