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魔門敗類>第二千二百五十四章 投敵(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五十四章 投敵(上)

小說:魔門敗類| 作者:驚濤駭浪| 類別:

「好1監視之人聽到,答應了一聲,隨後他自己也拿出紙筆,記下了對方的要求。

「好了,最後一個要求,出發前我要洗個澡,你們準備好了沒有1歷德已經不在乎對方看法,直介面氣生硬的問道。

看守之人也不在乎他的態度,毫不在意道:「已經準備好了,就在對面的石屋裡,你可以自己過去1

「你不跟著我?」歷德有些詫異的問道。你從這裡走到對面石屋,那邊也有人在的1看守解釋道。

聽到這話,歷德也沒話好講,直接走了出去。

果然,當他走進對面石屋的時候,裡面一直大木桶里,已經放了大半桶的熱水,旁邊還有一個青年人站著。

歷德也沒和他說話的意思,過去試了試水溫,跟著就脫起衣服來,一邊脫一邊來故意嘮叨道:「老子活了這麼長時間,自從會幹女人之後,還從來沒有被一個男人盯著洗澡。」

「去你的,老子要不是上頭命令,誰要看你這貨色1那看守也是士卒,嘴巴自己也不幹凈。

歷德聽到,苦笑道:「我說老兄,既然這樣,你就別盯著我了,我都不好意思,我就在這裡,外面還有法陣,剛才連血魂丹都吞了,沒必要1

守衛似乎被他的話打動了,那裡一張凳子,坐在門口,雖然還是面對他,但眼睛卻沒有盯著不放了。

就趁著這麼一點時間,背對著對方脫衣服的歷德從衣服里拿出了一樣東西,緊緊的攥在手心之中,然後一邊笑著說話,一邊進入了木桶之內。

歷德靠著木桶,把手放在木桶下面水上面的地方,然後攤開了手心,發現原來是一個特質的小布袋。

打開布袋,裡面竟然是一張紙條和一枚丹丸。

歷德迅速的看完紙條,臉上也忍不住變了變,好在斜對著對方,加上對方也沒有盯著,所以什麼都沒有發現。

歷德臉上沉浸下來之後,忽然眼中閃過一絲果決,跟著裝作要沉入水中的樣子,同時把紙條和丹藥揉成一團,塞入了自己口中。

大半個時辰之後,歷德才從水中走了出來,似乎這個澡算是洗完了。

看守也沒有多理會他,讓他自己回去,而回來之後,歷德發現,之前姚冬答應的酒菜已經端上來了,雖然酒只有一壇,看上去絕對不夠五個人喝的,但之後還有任務,這已經算是破例了。

依舊有兩個人盯著,五個人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互相安慰鼓勵,期望日後的生活,至於眼前怎麼辦,接下來怎麼出去,只是簡單的商量了一番,大家分頭行動的方向就沒有多提及。

等到了半夜之後,姚冬再次出現在幾個人跟前,很快五個人分別分五個方向,坐上小船,穿過了暗礁區域。

歷德很快發現自己已經到了礁石陣的邊緣附近,因為擔心圍困的人看到,所以要在這裡下船。

礁石陣之中的虎齒魚還在,但有所準備之下,歷德在身上塗了一層防止虎齒魚近身的汁液,雖然不能維持很長時間,但從這裡游出去時間足夠了。

接著夜幕,歷德整個人潛在水中,當他離開礁石陣範圍之後,速度更是變得飛快。

榮克坐在自己房中,正在打坐修鍊。

雖然如今身在戰船之中,但隨著圍困時間長了,加上指揮權也已經移交給了上司,他也抽空會修鍊自己功法。

平時這個時候,不會有人打攪自己,甚至自己還特意吩咐過,可今天外面卻忽然傳來了敲門的聲音。

「什麼事情?」榮克收了功法問道。

「大人,我們發現一個人,他口口聲聲說,是要投靠我們1外面傳來手下的聲音。

榮克聽到,立刻推開門,看著完美稟報屬下問道:「人在什麼地方?」

「就在船尾的甲板上1屬下答道。

榮克立刻朝著船尾過去,發現這裡已經聚集了好幾個人。

其中一個當班的卒長見到榮克來了,立刻上前行禮。

榮克也再次問道:「到底怎麼回事?」

「附近的船上傳來發現有人靠近的消息,我就命人去探查,結果這個人主動過來了,他自稱自己是通天幫的人,打算投靠我們的1卒長答道。

「通天幫1榮克有些狐疑,走到了那個人跟前,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問道:「你叫什麼名字,在通天幫是做什麼的?」

「回稟大人,在下歷德,原本是通天幫三十六部的首領之一1這個所謂投靠之人,正是歷德。

「歷德,查一下,通天幫三十六首領有沒有這個人?」榮克立刻對身邊的卒長吩咐道。

那卒長立刻領命去查閱,而歷德也被帶到了船艙的廳堂之中。

榮克坐下沒多久,那卒長就已經帶回來消息,道:「大人,根據留下的線索,此人應該是歷德不假,除非對方易容了。」

榮克當然知道,眼前之人沒有易容,那麼身份應該不會錯了。

聽到這些話,榮克這才終於正視起歷德來,望著站在跟前的他,問道:「你說來投靠我們?你是逃出來的?」

「不是,東洲的官軍在佔領三環州之後,就把我們這些還活著的人都關押起來,不過最近南洲大軍發三環州圍住了,他們日漸焦急,所以打算派人出去傳信,我就是他們挑中的人,也借著這個機會跑出來的。」歷德答道,說完還拿出了那枚寫有求援內容的玉簡。

榮克看都沒有看直接冷冷道:「來人,把這個間隙殺了,餵魚1

「大人,我真是真心投靠,不是間隙1聽到這話,歷德大驚,立刻跪下喊冤起來。

榮克根本就是故意嚇嚇對方,看他會有什麼反應,歷德的喊冤倒是覺得對方不是那種一詐就能詐出來的人,於是在兩個士卒衝到歷德身後的時候,揮了揮手,示意人退下去。

「你口口聲聲說冤枉,那麼你解釋一下,對方為何一點防備就把你放出來?」榮克質問道。

「事前給我們服用了血魂丹,不過二當家暗中給了我一枚解藥,我這才有機會出來的,這玉簡用天印在裡面銘刻了印章,這可以證明我說的都是真的啊1歷德努力的為自己變白道。

請記住本書域名:。手機版網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