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魔門敗類>第二千二百七十五章 逼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七十五章 逼問

小說:魔門敗類| 作者:驚濤駭浪| 類別:

「寒小姐,你沒事吧?」馬睢見到寒凝香樣子有些不對勁,也小心的問了起來。

寒凝香知道,自己有些失態了,只是聽到爺爺傳承,竟然變成這個樣子,他也的確難以不失態。

「你怎麼來坎郡的?」寒凝香問道。

「我是受師命,陪同枯查將軍來此的,至於他們要做什麼,我也不知道,我說姑娘看你的樣子,你難道和我們大蠱師一脈有關係?不管如何,還請姑娘儘快放了我,那不死蠱我可以不要,但是若我消失,恐怕枯查將軍立刻就會尋找我的,你們既然知道枯查將軍,應該知道他們勢力有多大,這裡雖然不是乾郡,但枯查將軍也見過天微府不少高官的,你們可以已經違反天律了。」麻衣男子到了這個時候終於忍不住反問起來。

「你也配跟我談天律,我問你,大蠱師一脈就只有你一個人來?」寒凝香最後問道。

「我是受師命而來,姑娘你到底要問什麼?」麻衣男子到了這個時候卻擺出可憐兮兮的樣子反問道。

「既然你一個人來就好,我想你可能都不知道,你入門的時候,你身上就被種下命蠱,一旦你要反叛師門,給你下蠱之人就可以激發命蠱,瞬間要了你的命,同樣一旦你發生意外殞命了,給你下蠱之人也會立刻知道,不過這命蠱效果只有在百萬里之內才有效,如今你身在坎郡,遠在坤郡的明輝根本不可能感應到的,誰知道你是被我抓來的?」寒凝香冷笑道。

「你……你若是殺我,枯查肯定會調查,難道你本就是天微府的高官子弟?」麻衣男子這個時候真的害怕起來。

「如果不想立刻死,最好告訴我們枯查他們來此做什麼?」素妮這個時候冷冷道。

麻衣男子能夠感受到,素妮此刻身上強大的氣息,心中更是有些畏懼,雖然他下意識感覺到,若是說了恐怕也不會有好下場,但不說的話,他更加擔心對方真會出手,一時間整個人都猶豫了。

「馬睢,你出去吧,今天的事情,你什麼都不知道?」寒凝香這個時候忽然朝著馬睢吩咐道。

馬睢是個聰明人,知道眼前這個傢伙,可能和這位寒小姐有些關係,他自然立刻保證道:「寒小姐,我去外面守著,明天醒來,我就會把今天的事情都忘掉的。」

見馬睢如此識趣,寒凝香也朝著他微笑著點了點頭。

看到唯一的男子離開,麻衣男子心中的恐懼更盛了,寒凝香也不在顧忌,小手一番,一個白乎乎的蟲蛹出現在了她的手中。

「啊!食髓蠱1麻衣男子見到寒凝香手中的蟲蛹,頓時一臉驚恐的大叫了起來。

「看來你這百餘年學得不錯,認識這麼多蠱蟲,很好啊,既然知道是食髓蠱,也應該明白這蠱蟲的厲害,如果你不想受罪,接下來,我們說什麼,你就答什麼,別試圖有僥倖的心理,你會的我都會,你不會的,我也都會,甚至你師傅不會的,我也會1寒凝香冷冷道。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對我們大蠱師一脈到底有什麼目的?」麻衣男子見到如此,一臉焦急的問了起來。

寒凝香卻沒有興趣再回答他,抓住他嘴巴,直接把蠱蟲就丟了進去,法訣一催之下,蠱蟲就徹底進入對方腹中了。

身為蠱師,自然比一般人更加明白這些蠱蟲的可怕,如今的麻衣男子整張臉都蒼白無血,反而眼珠子卻是血紅的盯著寒凝香,長了幾下嘴巴,這才問道:「你們到底要知道一些什麼?」

「剛才的問題,枯查他們來這裡到底要做什麼?你別告訴我們,你一點都不知道,你師傅讓你過來,肯定是有事情讓你協助,否則吃飽了沒事幹,才讓一個弟子陪同別人跑這麼遠。」素妮冷冷道。

這回,麻衣男子的確知道不說真的要到大霉了,只能咬牙道:「我說,我這次的確是為了協助枯查將軍而來的,不過具體做什麼,我真的不知道,我是半年前和枯查將軍還有麻生將軍一起到這裡的,可是到現在為止,只是每日好吃好喝招待,所以我這才無所事事的跑去坊市轉悠的。」

說道這裡的時候,麻衣男子也有些懊悔,不該聽聞坊市有飼養靈虫部落出手蟲子就跑去,否則也不會遇到今天的事情了。

「呵呵,你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啊1寒凝香見到對方還是用這些話想要滿混過關,笑臉一凝,一道法訣,直接打向了這麻衣男子。

麻衣男子見到,臉色大變,立刻大叫道:「別,別催動蠱蟲,我說,我雖然不知道他們到底要我做什麼,不過……不過我卻知道,他們來了之後,就一直和金玉齋的人交往甚密。」

「這個我知道,我想聽一些我們不知道的,也知道他們應該是為了金玉齋而來,但為什麼我想知道1素妮冷冷的說道。

麻衣男子此刻早就慌了,但為了活命他咬牙問道:「我如果把什麼都說了,你們能放過我嗎?」

「怎麼?不放過你,你就不說?」寒凝香冷冷道。

「就算閣下催動食髓蟲我還是不會說的,我也不是傻瓜1麻衣男子咬牙道。

「呵呵,看來你還真是個聰明人,既然如此我倒是真不會殺你,不過你也別想我放過你,我要你回去給我們帶來更多消息,你現在身上被我下了食髓蠱,之後我還會在你身上下誅心蠱,你的生死都會操控在我手上,我想你也明白如何選擇,誅心蠱只有下蠱之人才能解除,其他人就算解除,也必須耗費極大代價,我想你師傅絕對不會為了你,付出這麼大代價的,而且死在誅心蠱之下,連輪迴的機會也沒有,你自己也是蠱師,你應該明白。」寒凝香直接這樣說道。

「明白,當然明白1聽到這番話,麻衣男子雖然也知道,恐怕以後自己徹底要受人擺布了,但似乎暫時性命可以保住,也算鬆了口氣,畢竟只有性命能保住才有以後。

「既然你明白,那麼都說出來吧1寒凝香小臉上也露出了一點似乎親切的笑容命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