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魔門敗類>第二千五百九十五章 留下應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五百九十五章 留下應戰

小說:魔門敗類| 作者:驚濤駭浪| 類別: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1鐵刑難以置信的叫道。

此時那些蟲獸直接穿過法陣,隨後裝在城牆之上,緊接著城牆直接炸開了一個大缺口,而只要被那炸開的七彩光點沾到,瞬間就會猶如碰觸了最可怕的劇毒一樣爆炸開來。

「用魔晶炮把那些蟲獸給打下來1鐵刑立刻大吼道。

如果一開始他就命令,或許還真能打下不少,可現在城頭上已經到處在發生爆鳴之聲,哪有可能再有效的去擊落那些蟲獸。

與此同時,外層的光罩也爆發出了一陣轟鳴,只見到一枚漆黑的晶珠落在法陣光罩上,隨後在幽黑的光芒爆發之下,光罩竟然硬生生的被破開了一個缺口,雖然缺口不大,只有數丈大小,但缺口行程之後,立刻幾個蜉蝣族的太虛境魔帥就飛遁了進來,同時那些被培育出來的太虛境魔蟲也跟著沖了進來。

如果沒有之前破壞,就算對方破開一個缺口,自己這邊也有足夠的力量賭注缺口,甚至對方太虛境魔帥想要進來,還要嘗嘗對準缺口上階魔晶炮的滋味,可現在亂成一團,鐵刑也沒有了辦法。

「退,退到中牆去1鐵刑知道這裡守不住了,沒有絲毫猶豫,就下達了命令,而下令之後,他和聆琴就立刻朝著後方飛遁而去了。

三名蜉蝣族太虛境修士一見到,立刻帶著數只太虛境的蟲獸追擊他們,顯然他們也知道,比起奪下這第一條城牆,滅殺那兩個太虛境修士,更加的重要,畢竟若是能滅掉他們,那麼一些秘密也可以保住,之後的大戰還能夠起到出其不意二等效果,節省不少人員損傷。

鐵刑和聆琴意見後面追兵,逃的更快了,可惜鐵刑雖然是返虛境修士但並不擅長遁速,反而聆琴遁速不慢,竟然和他差不多,只是如此一來,比起以速度見長的蜉蝣族來說,兩個人都被追上的可能實在不校

這個時候最好的辦法就是其中一人願意自我犧牲,從而能救下別人,可惜兩人根本不是同族,怎麼可能為了對方犧牲自己。

金甲關三道城牆,兩道分別就建在兩處谷口,一道修建在峽谷之中最窄和險要的中間地段,兩邊間隔都有萬餘里。

此時要逃到萬餘里之外,對比追擊自己的敵人速度,都不禁感到有些沒有把握。

「兩位還要逃嗎?」就在遁出一半路程之後,速度最快的那個蜉蝣族修士在已經接近百丈距離后,忽然催動了某種秘法,速度驚人一下子又快了三分,如此一來兩人已經確定,根本不可能在對方追擊下逃回去了。

「聆琴道友,你若是拖住他們片刻,我回到後面,立刻就帶著人來救你,否則我們兩個肯定都無法逃出生天,道友應該明白,只有我能指揮的了其他人,若是道友呼叫援兵,未必能來的1鐵刑這個時候傳音叫道。

聆琴值得鐵刑說的沒有錯,只是讓自己一個人對付對方這麼多人,就算對方真的能帶人來,能否支撐住還是兩說,但這似乎也是唯一的機會了,讓鐵刑抵擋,她相信對方絕對不會答應了。

「好1聆琴咬牙答應了一聲,眼中卻已經抱有必死決心。

見到她答應了鐵刑也送了口氣,而聆琴忽然停下遁光,一揚手,一面古琴出現在了手中,在催動這魔寶之前,她自己卻先朝著自己心口猛的一錘,一大口精血噴吐在了古琴上,同時背後光芒一閃,七根七彩的光絲浮現而出,隨後竟然和她手中古琴融為一體,化為了七條琴弦。

追擊的蜉蝣族魔帥見到此景也大為驚訝,魔相他見過不少,但除了魔器族之外,極少有自身魔相和手中寶物可以融為一體的,難道眼前之人是魔器族的修士不成?

就在他懷疑的時候,聆琴卻已經波動了琴弦,隨著琴弦的跳動,追來的不管是修士還是蟲獸,彷彿一下子腦袋裡炸開了一般,神魂難以忍受的疼痛讓他們一時間都無法集中精力。

就在這個片刻,一首猶如高山流水一般寧靜雅緻的曲子,卻忽然出現在了耳邊,舉動蕩然無存,有的只有一種說不出的寧靜。

「**手段豈能迷惑我直鮫1就在這個時候,那名遁速最快的蜉蝣族魔帥一聲大喝,緊接著口中發出了一陣古怪的音波,頓時其他兩名同伴,以及跟來的幾隻蟲獸,一下子也清醒了過來,立刻朝著聆琴撲了上來。

聆琴怎麼都想不到,自己的手段竟然只能迷惑對方片刻,無奈之下只能忽然十指飛速的波動琴弦,頓時琴弦彈動之間,音波竟然凝聚出了無數刀劍朝著敵人斬殺過去。

「雕蟲小技1為首的蜉蝣族魔帥,再次發出了一聲古怪音波,伴隨著聲音,那凝聚出來的刀劍,瞬間粉碎開來,竟然一點用處都沒有。

見到這一幕,聆琴幾乎都要絕望了,一咬牙,把手中古琴豎了起來,一把抓住七根琴弦,一下子直接扯斷寄了出去。

這七根琴弦光芒一閃,隨後又重新凝聚,化為了一面大鼓,而聆琴手中的無弦之琴也光芒一閃化為了鼓錘,聆琴沒有絲毫猶豫,直接朝著大鼓敲了下來。

伴隨著「咚咚1的聲響,整個大地都彷彿震裂了一般,周圍的山石更是開始滑落,山壁出現了巨大的裂縫。黃金山脈金色的霧氣也伴隨山石落下,聆琴這舉動,分明就是打算和對方兩敗俱傷。

「哼1直鮫冷哼一聲,直接朝著聆琴激射而去,而跟隨而來的蟲獸,在兩外兩名蜉蝣族魔帥帶領之下,朝著一旁山壁噴出了一股股黃色的光芒,這光芒似乎有收縮凝固山土的作用,在光芒噴出之後,山石的滑落就立刻被制止了,與此同時,直鮫也殺到了他跟前。

聆琴見到這一幕,下意識的把手中鼓錘砸向了直鮫,直鮫卻只是看似輕描淡寫的一抓,竟然就牢牢的把鼓錘抓住了。

見到這一幕,聆琴朝著大鼓噴出一口精血,大鼓頓時再次化為七根琴弦,朝著直鮫纏繞而去。

可惜,聆琴的動作實在有些太慢,在琴弦纏繞還沒有繞過去的時候,人卻已經消失了,在出現已經到了聆琴背後,並且一把抓住了她的腦袋。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