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魔門敗類>第二千二百五十三章 血魂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五十三章 血魂丹

小說:魔門敗類| 作者:驚濤駭浪| 類別:

歷德怎麼都想不到,在石屋裡面的竟然是常緣這位二當家,雖然這位二當家身上也被禁法鎖鏈鎖住,但那鎖鏈鎖住的方式,只是禁錮法力,並沒有限制他行動,至少在這石屋之內可以自由活動。

「二……二當家1歷德難以置信的叫道。

「進來吧1常緣對他,也對其他人吩咐道。

眾人歷德等人聽到之後,一起走了進去。

姚冬也走進了裡面,笑著問道:「常當家的,這裡面那些人水性好,又對周圍熟悉啊?」

「他,還有他!其他人都要差一些1常緣在幾個人跟前走過,然後指了兩個人出來。

歷德正是被常緣指出來的人之一,而被指到之後,他心中也是一動,因為他發現,這幾個人裡面,其實還有人能力和他差不多,但卻並沒有被指出來,難道二當家的這樣做還有什麼想法?

就在他這麼想的時候,其他人已經被勒令出去,剩下歷德和另外一個人留了下來。

「你們兩個把衣服脫下來,我檢查一下你們有沒有什麼傷勢1姚冬跟著吩咐了起來。

聽到這話,歷德和另外一人對視一眼,雖然有些不情願,但還是乖乖的聽話做了。

檢查的過程很快,只是片刻就完成了,常緣也主動走到兩個人跟前,拿起她他們衣服,親自遞給他們,並且還語重心長道:「兩位,林大人還是一個說話算數的人,只要能夠完成他交代的事情,自然會赦免你們,都是兄弟,我也只能祝福兩位1

歷德只是點點頭,沒說什麼話,可就在當他穿衣服的時候,忽然發現衣服上似乎沾了一點東西。

歷德不動聲色,只是回看了常緣一眼,當見到這位二當家故意背對著那位姚先生也給了自己一個眼色,他立刻明白了過來。

很快他就被帶出去了,不過沒有回到禁制外面,而是帶到了隔壁的一間石屋當中,顯然他們是要在這裡暫時休息一下的。

沒過多久之後,就又有三個人先後被帶過來,顯然就是之前說的要挑選的五個人。

五個人之中,包括歷德在內,倒是有三個原來的首領,可見常緣也不是隨便挑人的,當然因為三個首領之間,本身就有些小矛盾,此時情況不明之下,也沒有互相聊什麼。

很快,姚冬也到了這裡,手中也拿了幾個儲物袋,分別遞給了他們道:「這裡面有幾樣東西,最重要的是一份求援的信件,你們後半夜之後,悄悄的從水下出去,到東洲任何縣城,交給官吏就可以!信件上有我們天印落下的印章,對方看過就會知道。此外還有一件玄寶防身,可兩瓶丹藥,這兩瓶丹藥一瓶是可以恢復法力的丹藥,另外一瓶是療傷的丹藥,這些東西給你們以防萬一,若是用不上,也無需換回來,算是你們的酬勞。」

「姚大人,萬一……萬一我們被抓到呢?」這個時候,一個人有些猶豫的開口詢問起來。

歷德看了一眼說話之人,是以前和自己有些不對付的,同樣是首領的一個叫做吳歡的人。

姚冬聽了,嘴角微微上翹,眼睛眯成了一條縫卻透著一點寒光,整個笑容看著讓幾個人都感到有些發冷。

「你們是贖罪,既然是一個機會,那麼我可以告訴你們,被抓只有死路一條1說到這裡的時候,姚冬的手上多了一個小瓶,並且把小瓶放五個人跟前一放,但卻並沒有立刻說道。

「大人這是什麼意思?」這回輪到歷德有些擔心的開口了。

姚冬也真等著他們心虛,這才說道:「這裡面是血魂丹,我想這東西你們自己也很熟悉,平時你們出任務的時候,特別是一些特殊任務的時候,你們幫主也會給你們服用,等事後再解毒,通天幫如今已經被拿下,這血魂丹也掌握在我們手中了,丹藥的藥性要一年之後才會發作,這一年的時間足夠你們到時候拿回解藥了,這也是防備你們,跑出去之後,直接投敵1

幾個人聽完這番話,不禁面面相覷起來,這種情況下,就算他們一開始真有湍想法,此刻也不得不重新斟酌了。

「好了,你們就當又一次出任務,當然了,危險性比以前會大一些,同樣得到的回報也一樣大,現在開始服用丹藥吧1姚冬不緊不慢道。

在姚冬吩咐之下,幾個人並沒有立刻動手,畢竟這丹藥服下去之後,那就沒有後悔機會了,可就在沉默之中,歷德卻先一步抓住小瓶,從裡面倒出了一枚暗紅色的丹丸,一口就吞了一下去。

在場之人不是第一次看到這血魂丹,甚至幾個人也都服用過,並且還不止一次,所以丹藥一倒出來,就已經確定,對方沒有欺騙自己。

隨著歷德吞服下丹藥,其他幾個人也又面面相覷起來,但很快,接二連三的把丹藥吞服了下去。

「好,很好,既然你們已經服下丹藥,那麼你們現在和我們也是一家人了,出發前我已經吩咐下面給大夥做一頓好的,吃完了再走,當然現在還有一些時間,大家也可以做一些自己要做的事情,畢竟是有很大風險的,如果有什麼留言之類的,也可以寫下來1姚冬一概之前冰冷態度,一下子顯得熱情起來。

只是他眼下的熱情,卻讓幾個人心中更加感到恐怖,不過也沒有人提出什麼異議,畢竟自己小命根本就在對方掌握之中。

很快就有人人提出了一些小要求,歷德也要求那些紙筆過來,要寫一封信,姚冬立刻滿足了他們的要求,不一會兒,他們要的東西就都拿來了,只是拿來東西的兩個人,站在他們身邊也沒有離開,顯然這是明目張的監視。

如此情況之下,幾個人本打算互相商量一下的,但也沒什麼好說的了,只能各顧各的做自己的事情。

歷德拿著紙筆,開始寫起書信來,他動作倒是很快,寫完之後,就把書信折好放進一個信封之內,交給之前那東西來的人道:「我若是死了,這封信,交給我兒子,我兒子是誰想來你們也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