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魔門敗類>第二千二百九十一章 悟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九十一章 悟道

小說:魔門敗類| 作者:驚濤駭浪| 類別:

「據我所知,那女孩不過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女子,和你沒有太深的關係?」高芳芳傳來了驚訝的回答。.

林皓明忽然意識到了什麼,冷冷的望著傳影鏡之中的人,問道:「我身邊那一個是你安插的人?是驪兒?」

聽到林皓明這話,高芳芳長嘆了一聲道:「驪兒是高家的人,的確是我安排的1

聽到這樣的回答,林皓明有種說不出的難受,自己被人監視了這麼多年竟然到現在才發現,心中的冰寒已經難以言喻。

「你不要動怒,我也是為你好,你也知道自己是什麼人,天界的規則和下界不同,你在下界自在慣了,我怕你會有行差踏錯,事實上就像上次你竟然出手滅了南洲一直軍隊,要不是我,要不是南王還給師尊一點面子,哪有那麼容易1高芳芳苦口婆心道。

「你把寒凝香留下來!以前的事情我就不管了1林皓明沒有再質問什麼,只是提出了這麼一個要求。

高芳芳卻嘆息了一聲道:「這件事是我和南王商定好了的,不可能在更改,而且玄靈血蠱本就屬於應該被清除的魔族遺禍之列,讓她去虛界,已經是考慮到你了,林皓明,你不要在這種事情上耍脾氣了,這件事就到這裡結束吧,七娘我會想辦法治好她,心竹修鍊有了很大的突破,短則數百年,長則千餘年就應該無需再留在師尊身邊,以免影響她的心境了,到時候你們也可以在一起,心竹她可是一直思念你的。」

「心竹她還好?」雖然知道,這女人故意那自己妹妹來緩解怒火,但林皓明並不想因為這個生氣,畢竟此事和心竹無關。

「她很好,其實這次讓你去坎郡也是我失策了,本想讓你多歷練一番的,等這次事情過後,我會想辦法把你調回坤郡,到時候就和心蘭一起,這樣你們也不需要分隔兩地,心蘭你說呢?」高芳芳最後一句是朝著旁邊說的,顯然宮心蘭也就在一旁。

林皓明沒有回答,他徹底沉默了,因為他發現,就算對方所謂的為自己好,可自己依舊受她控制。

林皓明回想起這麼些年,自從認識這個女子開始,自己依舊一直被她牽著走,本來以為她成為東王之後,就不會再如此,可事實上,自己的所謂道路依舊是被她控制的,只是以前自己沒有覺得,甚至下意識覺得,這就是天界的法則,這就是天界應該走的道。

林皓明忽然發現,在天界為官這麼多年,可能錯了,若是自己順應此道,或許恐怕只能局限於道之中。

就在這個念頭出現的瞬間,林皓明整個人都陷入了沉思,陷入了一種類似於頓悟,但又有別於頓悟的奇妙境界之中。

傳影鏡另一頭的高芳芳和宮心蘭看到林皓明如此,也是一愣,但高芳芳畢竟是天合境存在,似乎立刻明白了一些,不再言語,緊接著傳影鏡光芒一閃,一切的畫面就都消失了,而林皓明對此則絲毫沒有反應。

林皓明就這樣足足站了一天一夜,等他清醒過來之後,以前的一些迷茫似乎消失了,之前的緊張和焦慮,自從當年被崔長亭和那個妖道伏擊開始,產生的一種難以言喻的壓抑,進階神變之後,一直感覺可能無法突破太虛的迷茫,一樣樣的都消失了。

林皓明內心之中此時清晰的發現,天界的生活,對於下界修士來說,根本就是一次重新的入世之旅,天官的權利地位,不過是一場虛無,若是被其迷住眼睛,恐怕就找不到自己的路,而這一番入世歷練也讓林皓明重新飽嘗了人情冷暖,讓他明白,自己要走自己的道。

「林城主臨走前打算擊傷你妾室的人?」黃天都面對林皓明的要求,面露一些為難之色。

這是林皓明和高芳芳通過傳影鏡交談的十天之後,這天黃天都硬著頭皮找到林皓明,因為那位南王,已經向他施壓,要立刻把寒凝香抓起來,面對這個要求,林皓明倒是沒有一口回絕,但卻提出了這麼一個要求。

面對黃天都的猶豫,林皓明臉色陰沉道:「府主大人若是連我這麼一個要求都無法滿足,我憑什麼交人?」

面對林皓明如此強人的口氣,黃天都也覺得自己憋屈,你一個神變境的人,在我太虛境修士跟前大呼小叫,甚至威脅,要不是你背後有兩尊天王,恐怕早就出手教訓對方了。

但是此時此刻,他也不能用強,想了想只能妥協道:「這樣吧,我讓你親自送你乾女兒進入關押要犯的牢房,路上可以讓你看一眼。」

「好1林皓明一點都沒有猶豫,直接就答應了。

聽到林皓明答應如此爽快,黃天都也感到有些不對勁,於是道:「好,我陪林城主一起。」

「好1對這位府主大人屈尊相陪,林皓明雖然有些意外,但也沒有在意。

所謂的大牢,其實就是刑房的大牢,那天幾個人被寒凝香一路追殺,最終枯查無奈逃到了金玉齋,因為知道金玉齋的人和他們也有瓜葛,寒凝香自然也毫不在意就動手,可沒想到,此時在金玉齋之中,正好那位天微府的刑房主事就在買東西,於是在這位單主事出手之下,寒凝香儘管融合了玄靈血蠱,但畢竟她以道胎境融合,一交手就落在下風,而隨著金玉齋之中其他幾名神玄境客人協助,寒凝香更是立刻潰敗逃了回來,也就有了林皓明遇到寒凝香回來的情形。

寒凝香這幾天和林皓明住在一起,不過她的身體卻因為之前融合玄靈血蠱,又施展秘術,雖然融合因為秘術而解除了,但融合的影響還是在一定時候爆發出來,此時的寒凝香整個人猶如一個重病之中的可憐少女,別說再次融合,就連走路都搖搖晃晃,彷彿一陣風就要把人吹到。

當林皓明走進她就在七娘旁邊的房間時候,卻發現這小丫頭竟然已經自己起身,並且穿戴好了。

「你這是?」林皓明看著她,微微有些意外。

「爹,我都知道,只求爹能把仇人的樣子記清楚,就算他們在虛界活下來,也不要給他們機會1寒凝香此時露出了一個讓林皓明心境都一顫的笑容,沒有一絲的做作,有的只是希望最重要的人,最美的笑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