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魔門敗類>第二千五百九十六章 救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五百九十六章 救人

小說:魔門敗類| 作者:驚濤駭浪| 類別:

「是魔音族聆琴長老吧1感受到自己頭頂的手掌,隨時可以要了自己性命,聆琴只感覺到從未有過的恐懼籠罩在了自己身上。

「是又如何?」聆琴咬牙反問道。

「如果我沒有記錯,閣下是魔音族族長的孫女吧?」直鮫問道。

「是又如何,閣下不會覺得拿我來要挾魔音族,魔音族就會退兵?要知道,類似我身份的魔音族長老,還有至少四五位的1聆琴咬牙切齒道。

「嘿嘿,你的確說的不錯,不過作為一個戰俘,甚至把你帶到天甲關前祭旗,想來也能給關內的人一些震懾吧?」直鮫大笑道。

「直鮫長老說的不錯,可惜讓鐵刑跑了1此刻另外兩個人也飛遁過來,沒有了聆琴,一旁的山石也不會再掉落了。

「鐵刑修為本來就不比我低,跑掉也不算我們有錯,我們回去吧,走完了說不定鐵刑會帶著其他人回來救她的1直鮫單手朝著聆琴一按,一道禁制打入她體內,頓時讓她整個人法力為之一凝,隨後被他丟向了幾隻蟲獸。

其中一隻蟲獸六足抓住了她,口器之中隨後又噴出了一條絲線,把她牢牢的纏繞住了。

到了這個時候,聆琴真是絕望了,甚至望著近在咫尺的這蟲獸,下意識害怕對方會不會直接把自己給吃掉,那猙獰恐怖的樣子,要不是聆琴被絲線纏住,身體肯定已經顫抖起來了。

可就在她絕望的時候,直鮫卻忽然大吼道:「不好1

就在他吼聲起來的時候,一隻巨足從金黃霧氣籠罩的地方浮現而出,隨後直接落了下來。

「碰1一聲巨響穿來,此刻直鮫等人才發現,根本不是什麼一隻巨足,而是一名巨人族的修士,化為了百餘丈巨大身形從山峰之上跳下來。

比起蜉蝣族,霧氣雖然對其它各族也有劇毒,但到了太虛境已經不會過於畏懼,短時間停留其中並沒有什麼問題,而這也讓他們幾個疏忽了。

隨著巨人族一腳踏下,三人和蟲獸下意識的分散到了各處,就在這個時候,又有三道身影從巨人族頭髮之中鑽了出來,一人直接撲向了直鮫,一道撲向另外兩名蜉蝣族魔帥,最後一人朝著抓住聆琴的蟲獸而去了。

聆琴只見到飛來之人,一閃就到了跟前,並且隨手一揚,一道墨色絲線劃過,隨後抓住自己的蟲獸六足就被全部斬斷了,與粗同時,魔蟲朝著對方噴出一道綠色毒液,卻被對方一股奇寒的白焰一卷消失不見了。

這出手救人的,自然就是林皓明了。

一行三人感到這裡之後,就得到前方蜉蝣族大軍已經開始攻打的消息,雖然一到這裡就遇到蜉蝣族攻打關卡有些晦氣,但還是打算先到前方去看看,誰想到飛過中牆不久,遇到了逃命回來的鐵刑。

鐵刑看到馳援的三人,也是大喜,立刻就把後面追兵的事情說了出來,聽到只是一名返虛境蜉蝣族魔帥帶著兩名清虛境的下階魔帥和幾隻魔蟲,應該不是四人聯手的對手,加上交戰的地方本就距離中牆不過三四千里,真有意外也能逃回來,於是就過來馳援了。

在發現對方的時候,正好見到聆琴被抓,幾個人倒也不好冒失的直接衝上去,以免對方那聆琴做人質,使得眾人投鼠忌器,於是就決定藉助霧氣偷襲,把人救下來再說。

此時,林皓明一把抱住了聆琴,同時手上沒有停歇,隨著手一張,放出的白焰一下子朝著那蟲獸噴涌而去,那蟲獸本就被突然砍斷六足,一下子就被白焰包裹起來,片刻后就化為冰雕落在了地上。

旁邊另外兩隻蟲獸立刻朝著林皓明撲過來,結果半路上一隻巨掌落了下來,逼得兩隻蟲獸只能散開。

林皓明則身形一閃逃出戰團,同時墨色絲線在聆琴身上劃過,把綁住她身體的絲線都切斷了。

剛剛已經陷入絕望,結果轉而被人救了,望著這個親手救下自己的人,聆琴心中說不出的激動,不急著讓對方解除禁制反而問道:「多謝道友相救,不知道道友尊姓大名,聆琴沒齒難忘1

林皓明沒有說身份,反而此刻發現了對方身上禁制稍微有些麻煩,於是道:「聆琴道友身上被種下禁制,一時半刻無法解開,我也不好只護著道友,如此一來對方就會有人逃掉了,只有得罪了1

林皓明說著,一翻手一條繩索出現在了他手上,隨後直接把聆琴纏在了自己背後。

因為要應敵,繩索自然纏繞的很緊,聆琴只感覺到自己胸口緊緊的貼著這個剛剛救下自己男子強壯的背脊,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從心底深處被點燃了,雖然無法動彈,但卻有種說不出的舒服。

林皓明卻不知道,自己的行為竟然讓這位魔音族長老產生了異樣的感覺,此時的他身形一閃,就到了數百丈外地方,雙手一撮,一股白焰直接把前方道路封死,堵住了一名真要往回逃的蜉蝣族長老。

那名蜉蝣族長老似乎也頗為畏懼林皓明寒焰,但也更不想和林皓明交手,一掐法訣,頓時身體散發出一股金光來,而且這金光讓人十分刺眼,而在金光消失之後,竟然分化出了數十個一模一樣的人來,根本讓人無法分別,並且立刻朝著四面八方逃竄出去。

林皓明見到之後,卻冷笑一聲道:「雕蟲小技,也想魚目混珠,真是不知死活1

林皓明說話的瞬間,眉宇間就浮現出一隻豎目,光芒一閃之下,身形也一閃到了一名往斜側飛遁的人影前,一掌拍出,一隻巨大的手掌浮現而出,朝著他壓了下去。

見到自己分化之術竟然被對方一下子識破了,那修士也大為吃驚,要知道,他故意往這個方向跑,也是料定對方在不知道真身情況下,一定會優先堵截逃走通道的。

此刻他不敢在有多餘想法,一張口噴出了一面石盾,雙手牢牢的抓住石盾,在光芒閃耀之下,石盾化為數丈巨大,並且表面浮現出密密麻麻的錐刺來,而他自己身形也在光芒閃耀之下粗大了一圈,準備好了接下這一招。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