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魔門敗類>第二千三百一十六章 慕容分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一十六章 慕容分身

小說:魔門敗類| 作者:驚濤駭浪| 類別:玄幻魔法

隨著林皓明的話音,賈若男也是一驚,下意識一塊著祥雲圖案的手帕祭出懸浮在了自己頭頂。

「嘿嘿,沒想到你神識竟然這麼強大,能發現我跟在後面1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隨後一個白袍書生在光芒一晃之下,浮現在兩個人的身後。

「慕容前輩1見到出現之人,賈若男有些驚訝的叫了起來。

林皓明眯著眼睛看著這個慕容前輩,道:「之前逃遁掉的不應該是幻化出來的分身,否則那兩名太虛境修士早就應該追來了,看來前輩也是修鍊了某種分身之法啊1

「哈哈,你這小傢伙倒是聰明的很啊1慕容前輩聽了,笑了笑還誇獎了一句。

「分身一般要比本體弱一些,前輩若是用弱的分身逃走,恐怕也應該逃不遠,如此說來,前輩要麼本身就是分身,要麼就是前輩施展了某種秘術,讓分身和本體的元神互換了,分身元神附著在本體之上逃走,吸引那兩名太虛境前輩追擊,而本體卻躲過去,憑藉分身逃走,慕容前輩我猜測的沒有錯吧1賈若男望著這位慕容前輩,眼中卻露出了一些異樣的目光。

聽到這話,這位慕容前輩臉色也微微有些變化,冷冷道:「賈若男,你這話什麼意思,難道你見到本座落難,還想打本座注意不成,不錯本座的確只有神玄境巔峰的實力,但對付你們兩個人,你們有多大把握,而且一旦我回去,你們以為能逃過連心會的追殺?」

「前輩誤會了,晚輩只是猜測而已1賈若男嫣然一笑,一下子擺出一副嬌媚動人的樣子來,也不知道她是真說笑,還是掩飾而已。

林皓明對這個之前故意要他們拖住雙首火蜥,想讓他們送死自己逃走的傢伙,一點好感也沒有,若是對方真的可以被自己滅掉,林皓明倒是不介意出手滅了這個差點害死自己的傢伙。

注意到林皓明的目光也頗為陰冷,這位慕容前輩臉色也更加凝重了,臉上的笑容更是早就沒有,只有深深的忌憚。

「林兄,你看我們怎麼辦?」這個時候賈若男傳音問了起來,知道對方修為不怎麼樣,她也不怕被對方聽到。

林皓明也知道,此時的這位慕容前輩,肯定已經不是那位依舊擁有大神通的存在,只是要說能立刻滅了對方,林皓明在見到其之前手段之下,也沒有十足把握,而一旦動手,的確如對方說的,除非滅殺了他,否則只有等著被連心會追殺這一條路了。

氣氛就這樣,一下子凝固了起來,誰都等著對方下一步反應,可誰都不願意先選擇。

時間一點一滴流逝,林皓明袍袖之中依舊握著一根運晶,迅速的恢復消耗的法力,若是真的要動手,也可以讓自己儘可能多一點勝算。

就在僵持之中,忽然慕容前輩的臉色微微一些泛白,額頭上不禁冒出一些汗珠來,臉色也顯得越來越難看。

「慕容前輩,你好像身上還有傷勢啊1看到這一幕,賈若男笑盈盈的問了起來,媚態洋溢之下,完全看不出這言語如刀朝著對方扎去。

慕容前輩嘴角抽搐了一下,卻沒有回答,此時的他的確有些不好受,之前被雙首火蜥追上,大戰了一場逃到寒圈帶這才擺脫雙首火蜥追擊,可在養傷的時候卻被那兩人盯上,結果又是一場大戰,這分身早在應對雙首火蜥的時候就受傷了,也幸虧如此,在面對那兩個人的時候沒有使出,這才有了脫身逃命的機會,可誰想到會遇到這兩個人。

「你們兩個要做什麼爽快一些,要動手就動手,不動手就給我滾1慕容前似乎也有些忍不住,直接如此喝道。

「林兄,你怎麼說?」這回賈若男已經不再用傳音,直接詢問起來。

其實到了這個時候,就算不動手,林皓明也相信,這位慕容前輩也不會放過自己,其實賈若男比自己看的要更加清楚,在此人之前把眾人當做棄子拋棄的時候,雙方就已經沒有化解的可能了。

林皓明沒有回答,雙手掐動法訣,頓時一股黑氣籠罩全身,緊接著化為了天魔之軀。

「啊!魔修功法,你才入虛界竟然就會魔族功法1見到林皓明魔化的樣子,慕容前輩臉色微微有些變了,眼中的警惕之心也更強了一些。

林皓明則二話不說,拳套戴在了手上,身形一閃,直接朝著對方面門砸了上去。

林皓明動手的同時,賈若男朝著頭頂手帕一點指,錦帕滴溜溜的旋轉起來,灑下了一陣光華,一團祥雲從裡面噴出,一下子把她籠罩住,隨後手腕一翻,一隻瓶子浮現在了她的手中,瓶口朝著跟前一揚,一團火焰噴涌而出,跟著在其法訣催動之下,化為了數個火人,這幾個火人一成形,立刻朝著慕容前輩撲了上去。

慕容前輩顯然不擅長近戰,雖然有所準備,但被林皓明近身立刻被打的只有招架之力,沒有還手之能,隨著火焰人齊上,更加捉襟見肘起來。

眼看著就要敗下來,忽然身上兩聲龍吟傳出,一紅一籃兩條巨龍從他身上竄了出來,緊接著那副之前他動用過的畫卷,也浮現在了頭頂。

這兩條巨龍,藍龍環繞周身,而紅龍朝著林皓明撲來,不但通體火焰大勝,而且五爪劃過,氣勢也相當驚人。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也讓林皓明大吃一驚,不得不暫避鋒芒,而就在這個時候,他聽到賈若男叫道:「我的火靈1

林皓明此刻定睛看去,只見到那幾個火人已經被藍龍噴出的寒氣,全部凍結住了,並且在一聲脆響之中,化為了冰晶徹底消失不見。

賈若男也因此花容之下透出了一絲驚駭和些許畏懼,頭頂上手帕也變得更加光亮,同時身體也徹底隱沒在祥雲之中了。

看到自己寶物厲害,慕容也鬆了口氣,眼中更是透出了一絲兇狠的寒光來,並且毫不猶豫的朝著畫卷一點指,畫卷之中的洪水湧出直接環繞周身,而那兩座山峰則分別懸浮到了他的頭頂,就看他準備對誰壓下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