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魔門敗類>第二千六百一十三章 決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六百一十三章 決心

小說:魔門敗類| 作者:驚濤駭浪| 類別:

「看來許前輩是早就猜到我會來找你的,如此說來,她在下界的那些事情,也只是布局,或者為了瞞過某些人1林皓明聽到這些實在感到有些震撼,不禁聯想到更多了。

「有些事情我也不知道,師尊沒有對我說太多,唯一告誡我的,就是飛升之後儘可能強大起來,想要永恆不朽,是需要強大,而強大則需要付出的,1謝若蘭大有深意道。

「你說天池聖母會是上一個鴻蒙宇宙過來的嗎?」林皓明問道。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1謝若蘭搖頭道。

林皓明也看出來,謝若蘭知道的並不多,不過她似乎對此堅信不疑。

「其實這件事現在和你說,的確有些太早,畢竟無法求證,而且我們現在連一個小小的乾州都沒有拿下,師尊的第一步就是要我達到執掌魔界,然後才有可能考慮兩界統一的事情。」謝若蘭無奈道。

「執掌魔界,許前輩還真敢開口1林皓明聽了也不禁自嘲了起來。

「進階天合,這本不久是我們首先要達到的目的嗎?」謝若蘭倒是對此並沒有在意。

「說的也是,看來許前輩傳給你這功法,恐怕也是這功法對於靈丹妙藥的需求極低,真正需要的只是強者精血,但這種奪取他人而強自身的手段,總讓我感覺霸道。」林皓明有些不安道。

「你覺得我們只是一枚棋子?」謝若蘭問道。

「是與不是現在都已經無法回頭,難道我們可以停止修鍊?就算我能做的,你也已經無法做到了1林皓明苦笑道。

「是啊!除非進階天合,否則我只能依靠奪取1謝若蘭苦笑道。

謝若蘭說出這話之後,兩個人都沉默了。

許久之後,林皓明這才先深吸了口氣道:「你進階太虛,本身是開心的事情,沒想到只是問幾句話,就變成這樣。」

「只要是人就會為了生存掙扎,我一輩子都在掙扎,但只要還沒有死,那就依舊有生存希望,依舊可以繼續掙扎1謝若蘭堅定道。

聽到這話,林皓明再次望向謝若蘭,發現她血紅色的眸子中,此刻再也沒有一絲猶豫,一絲彷徨了。

「若蘭,你說的很對,現在事情不明白,那麼就讓我們進階天合再去弄明白,天合不行,那就成就所謂的混沌之境1感受到謝若蘭的決心,林皓明也不禁被感染了,一種堅定的信心再次回到身上。

自從進入魔界之後,林皓明總是在猶豫,總感覺有些對不起在天界的人,可現在他再也沒有彷徨了。

「若蘭,我已經給你準備好了太虛大殿,還有半個月就要舉行,如今賓客已經雲集,我這才來扣關的1林皓明總算說出來最初來這裡的目的。

「難怪我感應到不少強大氣息,不過也沒關係,對了,之前蜉蝣族入侵,事情怎麼樣了?。」

「這件事說來有些意外,本來我是打算看看局面的……」林皓明把大戰的事情說了一遍。

謝若蘭聽了,沉默了好一會兒這才道:「蜉蝣族高層很有腦子啊!不過這樣也好,我們趁亂也能擴張一些地方,畢竟我現在進階太虛,應該也有資格能多撈一些地盤了1

「關於這件事,有件事情我必須說一下,天魔族皇長女魔馨來找過我1林皓明說道。

「你按照你的計劃做了1謝若蘭問道。

「不錯,現在對方把我當成魔昆的兒子了,以後我修鍊天魔df的事情,也不再成為一個麻煩,反而可能會利用天魔族,而且天魔族比我想象中要強大很多。林皓明跟著把自己知道的一些東西都說了出來。

等林皓明說完,謝若蘭也思索道:「找你這麼說,天魔族想要重新崛起的野心不小,如果沒有魔王存在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看來天魔族的確藏的很深,要不是你讓對方相信了你的身份,恐怕我們也猜不到這些。」

「是啊,就是現在她故意把聆琴在我身邊,有些不方便1林皓明有些無奈道。

「有什麼不方便,娶了她便是1謝若蘭道。

「什麼1林皓明懷疑自己聽錯了,反覆望著謝若蘭,不禁感到有些震驚了,這還是謝若蘭會說出的話嗎?

「你很吃驚我會這樣想?」謝若蘭望著林皓明問道。

林皓明同樣望著她,但很快似乎明白過來了,苦笑道:「當初你離開我,也只是找了一個借口,事實上對你來說最重要的還是大道,如今既然娶了她對我們大道有幫助,自然也沒有問題了。」

「你很失落,覺得自己在我心目中沒有那麼重要?」謝若蘭問道。

林皓明沒有回答,只是心情的確很沉重。

看到林皓明如此表情,謝若蘭也輕嘆了一聲道:「知道當初為何我會離開你嗎?」

「難道剛才的答案不對嗎?」林皓明問道。

「我知道,我無法照顧好你,你是唯一能讓我牽挂的人,而敖柔卻能幫我照顧好你,如果換一個人,或許我未必……」

謝若蘭說道這裡,聲音一頓,再也說不下去了。

林皓明也不禁深吸了一口氣,跟著又嘆息道:「可惜,現在也不知道敖柔幾個人到底到什麼地方去了,我飛升天界的時候,讓高芳芳,也就是你師姐留意過,但是以她東王的身份還是無法打聽到。」

「這都是命運吧1謝若蘭想起當年也不禁嘆息了起來。但很快還是用堅定的語氣道:「那個叫聆琴的女子怎麼樣?」

「這麼說呢?雖然天資極好,修為極高,但是為人處世相對單純了一些,表面上看不出像是裝的……」林皓明把聆琴形容了一番。

「這樣吧,反正我出關了,我會留意一下她,如果此人對你的確無害,留在身邊也沒有什麼,蜉蝣族太過強勢,我們必須要抓緊了。」謝若蘭十分鄭重的說道。

林皓明雖然知道,謝若蘭說的辦法是最好的,但林皓mngxn里還是有些不舒服,這件事還是要多考慮一下才行。

聊了許久,最後林皓明離開的時候,謝若蘭並沒有跟著離開,而是決定索性躲起來,到大典當日在出面,如此也算是一種手段。

反正謝若蘭也知道這些事情,林皓明也沒有再計較了。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