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魔門敗類>第二千二百七十九章 認出身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七十九章 認出身份

小說:魔門敗類| 作者:驚濤駭浪| 類別:

就如寒凝香所料,明輝不愧是柴鵬的大弟子,一身蠱術已經到了極高明的境界,利用古罕屍體,他很快就找到了寒凝香之前審問古罕的那處宅院,只是面對人去樓空的地方,明輝想要再次查看的時候,卻發現,對方已經洗去了古罕身上的氣味,無法再利用這種手段追蹤到對手了。

「明輝大師難道沒有其它辦法了?」麻生見此也有些焦急起來。

明輝則有些無奈的搖搖頭道:「對方的手段很高明,其實我追來這裡的時候也已經料到對方會做手腳了,不過能找到這裡,我們可以順著這宅子擁有之人的線索查下去,對方不是本地之人,肯定沒有那麼容易隱藏起來的。」

麻生一聽這話,倒也很對,也不再焦急,等著金『玉』齋那邊來人。

不久之後,金『玉』齋兩名神玄境修士,也到了這裡,其中一人正是寒凝香之前遇到的,金『玉』齋父子個利差,不過此時他站在另外一人身後,完全是一副跟隨者的姿態。

另外一人,錦衣『玉』帶,面貌也十分的俊朗,在塔克陪同之下,到了這裡之後,沒有立刻上前說什麼,而是上下打量了一番明輝,這才含沙『射』影道:「麻生將軍,大蠱師一脈,明輝大師來此,你也不告訴我一聲,我可是久仰了1

「碧游兄,不是我不說啊,是明輝大師他不想受人打攪,我總不能做出讓大師感到反感的事情來吧1麻生立刻一笑,找了個看上去似乎有那麼一些道理的理由解釋了一番。

叫做碧游的錦衣男子,也不再計較,面『露』凝重的問道:「麻生將軍,這次是我們金『玉』齋暗中與你們合作,也因為不想乾郡另外四大部落知道我們『交』易,這才放到了坎郡天微府來,若是『交』易的事情傳出去,恐怕那四大部落也會對我們金『玉』齋有所抵觸的,我們肯定也會有所損失,你們真的確定那素妮傷勢沒有恢復,頂多只有神玄修為?」

「這個當然,否則我怎麼敢就這樣先和明輝大師來此,而且素妮若是真的已經恢復實力,她早就找上我們了,更加不會在我們發現他們『奸』計失敗之後,立刻躲起來了1麻生解釋道。

「不過,既然對方躲起來,天微府城這麼大,要找的可並不容易啊1碧游一臉為難道。

麻生哪裡不知道,這碧游一來就先質問自己隱瞞明輝之事,跟著有推託事情難辦,根本就是想要撈好處,好在他也早有準備,直接道:「若是碧游兄你能出力把對方找出來,那麼這次『交』易的價碼,我可以提半成。」

「半成?」碧游聽了,似乎有些猶豫起來,彷彿還不是很滿意的樣子。

「碧游兄,胃口可別太大了,半成已經不少了,這也是我最大許可權,若是你還要提價,那麼我們也請不起閣下大駕了1麻生看對方猶猶豫豫的樣子,也不客氣起來。

碧游聽了,倒是立刻換上了一張笑臉道:「麻生將軍,你這是哪裡話,半成已經很有誠意了,我剛才只是在思考,如何出手幫忙,畢竟我們也不知道那素妮和其同夥張什麼樣子,而且對方既然有了警覺,易容改扮那就更加不好找了,是不是,閣下總要給我一些線索。」

「我知道對方同伴樣子,是一個十三四歲少『女』,這就是她的容貌1明輝說著,再次從身上飛出了那些銀『色』的小蟲,又一次在眾人跟前排列出了寒凝香的模樣來。

「是她1當利差看清小蟲組成圖案之後,立刻叫了起來。

「利差,你見過這人?」碧游聽到,立刻追問起來,其他人的目光也一下子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利差感受到這麼多目光,也再又仔細打量了一番,這才肯娜芳過,碧總管,你還記得半年多前我跟你稟報過一件事,有人在購買我們金『玉』齋東西的時候,突然頓悟了1

「難道那個頓悟的人就是素妮?」麻生有些驚訝道。

「這應該不是,那個頓悟之人,是夫人打扮,我聽『侍』『女』叫其夫人,而且從我判斷,九成應該是東洲之人。」利差回憶著說道。

「什麼,是東洲人,你沒有『弄』錯吧?」麻生有些不明白,怎麼和東洲之人扯上關係了。

「這個應該不會有錯,對方不光是東洲打扮,而且行為舉止也和我們南洲『婦』人多少有些不同,對了,那夫人身邊有一個『蒙』面『女』子,修為應該是通玄境,如果說誰是素妮,我想她可能就是1利差猜測道。

「你確定?」麻生有些『激』動的質問道。

「不敢確定,那個『女』子面紗『蒙』著臉,但一些舉動還是有南洲人的影子,而且這『蒙』面『女』子稱呼那『女』人為夫人,看上去似乎以那東洲夫人為主,很難想象拜月部大統領會甘於這樣,除非是假裝的,但當時實在沒有必要1利差有些疑『惑』的說道。

「先不管那『蒙』面『女』子,那這『女』孩呢?」明輝聽他沒有提到寒凝香,不禁問了起來。

「那『女』孩是那夫人的『女』兒,因為這位夫人看似有些來歷,我讓下面的人留心過,不過對方卻並沒有再來!我也因為『交』易的事情,也沒有把這件事太過放在心上了。」利差有些遺憾道。

「這沒有什麼關係,既然知道對方長相,要打聽起來,也不是那麼難,我與城衛軍的幾個頭頭關係不錯,我找人把她們的畫像畫出來,然後定能找到對方線索的,對了明輝大師的弟子,是怎麼被對方殺死的?」碧遊說到最後,又問了起來。

明輝立刻簡單的說了一下,心理則看對方到底有什麼想法。

等明輝說完,碧游立刻有了想法,道:「按照明輝大師所言,對方應該是時常在坊市轉悠的,如此的話,倒是可以派人去坊市查巡一番,說不定能找到對方的跟腳。」

「不錯,我與坊市不少人都熟悉,把事情『交』給我,說不定能很快找到對方的線索1利差頗為自通道。

見到他如此自信,不管是明輝還是麻生等人,都多了一些期待。

當然,眼前的事情也不會只聽憑其一路行事,只要有可能找到線索的,立刻都行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