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魔門敗類>第一千九百三十四章 玄天寒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九百三十四章 玄天寒蠶

小說:魔門敗類| 作者:驚濤駭浪| 類別:武俠修真

當林皓明隨著素蘭走了至少有兩三百丈,等到他都有些受不了的時候,在一處較大的洞窟之中,終於見到了冬寒。

此時的冬寒卸下了王妃高貴的服侍,穿著一身白色羅裙,雖然臉龐神情依舊威嚴,但卻也多了一份嫵媚。

不得不說,冬寒作為女人,是極美的,雲兒和黛兒雖然也很美,但與之相比,明顯要差一個層次。

「師姑!」林皓明忍著寒意,上前行禮。

冬寒則直接丟出了一個儲物袋到了林皓明手中,跟著道:「從今天開始,你就在這裡打坐修鍊,這是你的儲物袋,除了師弟給我的二十壇酒,其它的東西都沒有動,你若是受不了寒意,就喝一口酒,我那師弟,真是什麼都想好了,免得我費心。」

冬寒的話讓林皓明也明白不少事情,沒想到季老給自己的酒居然在這裡使用的,看來季老真的早算計好了。

冬寒說完,跟著就離開了,而在她離開的同時,林皓明感受到一層法力波動,似乎是打開了某個法陣禁制,看來這位王妃之所以特意來這裡,恐怕多半是因為此處地方只有她有辦法打開禁制。

看看往裡的洞口,林皓明相信,恐怕裡面還有什麼更加不簡單的東西,只是以自己的情況,那東西顯然和自己無緣。

對於機緣,雖然林皓明會追求,但也不會強求,修道雖然是逆天之事,但就算有逆天之心,也未必一定要處處逆天而行。

此時走出寒冰洞的冬寒,單手一揚,寒冰洞徹底被封住了。

一旁素蘭望著裡面,似乎有些不舍道:「夫人,玄天冰蠶相助修鍊的方法很多,真的要如此做?要知道,這可會讓玄天冰蠶元氣大傷的!」

「三師弟給我開出的條件不低,而且距離太妙境開啟也沒有多久,不這樣做根本不可能達到三師弟需要的要求!」冬寒也有些無奈。

「只是可惜,如此一來,少主進階神玄之後,必須要等待一段時間才能修鍊了!」素蘭可惜道。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而且田耕那孩子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進階神玄,這點時間還是等得起來,好了,這件事也不要再提了!」冬寒有些不耐煩道。

「是!」素蘭聽了,也不敢在說什麼。

寒冰洞之中的寒氣,對於林皓明來說,相當於當初在寒潭下潛百丈。

比起當年,林皓明自然已經不可同日而語,雖然依舊冰寒刺骨,但至少能夠忍耐很長時間。

雖說這種地方能夠考驗自己,讓自己潛移默化之中有所增進,但這種速度並不快,這讓林皓明多少有些疑惑。

雖然疑惑,但林皓明依舊安心在這裡打坐吐納,畢竟林皓明也想不出對方要害自己,若是真有歹意,以對方的實力,根本不需要演戲。

隨著時間推移,林皓明倒是逐漸適應了這裡環境,中間也喝了不少酒,緩解身體狀況,可就在小半月之後,他突然感覺到,洞窟之中的冰寒似乎更強了,好像在更深的地方,有一股股寒氣在噴吐出來。

這讓林皓明不得不再次喝了一口酒,抵禦刺骨寒氣,而還沒有等他把酒力化開,忽然,聽到有什麼響動從更深的洞口傳來。

突然的變化讓林皓明立刻停下了打坐,起身朝著那邊洞口走去,才剛剛看到洞口裡面,就見到一條藍汪汪的東西,真朝著這邊而來。

那東西一眼看上去,彷彿一條寒蠶,不過個頭卻彷彿一條巨蟒,足有五六丈長。

見到此物,林皓明也嚇了一跳,下意識的朝著出口方向而去,可才走了沒幾步,竟然撞上了一層看不到的禁制,此時想起之前法力波動,難道就是啟動這一層禁制?

冬寒是有意為之,這讓林皓明腦海中浮現許多念頭,但很快還是讓自己沉住氣,畢竟在他看來,冬寒真要把自己喂這蟲子,根本不需要裝模作樣。

就在林皓明盯著那寒蠶的時候,巨大的寒蠶忽然朝著林皓明噴出白色的絲線來。

林皓明想要閃避,但這裡已經不是之前盤坐的石窟,而是不寬的通道,那裡有躲避的地方,至於要對敵,眼前的寒蠶散發出的氣息,遠遠超過自己認知的凶獸,並且對方噴出的絲線速度極快,轉眼間就已經纏住林皓明了。

林皓明剛想掙脫,卻感覺到一股冰寒刺骨,瞬間就被凍住了。

沒多久之後,通道之中林皓明原來所處的位置上,只剩下了一個巨大的蠶繭,林皓明徹底被包裹進去了,冰蠶在昨晚這一切之後,似乎也沒有再理會林皓明的意思,挪動著自己肥胖的身體,消失在了通道之中。

隨著林皓明冰封,時間也一點一滴的流逝。

在這期間,冬寒曾經也出現了,只是看了一眼被裹住的林皓明,隨後就離開了。

冰洞之中,看不到日夜變化,也沒有四季之分,在被蠶繭包裹的林皓明周圍,更是沒有一樣活著的東西,彷彿這個冰洞也處於時間的禁止之中,直到突然間,蠶繭忽然被一隻手打穿。

林皓明努力的撕開包裹住自己的蠶繭,身上的衣衫,似乎因為過於寒冷,也脆弱的化為了冰屑,可就算一絲不掛,站在這冰洞之中,林皓明似乎都感覺不到這冰洞的刺骨,而在林皓明的胸前,寒焰珠深深的嵌在心口的位置,彷彿成為林皓明身體一部分,只是此刻的寒焰珠變得格外晶瑩,猶如一枚最美的水晶一般剔透。

林皓明靠在冰冷的岩壁上,摸了摸胸口的寒焰珠,一點寒冰浮現直線,瞬間洞中的溫度又冷了不少,而林皓明自己卻沒有多少變化。

林皓明深吸了一口氣,再次揉了揉胸口,寒焰珠跟著消失了。

低頭望著重新恢復原樣的胸口,林皓明心中暗道:「好大的機緣,平白無故承受莫大好處,前路艱險!」

衣衫雖然碎裂,但儲物袋還在,林皓明這回有了準備,從裡面取出一身衣衫穿上,跟著有拿出一壇沒有喝完的酒,連給自己灌了幾口。

等身體感覺舒坦之後,林皓明這才把所有東西收起來,也不看地上蠶絲的殘渣,朝著禁制猛的砸了一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