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魔門敗類>第二千二百九十三章 我要去虛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九十三章 我要去虛界

小說:魔門敗類| 作者:驚濤駭浪| 類別:玄幻魔法

「什麼?」聽到這話,裡面三人都大叫起來。.:。.

寒凝香似乎也有些吃驚,不知道林皓明到底想要做什麼。

黃天都和單主事都把警惕之心提到了最高,只要林皓明稍有動靜,兩個人就立刻出手。

可是林皓明只是凝視他們並沒有任何舉動。

「不好1可就在這個時候,黃天都和單主事幾乎同時大叫起來。

只見到三團雷光不知道什麼時候從他們頭頂出現,並且一出現,立刻一下子落了下去。

這三人都是神玄境,可是此時全身法力都被禁法鎖鏈所禁錮住,根本沒有辦法躲開,而站在『門』外的黃天都好單主事想要阻止也來不及,因為跟前那扇『門』並不是瞬間就能夠打開的。

「轟隆隆1

伴隨著同時響起的雷鳴聲,三個人瞬間被天雷擊中,隨後一下子徹底平靜下來了。

「林皓明你……」黃天都見到這一幕,忍不住大叫起來。

林皓明卻轉過身,微笑著看著他們道:「我什麼?他們害得我心愛之人生死難料,『女』兒要去歷經九死一生大難,難道還要讓我放過他們?」

「林城主,你這是有違天律的,擅自屠殺囚犯,按照天律,就算考慮你情況,往外一面,恐怕也要被遣送。」黃天都有些惱火道。

要知道,林皓明不管最後結果如何,事情是在他眼皮子低下發生的,他根本想要逃避責任也做不到,一想到要被天合境的天王找麻煩,他自己都覺得頭皮發麻。

「爹,你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做?」寒凝香也有些驚訝的問道。

林皓明溫柔『摸』了『摸』她的腦袋,柔聲道:「你娘最擔心的就是你,『女』兒要去冒險,做父親的這麼能不陪著。」

「爹!我……我不值得1聽到這番話,寒凝香整個人都呆住了,一雙大眼睛痴痴的望著林皓明,並且布滿了一層霧水。

「什麼值得不值得,我覺得值得就可以1林皓明抱住寒凝香,隨後直接朝著大牢外走去。

「林城主,你要去哪裡?」黃天都硬著頭皮問道。

「只是找到地方休息,你放心,我自己想要去虛界,不會逃走的,而且現在的我,就算想要走,走得了嗎?」林皓明淡淡道。

「你可是給我帶來大麻煩了1黃天都沒好氣道。

林皓明卻無所謂,也沒有回答,就這樣徑直走了出去。

「府主大人,真的不管嗎?」單主事問道。

「這個人是個瘋子,你拿下他不怕他再做些瘋事?」黃天都氣呼呼道。

「說道也是,我會加緊人手看緊他,不我親自看緊他1單主事有些無奈的說道。

林皓明擅自殺了囚徒之事,根本無法隱瞞,畢竟囚徒也是大有身份之人,而這個消息,也迅速的傳開了。

東洲地賊城的城主府之中,當舒思月得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整個人,她這麼都無法想明白一向冷靜的林皓明為何會做這樣的傻事,難道七娘真的無法救活?

遠在坤郡天滿府,宮心蘭知道這件事之後,也是大為震驚,要知道虛界的可怕她親自聽父親說過多次,畢竟父親曾經參加過萬魔大戰,那個地方說是九死一生,實際上真有十個人去,十個人全部回不來的可能『性』也不小,因為以林皓明身份,所犯罪狀,需要贖身的軍功絕對極高,這種情形之下,不知道要斬殺多少魔族才能可以湊齊。

宮心蘭雖然對林皓明實力一直頗為信任,但這個時候也無法坐得住了,而她也立刻聯絡了那位東王。

高芳芳身為東王,自然比宮心蘭更早知道了這件事,甚至為了這件事,此時此刻已經站在師傅閉關的『洞』府前面,等著師傅見自己。

回想當時得知此事的時候,整個人都呆住了。她怎麼都想不到,林皓明竟然會做出這樣幾乎自殺的蠢事,偏偏他還是在南洲做出來的,這件事要是被心竹知道,她自己都不知道該怎麼面對自己這個妹妹了。

為了對妹妹有個『交』代,高芳芳絕對這件事絕對不能就這樣看著發生,所以才到了這裡,打算請師尊出面,以轉輪王的名頭,想來那位南王怎麼也應該給一點面子才對。

就在她收起傳影鏡,心中忐忑的時候,耳邊忽然傳來的師傅傳音,她立刻收拾心情,走進了『洞』府之中。

身為天界數一數二的高手,許倩芸的『洞』府異常的簡樸,除了一些必要的東西之外,沒有一點裝飾。

見到師傅的時候,師傅正在盤膝打坐,顯然來求見的時候,正在修鍊之中,如今是臨時收功見她的。

高芳芳朝著師傅行了一禮,但不等她開口,許倩芸就問道:「芳芳,你這個時候來找我,難道又發生什麼事情了?是林皓明那小子?」

「師尊果然明察1高芳芳一陣無奈,隨即把事情簡單的說了一遍。

許倩芸聽完之後,也微微感到有些驚訝,但很快卻笑了起來,而且看上去似乎笑得頗為開心。

「師尊,那小子如今要被送到虛界去了,師尊你還開心?」高芳芳見此,也有些不明所以。

許倩芸收起了笑容,站起身來,走到她跟前,親昵的撫『摸』著她的額頭,柔聲道:「傻孩子,這是林皓明悟道了1

「悟道,去虛界也是悟道?」高芳芳不解道。

許倩芸卻長嘆了一聲道:「應該是,其實我也是進階天合之後,才悟道的,而你是在我指點之下走到下來,說起來並沒有真正悟道,我自己都不知道,這樣做是對還是錯。」

「師尊,難道我也要去虛界?」高芳芳依舊疑『惑』的問道。

許倩芸搖了搖頭,柔聲道:「當然不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道,我想林皓明已經找到屬於他的道?」

「他的道,去虛界那種危險的地方是他的道?」聽到這話,高芳芳更加無法明白了。

許倩芸似乎心情不錯,笑著解釋道:「那小子一輩子,不是在爭鬥廝殺之中,就是在修鍊提升之中,但是到了天界之後,卻老實起來了,這顯然反而阻止了他前進,你自己算算你從神玄到天合用了多少年,如果以林皓明現在速度修鍊下去,就算沒有遇到瓶頸阻隔,需要多少年?顯然對別人來說,似乎他修鍊不慢,但實際上已經慢了,這件事你就不要多管,順其自然吧,把他離開之後的一些後顧之憂解決了。」說完許倩芸揮了揮,竟然就此下了逐客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