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魔門敗類>第二千三百七十九章 進階太虛(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七十九章 進階太虛(下

小說:魔門敗類| 作者:驚濤駭浪| 類別:

在地宮深處,有一處天然洞窟,洞窟足有百餘丈見方,洞窟周圍岩壁上,鑲嵌了不少元晶,雖然都是低階的時晶、日晶,但這也說明,這地宮根本修建在了一條元晶礦脈之上。

這洞窟本就是這礦脈核心之處,天地元氣的濃郁,根本不是一般地方可比,只是如今這洞窟,禁制全開,但是在如此情況之下,卻還有無窮的天地元氣朝著洞窟之中涌去。

禁制之外,已經有數個金甲武士守在這裡,他們臉上也都露出了一些驚訝之色,而就在這個時候,兩名女子同時到了這裡。

「翁夫人,石小姐1見到倆女出現,眾人立刻朝著他們行禮。

翁夫人望著洞口禁制,擺了擺手道:「這裡沒你們什麼事情,到外面去守著,這裡結束之前,我不見任何人1

「是1聽到吩咐,一眾金甲武士一起答應,立刻離開了這裡。

「娘,你覺得林皓明會成功嗎?」望著狂湧進去的天地元氣,石若蘭此刻也不再掩飾心中的擔心了。

「據我所知,林皓明之所以答應之前行動,是萬法會有人提供了一枚回夢果,此果對於太虛境以下的修士,能夠讓其在夢中進行各種摸索和嘗試,有此果,以林皓明的才智,至少能夠讓成功幾率提高三成,不過我也聽說他曾經失敗一次,這是要減去一些機會的,估計一半一半吧1

「一半1聽到這個答案,石若蘭臉上的擔憂更多了一點。

翁夫人卻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肩膀,柔聲道:「既然擔心,我們就進去,免得在外面瞎擔心1

「我們進去,這會不會打攪他1石若蘭聽了,更加擔心了。

「這個時候,根本與外界切斷了一切聯繫,除非我們直接對其出手,否則一點微小動靜根本感覺不到了1翁夫人說著,就已經朝著禁制光幕打出了道法訣,隨後禁制光幕顯出了一個缺口,翁夫人帶著女兒走了進去。

進入禁制光幕內,兩女就見到盤膝坐在中間的林皓明,而此刻在他周圍,無數的天地元氣正朝著他體內瘋狂的涌去,整個人在天地元氣注入之下,閃耀起了一層白色的光芒,看上去神聖無比,並且隨著灌注的天地元氣越來越多,林皓明本身散發的光芒也更加耀眼起來。

終於,在兩女等待了好一會兒之後,忽然林皓明身上的光芒一下子收縮凝聚起來,緊接著在眨眼之間,一下子一個在白色光芒籠罩之下的人影一下子在林皓明頭頂浮現而出了。

這人影出現的時候就有數丈大小,通體猶如白玉雕成,臉龐輪廓五官則和林皓明幾乎一模一樣,只是眉宇間多了一隻豎目,頭頂長著一根長角。

「成了,娘,他成了1見到此景,在洞口處站著的石若蘭也不禁有些激起來。

翁夫人握著女兒的手點頭道:「的確成功了,接下來只要穩住法相即可,這一步一般修士都不會有問題的。」

翁夫人話說完之後,隨著天地元氣不停的朝著林皓明體內以及那法相灌注,法相在光芒閃耀之中月變得愈發凝實,同時體型也變得更大起來,片刻之後,就化為了數十丈大小,幾乎頂到了整個洞窟的頂部。

就在這個時候,法相豎目忽然睜開,一道驚人的光芒一下子激射出來,石若蘭看到這光芒,頓時感覺到一陣眩暈,整個人都要栽倒。

翁夫人立刻身形一動擋在了自己女兒跟前,而自己臉上也不禁露出了些許驚容,此法相的強大,竟然可以讓自己神變境頂峰的女兒都如此反應,實在有些超乎她的預料。

天地元氣還在不停的灌入法相之中,不過法相不再繼續漲大,法相的身上卻浮現出了一些深奧的符文出來,這些符文遍布了法相白玉一般的身體,而法相在這些符文時隱時現之下,氣息也變得越發強大起來,甚至一些符文還從法相身上脫落下來,環繞著發現盤旋起來,在發現身後形成了一個光輪,使得法相看上去越發神聖。

就在光輪散發出更加耀眼光芒的時候,法相忽然嘴巴一張一合,竟然口吐人言起來,只是發出的是某種上古咒語,雖然聲音不大,但聽在耳朵里竟然有種奪人心魂的感受。

「娘,我有些難受1石若蘭這個時候,卻被這咒語之聲侵襲,有些經受不住了。

翁夫人見此也不敢有絲毫大意,立刻抱起女兒,身形一閃又退出了這洞窟。只是在出法陣禁制的時候,不免又看了林皓明一眼,心中對其法相之強大,更加震驚了。

雖然兩女退到了禁制之外,可是這咒語之聲只是削弱了一些,依舊沒有消失,翁夫人知道,只要留在附近,依舊會受到影響,無奈之下,只能帶著女兒退到了更遠的地方。

其實此刻不光他們,整個地宮,甚至整個天虛堡都有人聽到這咒語之聲,不過因為洞窟的禁制隔絕了一部分,地宮禁制又隔絕了一部分,傳到天虛堡的時候,已經及其微弱了,但就算如此,也讓不少人大為驚駭。

地宮之內的人,神玄境還好,那些凡人在咒語聲出的時候,就已經昏厥了過去。

地宮之外的人,判斷出是翁夫人居住地宮發出的,倒是沒有人敢來打攪,只是有數個和翁夫人有些交情的大神通之人,發來傳音符,詢問一聲,這異象到底是怎麼回事。

翁夫人接到這些傳音符,在幫女兒穩住心神之後,倒是也沒有隱瞞,立刻直接回復他們,是有人衝擊太虛成功了,而她也相信,發來傳音符的人,很快也會猜出來,也沒有隱瞞的必要。

咒語之聲足足持續了一個時辰,這才突然間戛然而止,那些收其影響的人,這也才從心神激蕩之中解脫出來。

翁夫人則立刻下令,所有人各司其責,至於之前發生的事情不得對任何人隨意提及。

在洞窟之中,此時的林皓明已經站起身,望著身前巨大的法相,心中有種說不出的激動,進入虛界,千年苦修,失敗的經歷,如今終於成功了,而進階太虛,在這虛界之後,自己也算是真正成為能決定自己命運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