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魔門敗類>第二千五百九十四章 神秘蟲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五百九十四章 神秘蟲獸

小說:魔門敗類| 作者:驚濤駭浪| 類別:

三天後,三道遁光一起從天甲關的內城飛遁而出,穿過法陣之後,一路朝著北方急速而去。

這三道遁光自然就是林皓明、食元以及擎天了。

三天前林皓明和鐵金離開議事大殿之後,鐵金的確馬上安排好了人族百萬大軍進駐的事情,甚至還特意讓林皓明在幾處駐地隨意挑眩

林皓明於是讓殷懷稍加觀察,選擇一個最容易保命的地方駐守。

選擇好駐紮之地后,林皓明就把兩位副帥,兩名副軍長以及三名師長聚集起來,簡單的開了個會。

眾人得知林皓明是為了一眾將士不需要在外城和蜉蝣族大戰,這才冒險去協助守衛金甲關,對林皓明也是心生感激,不過眾人也對林皓明充滿信心,畢竟之前大戰,讓這些人對林皓明猶如和當年謝若蘭一樣,有種盲目的信任,就算是殷懷也是一樣。

林皓明並沒有解釋什麼,並且把泰麟也留下,並且高階廖青和殷懷,若是有什麼事情,可以讓泰麟幫忙出面,否則就不要打攪她修鍊,畢竟在這地方,如果沒有一名太虛境等階坐鎮,說不定是要吃虧的。

至於泰麟這邊,因為不知道蜉蝣族狀況,對林皓明也信心十足,也答應了林皓明的意思。

在安頓好了人族子弟之後,林皓明又在城中轉了一圈,發現這天甲關居然坊市還正常開放,只是如今的物品價格比平時至少翻了一番,特別是療傷的丹藥,貴的嚇人。

見到這般情況,林皓明就知道,這是背甲族發戰爭財,彌補這次損失,自然也失去了在這坊市搜羅一些物品的念頭,只是稍加靜修了一天,就和會和一起出發了。

雖然擎天和林皓明依舊有矛盾,但是此刻因為要一起完成任務,兩邊至少不會自相殘殺,只是飛遁的時候,有意分開,於是食元就成為了中間人。

食元其實也看出這點,所以在飛了一段距離之後,就直接開口道:「我說你們兩個,以前的矛盾最好放下,否則面對蜉蝣族的時候,可別反而一不小心斷送了自己的小命。」

「食元道友放心,對了,食元道友以前有和蜉蝣族交手的經歷嗎?」林皓明詢問道。

「呵呵,還是林道友細心啊,這交手自然是有的,兩千多年前蜉蝣族攻打蛇尾族的時候,我曾經也作為饕餮族的代表,馳援過蛇尾族的,還滅殺了一名蜉蝣族的長老,也是那次大戰,我得到了一些好處,這才進階到了後期境界1食元頗為得意道。

「蜉蝣族可有什麼特點?」林皓明繼續問道。

「特點?每個蜉蝣族長老都有些自己手段,不過要過共通的特點那就是速度快,蟬翼族本來就是以速度見長的,蜉蝣族應該說是其中佼佼者,所以與之交手,速度是關鍵,如果能斷了對方蟬翼,真正肉搏的話,就不是對手了,當然蜉蝣族人也知道這一點,所以在這方面他們有不少手段,蟬翼重生速度也比一般斷肢重生要快許多。」食元沒有隱瞞的說道。

食元介紹這些,擎天雖然沒有發問,但也聽的仔細,畢竟多知道一點,對自己保命來說也多一分機會。

金甲關,並非有天甲關那般是一座大城,事實上此關扼守在名為黃金山谷的谷口,整座黃金山脈被布下了巨型的禁空禁制,就算蜉蝣族依靠身體天賦能夠飛行,但速度也會慢很多,而偏偏這黃金山脈本身被一股金黃色的古怪霧氣籠罩,這霧氣蘊含舉動,特別對於蜉蝣族來說,毒性更是猛烈,若是要翻過黃金山脈,那和找死差不多,甚至背甲族只需要排除一支高手組成的軍隊,稍加攔阻一下,大軍就會被黃金山脈給滅掉。

穿過黃金山脈唯一的通路就是黃金峽谷,不過在許多年前,這裡就被背甲族人修建了三道百丈高城牆作為重要的把守關卡,而金甲關的歷史,也比其它關口要早的多,是背甲族最早抵擋蜉蝣族的防線之一。

此時的金甲關之中,作為把手此關的主帥,鐵刑臉色難看的站在關隘城牆之上,不少背甲族的煉器師和陣法師正在加緊對城牆和法陣進行檢測,城牆上一門門魔晶炮也在進行檢查,而就在對面,無數的蜉蝣族大軍,已經在長達三百多里的峽谷口一線排開,隨時都會發動攻擊。

這個時候,一個身材嬌小的女子,此刻緩緩飛落到了城牆之上,環顧了一周道:「鐵刑道友,之前貴族大長老不是已經傳訊過來,會有數名魔帥等階修士過來馳援,現在大半個月過去了,怎麼人還沒有到?」

「聆琴道友放心,援手之人肯定會到的,就算真的沒有趕到,有我們在,對方也沒有那麼容易一下子就攻破金甲關的,當然,若是實在無法守住,我們也沒有必要硬抗,我師弟已經按照大長老命令,在峽谷兩側布置好了,真的守不住,直接發動地裂大陣,把這條黃金通道給毀了,蜉蝣族就算清理通道,至少也要一年半載的時間。」鐵刑為了穩住這位魔音族的援兵,不得不把一些隱秘也告訴了她。

「我說令師弟怎麼突然離開這裡了,原來是執行此任務去了1聽到這些,聆琴果然臉色緩和了許多。

「咦,鐵刑道友,那些是什麼?這種魔蟲,我們以前好像沒有見過啊1就在這個時候,聆琴忽然指向了幾隻足有數丈大小,通體半透明,卻又散發七彩光芒,彷彿彩虹凝聚的魔蟲說道。

「咦?這東西的確古怪,陣法師把法陣開啟,轉化為玄火罩1鐵刑立刻吩咐起來,越是沒見到過的他也越是小心。

隨著他的命令,陣法師立刻開始變動法陣護罩,頓時一層通體火焰附著的光幕耀眼的浮現在了城牆之前。

就在法陣激發的同時,蜉蝣族大軍也動了,而且並沒有再試探,而是一下子就全部沖了上來。

如此衝鋒讓城頭上的鐵刑和聆琴都大為意外,可就在他們疑惑的時候,那些彩虹般的蟲獸竟然已經撞上法陣護罩,而讓他們吃驚的是,這些蟲獸撞上之後竟然好似扎入水中一般直接穿透了進來,法陣竟然一點作用都沒有。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