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魔門敗類>第二千二百五十六章 攻打三環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五十六章 攻打三環州

小說:魔門敗類| 作者:驚濤駭浪| 類別:

「轟顱…」

數百條戰船上的元晶炮,忽然間朝著礁石陣缺口處,炮火齊發。

五顏六色的光芒,一下子就擊碎了礁石陣的護罩,雖然四更天距離天明還有一個時辰,但炮火的光芒已經照把那條之前打通的通道映照出來了。

在打碎護罩之後,不等護罩恢復的時間,元晶炮再次轟擊,炸碎通道附近的礁石,把這礁石陣的缺口不斷擴大。

礁石陣雖然已經有了大缺口,但是直接從缺口處,百丈寬的地方通過,那根本就是靶子,而從其它地方衝進去,礁石陣依舊能發揮作用,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把通道拓寬,至少要到千丈,這樣才不會被兩面夾擊。

但是要拓寬到這麼寬的口子,不是那麼容易做到的,當初打開百丈寬的通道,林皓明這裡,元晶炮和其它一些手段一起用,這還耗費了好一陣子才打通,而如今要防備對方攻擊,並且單純用元晶炮轟擊,不但速度慢,最重要的是,元晶的消耗實在不校

當天漸漸亮起來的時候,入口範圍都不過拓寬了五六百丈,隨著整個礁石陣也就數里深,但沒有三天時間,絕對無法打開需要的通道,但現在才一個多時辰,崔飛的臉色就有些難看了,因為僅僅這麼點時間,元晶炮消耗的元晶就已經超過一百年晶,三天下來豈不是要近萬,這絕對是他無法承擔的。

如此一來,在拓寬了入口之後,趁著天亮,數隊人馬,裝著各種能炸毀礁石的物品,紛紛坐上小船,朝著礁石陣而去了。

之前元晶炮轟擊的時候,對方毫無動靜,此時人馬衝上去炸礁石的時候,還沒炸掉幾塊,忽然間對方就從迷霧之中殺了出來,一下子把衝上去的人圍殺了小半。

雖然早有準備對方會殺出來,可如此猛烈,還是讓這些人迅速的退了回去,而船上也只能繼續用元晶炮轟擊。

在把對方壓制回去之後,這回不但派人炸毀那些礁石,而且還派出快舟衝殺接應,不惜用消耗戰術,消耗對方的實力。

果然,如此手段非常奏效,雖然廝殺有些慘烈,但是那些礁石接二連三被炸掉,逼得對方不得不後退。

如此鏖戰了一上午,推進了有百餘張的距離,這個速度已經讓崔飛等人非常滿意了。

到了下來,元晶炮又是一輪齊射,隨後再次派人衝上去,可這回快舟還沒有衝到那些礁石附近,忽然對方依舊被濃霧籠罩的地方,光芒閃動了幾下,赫然是對方也把元晶炮搬了過來,瞬間就把這些快舟上的人炸成粉末,死傷不可謂不慘重。

而在解決了這些人之後,那些元晶炮再把炮口對準了戰船,瞬間頂在最前面的十幾條戰船,直接就被元晶炮擊沉了。

如此一來,戰船也不得不暫時退到入口外面,不敢再靠那麼近。

雖然崔飛等人早就想到對方會這樣做,但對方布置的速度遠比自己想象的要快,這也是造成一下子死傷這麼重的原因。

如此一來,要短時間繼續推進就難了,不過這些都在預料之中,崔飛立刻下令,繼續用元晶炮轟擊。

這一回,有足足轟擊了半個多時辰,把之前礁石陣里,開炮的位置礁石都轟碎了。

轟碎那些礁石,沒有發現有人在,確定對方肯定轉移元晶炮,就趁著對方轉移的時候,再次派人衝出去。

這回果然沒有受到元晶炮阻擊,甚至炸毀了數十座大小礁石之後,這才和對方短兵相接。

這一戰,比起上午還要猛烈,從下午一直殺到天黑,因為天黑之後加上迷霧籠罩,對於不是很熟悉礁石陣環境的南洲士卒,實在太過不利,所以只能暫時鳴金收兵。

一天鏖戰,統計死傷,數字讓崔飛感到有些頭疼,只是一天廝殺,竟然戰死了多達上三千人,其中過半都是中間被對方元晶炮給轟殺的,而對方雖然也死傷一些人,但遠比自己要少的多。

對於這麼大的死傷,崔飛等人也有些頭疼,但眼前的局面更讓他頭疼,心裡甚至有些後悔,自己怎麼會領命跑到這裡來的。

此時崔飛召集眾人商議,明日在推進的同時,減少傷亡。

崔飛等人充滿了愁緒的時候,在旗艦的一個船艙之中,吳歡和歷德正在不大的艙室之中喝酒吃肉,看上去好不快活。

這是兩人在接連被詢問,甚至說是被對方用各種手段審問之後,才終於有機會休息一下。

難得在這裡碰頭,本來有些不對付的兩個人,似乎也化干戈為玉帛,推杯換盞,好不熱鬧。

幾杯下肚之後,也沒有運功解救,輕飄飄的感覺也上來了,歷德又和對方碰了一杯,笑著道:「老吳啊!你說這次之後,我們會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吳歡反問道。

「我是指,我們以後日子,南洲的幾位大人,答應給我們好好安排,不知道會安排什麼,我心裡有些擔心啊1歷德唉聲嘆氣道。

「哦!你擔心什麼?怕對反不守承諾?」吳歡反問道。

「的確有些,雖然不至於不守承諾,但也怕置之不管,不過就算這樣,也比在東洲好,我殺了席家的公子,席家在地賊城還是有不小勢力的,我可不想提心弔膽的1歷德毫無顧忌道。

「這是你跑到這裡來的原因,我沒記錯,你還有孩子留在島上,不怕他們日後日子?」吳歡有些不屑的反問道。

「嘿嘿,孩子,如果我沒事自然要照顧一二,但我自己都又是,還照顧個屁啊1此刻的歷德,毫不掩飾自己的內心。

「真是惡毒啊1吳歡聽了直搖頭。

「無毒不丈夫,難道閣下就好,你干過的那些事情跟我也差不了多少,我們也別笑對方了,我說吳歡啊,你今天怎麼突然慈悲起來了,我都覺得你不是你了1歷德不屑道。

「你還真說對了,我還真不是吳歡1就在這個時候,吳歡忽然臉色一變跟著一抬手,一指點在了歷德的眉心上。

歷德根本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整個人一顫,隨後倒在了地上,徹底和這個世界告別了,甚至想要開口呼喚就在外面監視他們的守衛都沒有辦法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