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魔門敗類>第二千六百零四章 得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六百零四章 得手

小說:魔門敗類| 作者:驚濤駭浪| 類別:

「啊1在這個時候,林皓明一聲大吼,自己化為了天魔之軀,法力一下子也爆發出來,寒焰珠飛到頭頂,朝著四方用處白色火焰,因為是寒焰,此時和玄天冰蠶的寒氣融為一體,抵擋這股壓力,而他手動作更快了。

「去死1見到林皓明竟然還能施法抵擋,虯邑自身融入道魔相之,隨後蟬翼又一次揮動起來,林皓明頓時感覺到壓力更大了。

「開1林皓明又一聲大吼,背後光芒一閃,太虛魔像也隨之浮現而出,魔相一處,頓時頭頂長角金光閃耀起來,緊接著通體化為金色,兩手朝著四周猛的一張,一股強大的氣息爆發出來,把已經快要不支的寒氣屏障重新穩固了下來,並且還略有往外推的意思。

「天魔df,你是天魔族人,你不是人族修士?」虯邑望著林皓明魔相,驚駭的叫了起來。

林皓明卻沒有理會他,最後一道法訣打出,忽然一股赤光從他跟前閃耀起來,並且一下子擴散開來。

林皓明知道法陣已經徹底激發,也沒有要和對方在這裡死拼的意思,魔相頭頂金角朝著前方一下子射出一道金光,金光瞬間把強大空氣牆打穿了一個洞,林皓明一收六條玄天冰蠶,立刻從裡面遁了出來。

林皓明出來之後,一揚手,把肉翅都已經破損的飛天魔屍也收了起來,隨後要遁走。

虯邑忽然身體光芒大盛,一對蟬翼一下子化為兩雙,一起閃動起來。

林皓明頓時感到,四周的空氣一下子變得粘稠起來,想要飛遁,可速度驚人好像在水一般,根本不可能快起來。

這是太虛境和返虛境的差別嗎?傳聞太虛境已經觸及到了一絲法則的邊緣,在催動法相和魔相的時候,雖然還無法改變一絲法則,但是卻可以引用一點法則的規律了。

這好像原始人無法製造刀槍,但卻不礙他們能撿起石頭、樹枝作為武器,這起赤手空拳要強大了許多。

感受到這種差距,林皓mngxn也是駭然,本來的打算難道因為對太虛境的陌生,結果要隕落在這裡?

對方能驅使的是風,那麼?

林皓mngxn一動,頓時浮現出一對虛化羽翅,緊接著本來變得好像粘稠的空氣一下子沒有了阻隔,林皓明頓時化為一道光絲遠遁而去了。

「這怎麼可能1見到林皓明竟然此遁走,虯邑也驚駭萬分,望著已經激發的法陣,立刻決斷道:「追去,一定要滅殺此人1

剩下的四名長老都是輔助虯邑的,虯邑既然命令追擊林皓明,他們自然立刻跟著虯邑追擊下去了。

在這一追一逃的時候,以法陣為心,整個黃金通道兩側的懸崖浮現出了一條條的紅線,這些紅線好像蜘蛛一樣,在急速的遍布整個峽谷。

「族長,虯邑他好像事敗了1此刻望著前方激烈的大戰,一名蜉蝣族女性長老出現在一個眼窩裡空蕩蕩的老者之前。

「我已經感覺到了,對方大陣已經激發了,對方能擒下直鮫,我以為是食元和另外兩個人聯手,現在看來,那個消失人族食元更加厲害,我沒記錯他應該叫林尋,謝若蘭的夫君?」

「是,虯邑長老的實力,絲毫不在我之下,而且還有四名普通長老協助,埋伏之下進入還讓對方得手,對方的實力至少不在蒼玄之下了。」女子雖然這麼說,但口氣還是有些不敢相信。

「蒼玄的實力雖然你和虯邑強一些,但也強不出太多的,既然法陣已經被啟動了,我們退吧,反正背甲族不是我們真正主攻的點,既然通道要被封,你帶著人手悄悄的去蛇尾族那邊吧。」蜉蝣族族長淡淡的說道。

「是,族長1女子沒有多說,隨後消失在了他身邊。

「等一下1蜉蝣族族長忽然開口道。

「族長還有什麼吩咐?」剛剛消失的女子,立刻又重新出現在他跟前。

「人族林尋!看來人族還真有崛起的資本,可惜如今時間對你們一族已經遠遠不夠,只憑你和謝若蘭兩個人,根本不夠,反而他們的野心會助長同盟內亂,讓虯邑不要殺他,讓他溜掉好了1族長吩咐道。

「讓他溜掉,我立刻傳訊通知他1女子聽了再次消失在了原地。

林皓明遁速很快,但是蜉蝣族本來是以速度見長的,沒多久已經距離林皓明不到百丈了。

可在這個時候,林皓明卻忽然一下子沉入到下面的山谷之了。

「怎麼回事1見到這一幕,幾名蜉蝣族長老都大為驚訝。

「應該是這小子,在下面布置了法陣,此人倒是機靈,在這裡留下後手1虯邑目光閃動之下,立刻明白林皓明用意。

林皓明此時身處八門天鎖陣之,望著懸浮在外沒有立刻進入法陣的幾人,心理倒是有些意外,對方竟然沒有一頭扎進來。

如果對方守在這裡,再傳信招來一名太虛境,那真不好辦了!林皓mngxn有些擔憂道。

人擔憂什麼,越發容易發生什麼,法陣之的林皓明很快見到虯邑取出了一塊玉符,說了一些什麼。

這玉符明顯是萬里傳音符,在一定距離之內可以隨意傳信的,看來對方真的打算把自己留下來了。

既然如此,林皓mngxn琢磨,是否要在對方援兵趕到之前先動手,雖然那虯邑厲害,可全力一拼也不是沒有機會,而且自己的功德珠明顯也有一些克制對方的手段。

在林皓明這麼想的時候,虯邑卻和身邊幾個人說了什麼,隨後居然直接遁光迴轉,朝著來路飛遁而走了。

虯邑的舉動讓林皓明感動有些驚訝,他如今可是用天魔眼一直監視對方,遁走的的確是虯邑既然,不可能是幻象或者分身之類的,周圍也沒有分身,至少自己在這裡布置法陣,早把這位情況檢查過了。

難道是因為法陣激發之後,蜉蝣族本身出現狀況,無法派人來,他也不想耗下去?

林皓明一時間有些想不通,但是對方既然這麼做了,他也不打算停留,立刻收起法陣,駕馭遁光朝著遠處飛遁而走了,而足足飛遁萬餘里也沒有發現有追兵,林皓明這才安心下來。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