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魔門敗類>第二千二百七十三章 爭奪靈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七十三章 爭奪靈蟲

小說:魔門敗類| 作者:驚濤駭浪| 類別:

這不死蟲,別看其很不起眼,但只要這蟲子頭頂肉瘤不滅,那麼就算把身體切掉,也會重新長出來,而煉化成蠱蟲之後,更是有白骨生肉,起死回生的奇效,在百蠱榜上雖然排不進前十,甚至前二十,但論保命,卻是所有蠱蟲之中數一數二的。

寒凝香自己都感嘆,爺爺當年曾經也有不死蠱,但是在一次大難之中,替他擋了一劫,否則若不死蠱在身,恐怕也不會落得殞命下常

「姑娘,你是不是認出這蟲子了?」夥計見到寒凝香沒有說話,於是再次詢問了一聲。

正當寒凝香打算要買下這不死蟲的時候,忽然旁邊傳來一個有些激動的聲音叫道:「這蟲子我要了1

寒凝香有些詫異的皺了皺眉頭,發現是一個身著灰布麻衣的男子,男子相貌普通,但此刻望著水晶瓶之中的不死蟲,眼中也充滿了火熱。

站在一旁的馬睢,雖然不懂這些蟲子,可看到對方這樣模樣,而之前寒小姐也有些發愣,顯然也知道,眼前這瓶子里的小白蟲肯定有些來歷,立刻吼道:「你搶什麼,沒看到這東西我家小姐要了1

馬睢話說完,那個對寒凝香多少有些好感的夥計,也笑著道:「是啊!是我先給這位姑娘看的,若是這位姑娘不要,再賣給客官您1

「這東西多少價錢,我出雙倍1麻衣男子卻毫不在意的說道。

寒凝香此刻仔細打量了一番此人,眼中微微閃過一絲驚訝,雖然她沒有見過這個人,但是卻他在這男子身上察覺到了一絲熟悉的氣息。

蠱師,眼前之人肯定是蠱師,不過對方也只有道胎境,竟然能認出這不死蟲來,難道還是大有來歷的蠱師?

寒凝香腦海中這樣盤算著,但她可沒有要把這保命東西讓人的想法,立刻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對那夥計道:「夥計,這東西多少價錢?」

夥計此刻正被那麻衣男子的話震住了,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寒凝香,嘴裡咿咿呀呀的,也沒有說一個具體的價格來。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另外一個看上去稍微年長一些,修為也到了道胎境頂峰的男子走了過來,拍了拍夥計的肩膀,笑著道:「這東西本就是無價值之物,我看姑娘和這位客官都很想要,要不這樣吧,兩位誰出的價格高,東西就歸誰了,如何啊?」

這個年長男子顯然更有經驗,自然不會因為對寒凝香這女孩子模樣可愛一些,就遷就他,而麻衣男子聽了,立刻笑著道:「好,我出三根月晶1

寒凝香聽到這話,嘴角閃過一絲冷笑道:「我出三根月晶多一根時晶,此人不管出多少價錢,我都多一根時晶1

「你……姑娘你這是什麼話?」麻衣男子聽了,臉色也有些那看。

寒凝香卻輕笑著譏諷道:「閣下剛才不是說要出雙倍的嗎?我之多出一根時晶,難道反而是我小家子氣了?」

「你……呵呵,我出一百元晶,難道你也願意用一百元晶多一根時晶買下此物不成?」麻衣男子同樣嘲諷起來。

「元晶?閣下身上能拿出一根運晶出來,這東西就算是閣下的了1寒凝香很不屑道。

「你……」這回麻衣男子真被眼前這小丫頭牙尖嘴利給制住了,他冷哼一聲,不在做口舌之爭,直接從儲物袋裡取出兩根綠色的年晶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道:「不管如何,最終還是要看誰身上元晶多才行,我這裡有兩個年晶,你可以拿出來嗎?」

看到麻衣男子竟然毫不猶豫拿出兩根年晶來,剛才開口的年長男子心中不由的感動有些驚訝,同時又感到有些擔憂起來。

只是現在他顯然不可能在改口,否則恐怕這兩個顧客都不會給自己面子了,而他也好奇,這部落里沒有人認識的蟲子,到底是什麼來歷,竟然會有以年晶為單位來計算的價值。

寒凝香可是林府的小姐,自然不會缺年晶,於是立刻也取出了兩根年晶外加一根時晶放在桌子上。

麻衣男子見到,立刻又取出一根年晶。

寒凝香見到,索性一口氣取出兩根年晶一方,然後盯著對方。

見到寒凝香如此,麻衣男子知道,眼前這個看似年紀不大的少女,恐怕真有些來頭,否則不會身上有這麼多元晶的,而他遠道而來才帶這麼多元晶,竟然還比不過對方,恐怕以元晶來購買此寶是不太可能,那隻能另想辦法了。

「好,算你厲害1麻衣男子想清楚之後,放下一句狠話,隨後直接扭頭就走。

寒凝香卻眼中閃過一絲譏諷,隨後道:「既然只有我一個人出價了,雖然比原本價格要高了不少,但東西也該給我了吧?」

「這個當然沒有問題,不過姑娘能否告知在下,此蟲到底是什麼靈蟲,我們部落本身就以飼養各種靈蟲為主要生計之一的1那個年長男子道。

「閣下一句話,就讓我付出這麼多,若是這位小哥秉著先來後到的順序,我也會出三根年晶的合理價格買下,並且也會告知一二,畢竟若是還能找到,我還會要,但現在,閣下應該為自己的貪心付出一點代價1寒凝香說完這番話,直接那其那水晶瓶,就收了起來,隨後頭也不回就離開了。

看著這一幕,聽著少女這番言語,年長一些男子心中不由的感動一陣懊悔,但是他卻不知道,寒凝香卻是故意說出這麼一番話,彷彿這蟲子雖然價值不菲,但也只值三根年晶價格,也好打消一些人的念想,否則,這裡這麼多人,若是知道此寶真正價值,恐怕就真的不好辦了。

寒凝香離開之後,小聲吩咐馬睢一聲,接下來兩個人在坊市之中故意兜了幾圈,然後才走進一條看上去狹窄陰暗的衚衕,準備從這裡離開坊市範圍。

可就在這個時候,衚衕里竟然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一股香味,馬睢聞到了,正想說什麼,結果話還沒有開口,就一頭栽倒在地上了,而寒凝香看了一眼,跟著也躺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