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破碎之月>第一百八十一章 暴力的訪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一章 暴力的訪客

小說:破碎之月| 作者:素手織夢| 類別:

男生宿舍中,手持訓練徽章的莫林猛地睜開了眼眸。

他像做了個噩夢一般大口大口地喘氣,臉色十分蒼白,撲到了窗口拉開窗帘,午後的陽光一涌而入在他的視野中燒灼出一片片短暫失明的黑色盲區,就彷彿一朵朵妖異的黑色玫瑰在綻放凋零。

少年躲在窗口那片陽光下,愣愣地凝望著前方水汽氤氳的長湖,突然覺得這幅場景朦朧而陌生,一時分辨不出眼下到底是現實還是幻境。

他已記不清之前一共看到了多少場戰鬥,在那個漫漫無盡的夜晚,他只記得耳畔永遠有交戰的怒吼廝殺聲,地上永遠有絆腳的殘破屍骸,身旁永遠是冰冷的明晃晃的兵刃,每一次抬起頭也都能看見月神的光耀被蒙上了一層淡淡的不詳血色。

從黃昏時進入荊棘嶺防區開始,年輕的派克老爹率領第七軍團近半的兵力,以雷霆之勢強硬地衝垮了最先遇到的兩個攔路的亡者兵團,後面四個兵團見勢不妙乾脆放棄了各自的營地將兵力集結在了一起,仗著地勢欲圖拖住第七軍團前進的步伐。

但老爹沒給他們機會。

他早已調度了最為精銳的幾個兵團,在夜幕下飛速繞過了敵人防守的關口地勢。

等到年輕的派克帶領著第七軍團主體軍隊行至那關口前時,那幾個精銳的兵團也已出現在敵人的後方,包抄合圍之勢加上兵力又數倍於對方,激烈的軍陣絞殺下沒多久便擊潰了那四個兵團,將其盡數殲滅。

這一戰老爹又踩碎了四顆腦袋。

最後兩個亡者兵團的團長几乎聞風喪膽不敢再戰,只遠遠地派出了無人指揮的骷髏與行屍妄圖拖延他們的行軍速度,自然是一盤散沙不堪一擊。

但亡者並不是老爹這個夜晚面對的唯一敵人。

為了阻擋他們前往冰霜要塞,那幾個亡者兵團紛紛回撤了防線上的士兵,讓本就複雜的荊棘嶺防區一下變得千瘡百孔,不知有多少小型的夢魘獸群順著防線的缺口滲透入了這片區域。對於混亂而言,在這千百道起起伏伏的山嶺之中,第七軍團分佈緊湊的大量兵力就如同黑夜明火一般耀眼,吸引著夢魘獸群從四面八方湧來前赴後繼地瘋狂進攻。

少年覺得與老爹隨行的兵團所發生的戰鬥中至少有一多半敵人都是混亂。

另外他還注意到,即使在戰況最激烈的時候——軍團圍攻那四個亡者兵團時,老爹麾下的特殊編隊依然沒有參戰,那是十多個已越過了塵世之線的強大職業者,其中有八九位隨軍一起前去支援冰霜要塞,剩下的被留在了蘭格防線。

同樣的,亡者中似乎也沒有大戰士或者大魔法師出手,哪怕最後那幾個兵團長都被老爹踩碎了腦殼這場戰鬥依然控制在了世俗戰爭的範疇。

而在對抗夢魘獸時,為了給普通士兵減少行軍壓力,特殊編隊的強者則紛紛出手,經常一個人便吸引住一支小型的夢魘獸群進攻,少年還看到其中一位大魔法師使用五環魔法冰封了一條陡峭山谷的出口,將無數咆哮嘶吼的夢魘獸堵在了山谷之中。

可即便如此,這個長夜,大小戰鬥依然持續不斷,傷亡士兵的數量也越來越多。

地勢逐漸升高,呼嘯的寒風也愈發冷冽,但派克老爹的行軍速度卻沒有絲毫減慢,除了戰鬥和短暫的休整外,一隊隊戰士們就像狂奔的馬群一般不知疲倦地行軍,等晨曦終於姍姍來遲地亮起來時,周圍已是茫茫一片雪白。

不再有亡者兵團橫於前,也不再有夢魘獸群尾隨於后。

——他們已橫穿了整片荊棘嶺,走進了延綿高聳的冰霜山脈。

那影像幻境中初升的朝陽照射在漫山積雪上,明晃晃的白雪就如同此刻窗外的陽光一般刺眼。

莫林眯起眼眸,看著宿舍窗外氤氳的長湖,輕輕抿了抿乾渴的嘴唇。

心裡依然有種說不清楚的感覺。

他又想起了暑假時老爹一邊搖頭一邊嘆氣對自己說的話:

「血月之戰的資料維克多學院里就有,你自己去查吧,只要記著不管你看到了什麼,我都是你的派克老爹,這點是不會變的……可一定要記著這點……」

沒想到那個一貫和藹可親整天笑呵呵的老爹也曾有如此殺伐血腥的時候……少年搖了搖頭,也難怪老爹不願意親口和自己說那些往事。他眼前還浮現著影像中年輕的派克老爹重重的鋼靴踏碎一個個敵人的頭顱。

那可是真正意義上的踏碎……

莫林苦笑了一下。

自己連在模擬競技台上殺個人都有點下不去手,本來戰鬥中一擊斃命的擊殺原則到了自己這變成了一擊使對手喪失戰鬥能力的生擒原則,要是被祖父他老人家知道了恐怕要大罵自己沒用。

還要再加上半年不能吃肉的酷刑……

雖然低階亡者很少有自主的意識波動,像骷髏和行屍基本都只能聽從上級命令行事,但從亡者第三序列的種族開始,其實和生者在意識上已沒有太大區別,最常見的便是幽靈,他們就有自己一脈相承的文化與傳統,也同樣可以接觸魔力之海受到魔力洗禮並學習魔法使用卡牌。

在伊露維塔,搗蛋鬼聯盟里就有一位四年級的學長,波利歐斯特,他就是天賦極佳的幽靈,目前在自然與生命學派學習。

更別提那些能擔任軍團長的屍巫與黑武士。

而老爹甚至連俘虜都沒想留,直接一腳一個統統踩死。

要是自己恐怕下不去這樣的死手。

不過又能怎樣呢,少年愣愣地思考著,難道真像那個枯手所說,將這些心懷不軌的指揮官送回他們的死海海畔然後等著他們在議會上為老爹求情嗎?顯然也絕無可能。既然已經撕破了臉,又決定違背戰爭議會的指令,又怎麼可能再抱有這樣不切實際的想法?

或許還是一勞永逸比較好,就像老爹做得那般。

再說那屍巫都是高階的死靈法師,哪怕只剩下一個腦袋也得小心謹慎對待,在那麼緊急的局勢之下每一個高階的職業者都是寶貴的戰鬥力,哪能分得出人手去監管這些敵人。

或許戰爭就是如此殘酷吧……

莫林嘆了口氣。

不光是邊境上對抗混亂的那場永不止息的戰爭沒有任何退路,秩序內部的戰爭也同樣殘酷無情。少年想起在歷史書籍上看到的,那些上個紀元也就是第三紀元里,在神聖聯盟成立前的那些對托德爾大陸戰亂景象的記載,尤其是亡者與生者之間爆發的數不清的絞肉機般的血腥戰役,心裡對老爹的做法多了幾分釋然。

幾下低沉的鐘聲在耳畔響起,終於將莫林的思緒拉回了學院。

「糟糕!光顧著看影像!要遲到了1

少年猛地跳起。

他抓過一旁玩耍的小黑,拎起背包,收好訓練徽章便向門外衝去。

……

下午的課程是歐諾羅姆教授的混亂森林基矗

上課地點和往常一樣位於煉金塔的標本室中,離宿舍古堡可是有段路程,等莫林氣喘吁吁跑到的時候課程已經開始了好一會兒,那位遊俠老師正舉著一個碩大的蠍子標本,向同學們介紹這種名叫赤尾紫斑蠍的動物,說它的尾毒可以用來緩和一部分具有詛咒能力的夢魘獸的咬傷。

還好歐諾羅姆教授不像安娜·古那般要求嚴格,看到氣喘吁吁的少年面色蒼白地站在門口,只說了句下次注意便揮手讓他進入了課堂。

莫林連忙輕手輕腳地走到夥伴們的身旁坐下。

艾玟諾和蒂爾娜都在認真聽課,她們正拿著筆在她們的教材上仔細地記著筆記。

一旁的巴倫也有樣學樣地跟著記筆記,可相比蒂爾娜和艾玟諾娟秀的字跡,卡迪爾少年的字體就和他的個頭身塊一般粗獷不羈,還沒寫幾個大字便已擠滿了書頁全部的留白再也寫不下了。他瞪著燈泡大眼看了看一旁小吸血鬼的書頁又看了看自己的,攥著筆的大手僵在空中,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

至於馬卡斯,他看到那個紫斑赤尾的黑蠍子標本就頭皮發麻,乾脆連教材都沒翻開。

他本來正在偷偷打量左手邊的一位漂亮的三年級學姐,沒想到好不容易找到最優的角度卻被突然坐下的莫林擋住了視線,心裡登時一陣鬱悶,這傢伙是真的克我吧?遲到也就算了挑位置居然還這麼沒眼力!坐哪不好偏偏要坐在這兒妨礙我欣賞……

咳,妨礙我欣賞風景!

馬卡斯觀察了一下,想要再不動聲色地找個好的角度但發現需要挪動的幅度太大,怕引起那個學姐的注意只能作罷。

他沒好氣地白了莫林一眼,用手摸了摸桌面。

桌面上短暫地微亮起一句問話:

「幹嘛去了?」

「我通過那個六十層試煉了!剛剛查看了一段記錄影像沒注意時間。」莫林也用手撫過桌面,手掌所過之處也留下了一行微亮的語句。

這原本是鐵鎚教授在課上講過的一種魔力運用技巧,可以用魔力暫時聚合一些光線留下短暫而微亮的痕。

雖然鐵鎚教授表示這門技巧的難度很大並不在考核要求範圍,但不知怎麼大家發現在課堂上使用這種方法說悄悄話很是方便——既不會有太明顯的魔力波動引起教授注意也可以清楚而快速地交流,於是沒過多久一個個便都把這技巧練得出神入化信手拈來。

「怎麼樣?有沒有什麼發現?」馬卡斯一下子來了興趣。

除了莫林外,這位來自格索克帝國的貴族少年,大概是這世上最想弄清楚卡蘭德男爵在血月之戰中的那些往事的人了,畢竟他可是因為那事被楓葉大公劃去了家族繼承人的資格。

因為這事,他一時在他們的貴族圈裡淪為笑談不說,到了學院還受到同來自帝國的同學的排斥,甚至還連累到了同組的巴倫與艾玟諾他們受排擠。

「沒有什麼發現,我只看到老爹帶兵衝進了冰霜山脈便離開了影像幻境,在穿越荊棘嶺的時候他們和幾個亡者兵團以及夢魘獸群發生了戰鬥,並沒有發生其他的衝突。」

莫林知道馬卡斯問的是老爹和格索克貴族間的矛盾,他又摸了一下桌面:「或許接下去會有什麼變數,老爹他們雖然進入了冰霜山脈但離冰霜要塞還有很遠的路程,又或許在防守冰霜要塞的期間發生了什麼事,下次找個空閑,我想辦法讓你們和我一同觀看派克老爹當年的記錄卡影像。」

其實還有一種可能性,少年沒有寫在桌上,但他卻抑制不住自己去那樣想。

萬一這一切從一開始就是個陰謀呢?

奧蘭隊長也說過,在他看過的血月之戰的記載中,並沒見過有關冰霜要塞面臨大型混亂潮汐進攻的內容,萬一那個求援信息從一開始就是假的呢,還有魔法導師塞維斯閣下以及老爹派出去的偵查小隊,那個叫珍妮的年輕小隊長,萬一他們也有問題呢,或者他們的傳訊也被不知怎麼做了手腳更改了呢……

少年就這麼一邊胡思亂想一邊和馬卡斯有一句沒一句地討論著。

後半堂課歐諾羅姆教授放下了那些肢節動物的標本,取出了五顏六色的石頭開始介紹混亂森林邊緣地帶比較珍稀的礦石,一聽到珍稀兩個字艾玟諾立刻兩眼放光地挺了挺身子更加認真了些,打瞌睡的馬卡斯也來了幾分興趣,他聽到了好幾種可以用來提煉加工出特殊合金的礦石名稱——那些特殊合金常用於製造魔法機械的關鍵零件。

剩下莫林依舊有些心不在焉,腦海中還不時閃過派克老爹的身影。

不知不覺便到了下課。

他們小組習慣性地留下來幫歐諾羅姆教授整理教室,幫他把那些上課用過的動植物標本擺放回展櫃中原本的位置,並將那些礦石樣品重新封裝回晶盒裡保存,順便還會清理一下展柜上的灰塵。

至於那位遊俠大叔正和往常一樣脫不開身。

每到下課,他就會被一大群嘰嘰喳喳的女生圍住,尤其是那幾個高年級的學姐,一個個都能問出一大堆與課堂內容相關的大大小小的問題,歐諾羅姆教授只能詳細認真地一一解答。

天曉得每次課前她們到底花了多少時間預習課程內容又花了多少時間反覆鑽研教材才能絞盡腦汁地想出那麼多稀奇古怪又偏偏與課程相關的問題。

有這些狂熱的學姐在,少年已經能預見到他這門課的成績排名恐怕不會很靠前。

而單從氣質形象上來說,埃德·沃倫德與歐諾羅姆大概是學院中最受女生歡迎的兩位男性教授,一位優雅一位滄桑都相當有魅力,但埃德大師畢竟早已「名花有主」,老婆還是威名遠揚的副院長安娜·古教授,有她在任誰都不敢放肆。

花痴的高年級學姐們便只能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這位遊俠大叔身上。

再說歐諾羅姆教授上起課來也比那位埃德大師有耐心得多。

這位曾經的托德爾最年輕的制卡大師上起課來確實十分隨意,不光在莫林選修的初級制卡課程上是那副樣子,在他開設的其他幾門課程也是同樣。

據說之前曾有幾個中高年級的女生想去旁聽埃德開設的中級制卡課程,結果還沒開始上課便被坐在講台上的埃德教授不停地冷嘲熱諷,等第一節課上到一半的時候那幾個女生終於崩潰,雙眼通紅頭也不回地跑出了教室。

自那以後基本沒有人再去旁聽埃德教授的課了。

自己的那位老師確實沒什麼耐心,莫林很公正地評價著。一想起自己幾次被埃德老師一腳從雪峰上的魔法塔直接踢回了湖畔的宿舍古堡,少年的屁股便開始隱隱作痛。

「問這麼蠢的問題還不如去撞樹1這是埃德老師一貫的口頭禪。

哪裡會像眼前的歐諾羅教授那般詳細而耐心地解答每一個問題。

直到他們幾人整理好了教學用具,歐諾羅姆教授還依然被女生們簇擁在中間。

收拾好各自的物品,他們沖講台上的教授揮了揮手:

「教授再——」

「砰!!1

教室的入口處突然傳來一聲爆炸般的巨響。

彷彿一頭巨獸用儘力氣撞在了教室大門之上,巨大的聲響立刻吸引了所有的目光。

莫林同樣扭頭望去。

他看到那面沉木大門居然已從門框上脫落,上面繪製的各色魔力線條也紛紛閃爍斷裂崩解消散,隨著一聲不堪重負的吱呀斷裂的聲響,沉重的門板終於當一聲倒在了地上,震得整間教室都跳了一跳。

門板上深陷著一個鞋櫻

一個身材高挑的金髮馬尾女生正面色陰沉地站在空蕩蕩的門口。

她穿著硬朗的黑色長衣,一條簡潔但做工精良的墨色戰褲沿著她修長而有力的腿部線條收攏進一雙長筒皮靴之中,模樣說不出得英姿颯爽——如果不去看她那從被踏得四分五裂的右腳長靴中露出的幾根小小的腳趾的話。

當然,她還背著一柄沉紅的血色大劍。

「米涅爾瑪1莫林驚呼了一聲。

當——馬卡斯手中的包裹摔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