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魔門敗類>第二千二百七十七章 師尊告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七十七章 師尊告密

小說:魔門敗類| 作者:驚濤駭浪| 類別:

到放這麻衣男子離開的時候,寒凝香和素妮,這才知道,對方的名字叫做古罕。

古罕在離開之後,立刻就朝著自己在天微府城之中的住處而去。

等到地方的時候,他發現對方的確沒有要在自己離開之後,激發蠱蟲要了自己的命,他也放鬆了一些,隨後快步走進了宅院之中。

進入宅院之後,他整張臉都變得格外陰沉,也沒有理會宅院之中僕人丫鬟的問候,直接到了后宅的書房之內。

這書房古罕平時極少進來,但今天他一進來之後,立刻推開了書架,然後掀開了下面壓制的一塊木板,露出了一個往下的通道,古罕看了一眼,隨後毫不猶豫就鑽了進去。

通道並不長,很快就到了一扇石門之前,這石門上有淡淡的光澤,顯然施加了禁制在上面。

古罕取出了一張符籙,打在了禁制上,禁制並沒有立刻消失,而是過了好一會兒之後,才被撤去,撤去的同時,裡面也傳來一個男子低沉的聲音。「我不是說了,平時你不要來打攪我?難道已經一切都準備好了,要走了?」

「師尊,不是要走了,是我……是我遇到了意外,遇到一個神秘蠱師1古罕激動道。

「神秘蠱師?你進來1低沉的聲音似乎對此頗有興趣。

聽到這吩咐之後,古罕這才走了進去。

石門之後是一間不過只有幾丈見方的石室,石室之內也沒有什麼布置,只有一個人盤坐在一張蒲團之上。

此人也是身著一身麻衣,長發披肩,臉上布滿了絡腮鬍,真是古罕的師傅,明輝。

當古罕走進去的同時,明輝盯著古罕的眼神露出了一絲驚訝,跟著道:「你過來1

古罕聽了,立刻到了男子跟前,道:「師尊我被……」

明輝直接做了個手勢,制止了他的言語,道:「我自己會看。」說完他就抓住了古罕的手先查看起來。

明輝檢查的很仔細,不光檢查了古罕的心脈,眼、耳、口、鼻五官,還拿出了兩種蟲子來對古罕進行試驗。

等一切都查完了,明輝陰著臉道:「你被人下了多達五種蠱蟲,對方只要一施法你就死無葬身之地,到底是什麼人對你下手的?」

「是一個看上去只有十三四歲的少女……」

「什麼1明輝聽到對方這話,頓時再次打斷了他,驚叫了起來。

「師尊,你難道認識這個蠱師?」古罕見此,心中也是很好奇。

「此女是不是這個樣子?」明輝問了一句,隨後從他袍袖之中飛出了一團散發這銀光的小飛蟲,這些小飛蟲在半空之中,迅速形成了一個圖像,正是寒凝香的樣子。

「不錯,就是她,師尊你知道她?」古罕驚叫道。

「真的是她1明輝見到古罕承認,立刻站了起來,有些焦急的問道:「她在什麼地方,此人是我們大蠱師一脈的叛徒,若是拿下他,你身上的蠱毒,師祖會親手幫你解除1

「她就在城中的一棟宅院之內,不過,不過她身邊有原來拜月部大統領素妮在1古罕道。

「什麼?拜月部大統領素妮,素妮不是在幾百年前因為謀害前任大祭司,所以被處死了?」明輝奇怪道。

「我也不知道,但她們之間就是這樣稱呼的,而且對方也對拜月部十分熟悉的樣子,這裡是坎郡,一般人怎麼會對拜月部如此熟悉1古罕無奈道。

「你把怎麼遇到他們,整個經過說出來1本來打算立刻拿人的明輝,聽了這些,又再次坐下了。

古罕立刻把今天發生的事情仔仔細細的說了一遍。

明輝聽完之後稍加思量,又問道:「你沒有透露我也在的消息?」

「是啊,師尊的存在是秘密,我怎麼可能會透露,我只是告訴對方一些拜月部的事情,藉機轉移他們的注意力,如此一來,也能有機會回來,否則我就真的任由對方擺布了。」古罕如此解釋道。

他雖然嘴上這麼說,但他心裡清楚,自己不說的原因,並且回來就找自己師傅,是因為自己身上被下蠱之後,絕對瞞不過師尊,而若是告訴對方師尊存在,對方顧慮之下,恐怕絕對不會放自己回來的。

明輝就算知道這個弟子到底打什麼注意,也不會計較,如今心裡開始思索怎麼應對眼前局勢。

古罕見到師尊沉默的樣子,也不敢開口,只是等著師尊決定。

明輝在這不大的石室之中來回踱步,好一會兒這才停下道:「我去見麻生,把素妮的事情告訴他,看他怎麼處理。」

「師尊,那麼我身上的蠱蟲怎麼辦?」古罕問道。

「你怕對方一旦發現事情敗露,就會對你下手?」明輝冷笑道。

「弟子的確有些怕死1古罕倒是很老實的答道。

明輝也知道,自己這個弟子身上被下的蠱蟲極多,就算自己滅口,那邊也會知道,於是道:「這個你放心,為師這裡有一枚沉睡丹,你拿去服用,雖然無法解除你身上的蠱蟲,但卻可以讓這些蠱蟲暫時沉睡起來,短時間不會有事,等把那個叛徒處置之後,會讓你師祖幫你解除的。」

「多謝師尊1這沉睡丹是暫緩各種蠱蟲發作的奇葯,每一枚都珍貴無比,古罕之所以敢一回來就道出實情,就是希望可以得到一枚。

明輝其實並不想拿出這種珍貴丹藥,比起弟子來,這一枚丹藥的價值,可比培養一個弟子要重要的多,可惜若是眼前這傢伙出意外,寒凝香也會發現,也只能暫時穩住對方了,而一旦自己解決寒凝香,想來師尊也會對大為獎賞自己,到時候能得到的也肯定更多。

看著到手的一枚溫潤玉如的丹藥,古罕心中也稍稍安穩了一些,他雖然也擔心師祖到底會不會出手救自己,但暫時穩住自己身上被種下的蠱蟲才是最重要的,於是一口就吞了下去。

丹藥進入腹中,立刻一股暖洋洋的感覺就擴散開來,他立刻運轉法力,把這股暖意流遍全身,可就當他運功一個周天之後,忽然間他感覺到心口一疼,頓時臉色大變,他迅速的停下功法,可就算停下,心口的疼痛依舊。

「噗1一口鮮血忍不住噴出,他指著自己師尊,眼中儘是憤怒,彷彿認定了要殺自己的,就是這個師傅,可如今的他卻根本說不出話來,最後一頭栽倒在地上,再也不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