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魔門敗類>第二千二百八十六章 玄靈血蠱(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八十六章 玄靈血蠱(下

小說:魔門敗類| 作者:驚濤駭浪| 類別:

此刻的寒凝香,用自己蛇身卷著賈七娘的身軀落在了地面,只是此刻賈七娘身上那件紗衣已經徹底變得破破爛爛,顯然在之前一擊之下,已經徹底的損壞掉了。

「娘1感受著氣息及其微弱,彷彿下一刻就會殞命的母親,此刻寒凝香那對已經變成蛇目一般豎起的瞳孔,充滿了悲傷和自責。

賈七娘並么有因為寒凝香的呼喊而有所反應,反而氣息變得更加微弱。

「娘,你堅持住,我這就把這些人都殺了1寒凝香發出一陣悲鳴,那雙血紅的眼睛,掃過眾人,一下子朝著枯查就撲了過來,她之前很清楚,就是這個傢伙出手把娘打成這樣的。

「上1明輝見到這一幕,知道若是就這樣看著,肯定不行,於是用秘法強行催動血紅蜈蚣,朝著人首蛇身的寒凝香撲上去。

做出這一手的同時,他朝著枯查大喊道:「枯查去撤掉法陣,對方融合成功,雖然之後一定會受到強行融合反噬,但此刻已經有了接近太虛的實力,我們只有逃命了1

就在說話之間,那血紅的蜈蚣,朝著寒凝香噴出一口紅霧,而寒凝香竟然也朝著那血紅的蜈蚣噴出一口血霧,兩股顏色略有些差別的紅色霧氣一下子碰到一起,蜈蚣的紅霧一下子就被吞噬掉,緊接著寒凝香朝著這蜈蚣一瞪眼,兩道血光打在蜈蚣身上,這蜈蚣渾身一顫,竟然直接一頭栽倒,巨大的身體落在地上一動也不動了。

「啊1明輝感應到蜈蚣和自己心神聯繫斷了,哪裡不知道,蜈蚣已經被對方一個照面滅殺了,頓時感到心中一陣驚懼,但就算這樣,他也明白,這個時候必須上。

一咬牙,他又放出了一金一銀兩種飛蟲,並且朝著這兩團飛蟲分別噴出一口精氣,在精氣籠罩之下,這些飛蟲一下子紛紛互相一聚,竟然就此化為了數十口刀劍類的兵器,緊接著明輝朝著這些化為兵器的金銀飛蟲一點指,金銀的刀劍立刻彷彿本就是刀劍寶物朝著寒凝香飛斬而去了。

面對西來的這些刀劍,寒凝香不但沒有閃避,反而迎了上去,不過全身此刻冒出了一股血光,身上本就紅色的鱗片也變得異樣血紅。

刀劍之類的東西打在寒凝香的身上,彷彿敲打在無比堅硬的金屬上一般,發出一陣叮叮噹噹的響聲,但是寒凝香每一次掃動蛇尾,打擊在這些刀劍上,就立刻把這些金銀蟲子凝聚的刀劍徹底打散,那些或金或銀的蟲子也隨之掉落地上不在動彈。

只是片刻功夫,這些金銀兩色的飛蟲所化刀劍就徹底掃空,不過也就在這個時候,枯查也已經打開了禁制。

「走1明輝見此,又丟出一個皮袋,一隻足有一丈多長,樣子有些像是巨型蜻蜓的飛蟲出現在他跟前,不過明輝沒有再驅使這飛蟲,反而身形一閃,直接站到這飛蟲上,飛蟲蟬翼一扇就要飛走。

可就在這個時候,寒凝香忽然發出了一聲極為尖厲的叫聲,讓周圍所有人聽令,耳朵彷彿都要被刺破一般,不過對人來說,也只是覺得耳朵有些生疼,可是那隻馱著明輝展翅飛走的巨型蜻蜓,卻彷彿聽到了奪命之聲,竟然一下子往下墜落下去。

明輝不知道寒凝香還有這般手段,心中一驚,但就這麼一耽擱,等他自己穩住身形要飛遁走的時候,寒凝香卻以極快的速度到了近前,一口血紅色的霧氣一下子把他給籠罩住了。

「啊1明輝被這血霧籠罩,頓時發出了一聲凄厲的尖叫,當他舉著一塊綠色的晶石護住身體竄出血霧的時候,整個人彷彿剛從滾水裡撈出來一樣,已經不成人形了,而吸入了一點血霧的他,渾身反而沒有一點血色。

但就算這樣,還沒有結束,寒凝香又是一聲尖叫,忽然間明輝臉色大變,整個人隨機顫抖起來。

「不要,不要啊1明輝大聲吼叫,但是顯然對於寒凝香來說,這都沒有用,而緊接著的就是他凄厲的嘶叫聲。

「玄靈血蠱比傳說中還要可怕,我們也走1麻生看著,明輝身上的蠱蟲一下子失控,反而咬破他的內臟從他身體里鑽出來,也不禁感到渾身發麻。

塔克也被這景象嚇壞了,更是沒有要繼續纏鬥的念頭,而本就已經走遠的枯查,看到明輝死的這麼慘,臉色也格外蒼白,再也不敢猶豫,化為一道遁光就要遠去。

「照顧好娘1寒凝香那裡可能讓那個把賈七娘打成重傷的人逃走,朝著素妮吩咐一聲,直接追了上去。

「該死,他盯上枯查了1麻生見此,頓時也只感到頭皮發麻,雖然不願意和玄靈血蠱作對,但這個時候他也沒有辦法,只能硬著頭皮追上去。

素妮因為寒凝香的吩咐,加上此刻她也看出寒凝香有了突變,沒有追上去,而是立刻到了賈七娘身邊,她倒也明白,若是賈七娘真死了,恐怕不少人會發狂,可是當她扶起賈七娘的時候發現,她竟然已經斷了心脈,此時還沒有死透,完全是因為她畢竟是神玄境,還有一口玄靈真氣吊著,只是這一口玄靈真氣還能支持多久,素妮也不知道。

素妮已經不敢想象,若是她死了之後,會發生什麼,此刻只能雙手一掐訣,一股法力注入賈七娘的體內,暫時護住她最後一口氣,至於能堅持多久,她也只能做到盡人事了。

寒凝香其實也知道賈七娘的狀況,所以此刻的她,就算冒著融合之後可能出現反噬的危險,也要兇手殺掉。

枯查也很快發現,那人首蛇身的寒凝香打算,飛遁的速度也已經到了極限,可就算如此,他畢竟只有明玄境,而此時的寒凝香除了沒有凝結太虛法相,已經和太虛境三境之中清虛境沒有多少差別了。

眼看著寒凝香越追越近,枯查也索性一咬牙,一口氣朝著那金玉齋的方向飛遁而去了。

與此同時,遠在億萬里之外,正在的林皓明天閑府城之中述職,這數百年來,地賊城的轉變有目共睹,可就在他與金府主私下在後衙花園之中聊天的時候,忽然林皓明臉色一陣大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