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魔門敗類>第二千二百七十四章 大蠱師一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七十四章 大蠱師一脈

小說:魔門敗類| 作者:驚濤駭浪| 類別:

兩人堂下之後,衚衕依舊寂靜一片,也沒有人來,不過卻有兩隻小飛蟲,不知道從什麼地方飛過來,並且分別落在了兩個人的身上,似乎分別還咬了兩個人一口。

等飛蟲從兩個人身上飛走,沒入衚衕拐角的時候,緊接著從拐角地方走出來一個人身著麻衣的男子,此人也不是別人,正是那位之前還和寒凝香爭奪不死蟲的麻衣男子。

麻衣男子走到寒凝香和馬睢跟前,斜眼瞥了一下,不屑道:「我還以為你這丫頭也是個厲害蠱師,沒想到也不過就是一個沒什麼經驗的富家小姐,真是全便宜我了。」

麻衣男子說著,俯下身子就要去摸寒凝香的儲物袋,可就在他俯身的時候,忽然也聞到了一點香味。

麻衣男子下意識以為,是他之前使用迷香蟲殘留,所以沒有在意,可當他手按倒儲物袋上,卻感覺到自己一陣眩暈,俯下的身子竟然有些不穩起來。

就在他心中驚駭的之後,卻發現原本躺在地上的少女竟然已經睜開了眼睛,正用幾分的眼神看著自己,好像還對著自己說了什麼話,只是此刻眩暈實在厲害,根本聽不清對方說什麼,就一頭栽倒在地,徹底不省人事了。

「呵呵,想要暗算我?真是笑話!馬睢,別裝死了快爬起來吧0寒凝香推了推一旁的馬睢,眼中卻帶著些許得意。

馬睢此刻也爬了起來,瞧了瞧到底的麻衣男子,笑盈盈的朝著寒凝香大拍馬屁道:「寒小姐真是手段厲害,明明一直在城主府中,但做起事來卻好像老手一般,在下佩服,佩服啊1

「你這種奉承話就少說吧,把這傢伙抬走,我回去要好好的審問他。」寒凝香吩咐道。

「好1馬睢答應一聲,隨後彷彿老鷹抓小雞一把,抓起了地上麻衣男子,隨後快步的跟著寒凝香走出了這衚衕。

大半個時辰之後,兩人到了寒凝香特意購買的一棟方便辦事的宅院之中。

馬睢直接把麻衣男子用一條禁法鎖鏈綁在了柴房裡,隨後,寒凝香讓他去把素妮叫來,而她自己則取出了一點灰色的粉末,放在了那麻衣男子鼻下,讓其吸入了進去。

當麻衣男子悠悠醒來的時候,素妮也正好走進來,看著被幫著的麻衣男子,有些意外道:「你怎麼抓了這個人?」

她來的時候,馬睢並沒有說之前發生的事情,所以此刻對眼前之事完全糊塗了。

寒凝香聽到她這話,也很糊塗,下意識問道:「你見過他?」

「此人半年前和麻生一起來的,平時一直跟在枯查身邊1素妮說道。

「哦!還有這樣的事情?」寒凝香倒是沒想到,自己抓住一個蠱師,竟然還牽扯到了麻生和枯查。

就在寒凝香疑惑的時候,那個麻衣男子倒是有些恢復神智了,看到自己被牢牢的綁住,而且身上還被禁法鎖鏈禁錮了法力,眼中閃過一絲怒意道:「你們知道我是誰?竟然敢這樣對我?」

「你是誰?你說說啊?」寒凝香毫不在意的用譏諷的口吻問道,她此時還真很想知道此人的底細。

「我師傅就是大蠱師大人的大弟子,明輝1男子似乎真的為了震懾對方,傲氣十足的說道。

「明輝,什麼時候柴鵬變成了南洲大蠱師了?」聽到這話,寒凝香質問的聲音都變得冰寒了。

「你敢直呼我師祖的名諱,你好大的膽子1麻衣男子此時彷彿根本不怕對方一般,反過來質問道。

寒凝香聽了,怒極而笑起來,笑了好一會兒,這才問道:「你一個連神玄都沒有的蠱師,跟在枯查身邊做什麼?」

「你知道我來歷?」這回輪到麻衣男子驚訝了,要知道他本來以為自己只是奪寶失敗這才被擒,他自問對方知道自己名頭之後,絕對不敢害自己性命,畢竟大蠱師一脈一向是很記仇的,可現在似乎完全不是這樣。

「乾郡拜月部和柴鵬關係很好?」寒凝香再次反問道。

「拜月部和我們大蠱師一脈一直關係很好,大祭司和師祖他老人家是朋友這件事,也是人人皆知的事情1麻衣男子,這次有些警惕的說道,而這些事情也算公開,說了也不會有什麼問題。

寒凝香離開南洲很久,之前雖然派人打聽一些消息,但都是一些最表面的消息,這種事情還是無法知曉的,如今聽了,想起當年自己為了框住素妮,把她作為自己報仇棋子,沒想到這件事情恐怕還真是歪打正著了,瞧他們現在關係,恐怕當初拜月部的上任大祭司種的蠱毒,就是柴鵬所下。

素妮這個時候,也已經猜到了這點,臉色雖然被面紗遮擋,但眼神已經無法掩蓋怒火了。

寒凝香本來只是想讓素妮震懾一下對方,好讓自己打聽出對方身份,順便詢問一些柴鵬的事情,結果沒想到會變成這樣。

「柴鵬是什麼時候成為大蠱師的?」寒凝香繼續問道。

「我……我是百年前拜入師傅門下,那個時候師祖就是大蠱師了,你問這問題幹什麼?」麻衣男子反問道。

寒凝香聽了,跟著嗤笑道:「那你怎麼知道不死蠱的?」

「這是師門的百大神蠱之一,每一個入大蠱師一門的弟子,最初都會從認識這百大神蠱開始,讓我們這些做弟子的,知道蠱師成就。」麻衣男子理所當然的說道。

「什麼?寒凝香一聽這話,哪裡不知道,柴鵬把自己爺爺編排的百蠱榜拿來用了,心理又是一陣怒火,但還是強忍著問道:「大蠱師一脈,柴鵬招攬了很多弟子嗎?」

「能成為正式弟子的人並不多,我師傅也只收了十幾個弟子而已,其餘都是記名弟子,甚至還有許多不過是僕從弟子,幾個師叔雖然收徒多一些,但也沒有超過三十個的。」麻衣男子在這種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上倒是沒有要隱瞞的意思,畢竟他現在受制對方,也不想觸怒對方。

但是這些話停在寒凝香耳朵里,寒凝香的小臉卻因為氣憤柴鵬竟然把大蠱師當做招牌,擺出開山立派的姿態來氣得一陣紅一陣白,嬌小的身子都顫抖起來,就連素妮都沒有見過,寒凝香竟然會被氣到這樣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