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魔門敗類>第二千四百一十章 七星風火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一十章 七星風火陣

小說:魔門敗類| 作者:驚濤駭浪| 類別:

「這其中荒古天是原來旭日部的人,在我還沒有到這裡的時候,就已經早早叛逃出旭日部,當然那個時候他還是神玄境,所以沒有太多的影響,我也是後來才知道的,至於吳長源,此人曾經有過見死不救的行為,多年前魔族趁著禁制大削弱時期,進攻我們這裡的時候,曾經眼睜睜的丟下過同伴逃走,對了他本來也不是同心盟的人,而是雙雄會的人。」端木娉婷解釋道。

「既然如此,那個富寬和柳怎麼會找到他們?」林皓明疑惑的問道。

「呵呵,這件事想想其實也很簡單,富寬和柳本身實力足夠壓制他們,而他們只是需要幫手,牽制那毒蛟,而富寬為何願意和我們合作,其實也是因為我們是外來者,喧賓奪主的可能相對較小,付出的代價也更小一些而已。」端木娉婷道。

「這麼說倒也有些道理,想來富寬和柳那邊和那兩個傢伙的分成也不一樣。」林皓明點點頭道。

「多半是這樣,所以不管怎麼樣,我們還是小心一些的好,好在我這次修為有所突破,而林老弟又不是一般修士,就算他們真的和我們鬥上了,我們也不會害怕的。」常緣這次進階之後,信心也足了不少。

接下來端木娉婷又說了不少打聽到的消息,也讓林皓明有更多的準備,畢竟每一次出去都是冒險,只有做到小心謹慎這才能避免意外發生。

雖然和林皓明早就見過面,但柳聯繫林皓明,還是在出發前一天,一行七名太虛境修士也攪艘黃穡而對於林皓明帶著寒凝香,富寬等人顯然也都聽柳說了,也沒有太過在意。

從堡中出發,抵達虛海的海邊其實並不需要多久,眾人都乘坐富寬的一條飛舟。

這飛舟外形就像是一條龍舟,傳聞是用某一條蛟龍的龍骨煉製而成的,飛遁的速度倒也不慢。

進入虛海,一般有兩種手段,一種就像是林皓明等人,直接乘坐飛舟或者索性自己飛遁進入虛海之中,而這一般都是太虛境的高階存在,因為深入虛海就會遇到虛海之中的飛禽,若是沒有太虛境實力,在這種地方飛遁,那絕對和找死差不了多少。

其次,就是坐船出海,這大多都是一般神玄境修士選用的手段,而且大多在距離岸邊不遠的近海區域遊盪,尋覓一些海獸捕殺,而海船相對來說也都是煉製過的,船上還有能威脅到太虛境的滅魔元晶炮,安全上似乎也要更有保障一些,當然這也是對神玄境修士來說的。

林皓明等一行人因為從屠魔堡出發,所以很快就到了屠魔堡附近最大的港口上方,在這裡,千丈以上的海船比比皆是,甚至還有一些人馴養的海獸趴伏在水邊或者直接就在岸邊懶洋洋的曬著太陽。

「沒想到這港口都有這麼多人,幾乎算是一座小城了1雖然眾人在港口掠過,但也足夠讓林皓明看清大致情況了。

富寬身為地主,笑著說道:「我們這裡和誅魔堡那邊都是一樣的,畢竟虛海雖然危險,但也給我們提供了大量的資源,如果沒有虛海,恐怕不少人都無法進階太虛的。」

「富道友說的不錯,我們這次不也是到虛海之中獲取東西的嗎?」柳也適時的補充道。

「富道友,竟然我們已經進入虛海之中了,道友是否也該把具體怎麼對付毒蛟說出來了?」端木娉婷則很快把話題引到了最關心的地方。

富寬看似憨厚的笑了笑道:「這個當然,其實那地方以我們現在前進的方向,沒有阻隔的飛行,也就半個多月的時間,當然實際上不可能這麼順利,三天後就會有各種飛禽出沒,我們也必須飛的距離海面更近,速度也需要降下來,而且貼著海面飛,也要防範虛海之中的海獸襲擊。」

「這個我們都了解,那毒蛟到底有些什麼神通?」端木娉婷追問道。

「毒蛟的神通,主要是毒霧攻擊,此外本體皮糙肉厚,一般法寶對其沒有多少用處,而且因為是水生毒蛟,本身也具有一些水屬性神通,不過不管是水屬性神通還是毒霧,我們用火攻也就沒有問題了,這次之所以找了連我們在內七人一起行動,主要也是因為,我早年得到一套七星風火陣,此陣需要七名修為差不多的修士齊心協力,一起施展七星珠對敵,被困在此陣之中,就算修為高一個中境界,也別想討好,更別說那毒蛟正好是產下後代最虛弱時候,又有屬性上克制,所以對付那毒蛟可以所,只要沒有大的差錯,應該是沒有問題的。」富寬得意的說道。

「我就說富道友為何如此信心十足,果然你早有準備。」端木娉婷彷彿早有預料一般。

「嘿嘿,這七星珠也是我好不容易得到的,雖然法陣領悟對我們這個等階修士來說不難,但七星珠卻並不容易煉製的,我也不想輕易顯露寶物,這次行動,希望大家也不要把我擁有這一套七星珠的事情泄露出去啊1富寬笑呵呵的表情之下,卻帶著一絲警告。

林皓明聽到七星珠的時候,心中也是一動,這七星風火陣在百里鳳家族之中法陣記載之中也有,而且可以說只是七星陣之中演變出來的一種,除了七星風火陣之外,還有七星天雷陣、七星玄冰陣等等,而最為關鍵的就是七星珠,不過此法陣必須要有七個人聯手才能布置,林皓明自己除非能修鍊出六個分身,否則這法陣雖然威力純粹,但卻對個人來說,沒有太大效果,但如今有機會參與,倒也是一次不錯的體驗。

富寬倒也沒有吝嗇,很快就把這法陣運轉之法告訴了林皓明等人,讓眾人一起參悟。

林皓明拿到法陣的操控法門時候,心中卻微微一動,因為這法陣明顯並不完全,看來這富寬果然還是留了一手。

富寬這個表面看似大大咧咧,並不如柳那般咄咄逼人,實際上卻是一個心機更深之人,也讓林皓明對此人警惕之心更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