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魔門敗類>第二千六百一十八章 不做棋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六百一十八章 不做棋子

小說:魔門敗類| 作者:驚濤駭浪| 類別:

林皓明看著他如此,心理卻更加警惕,他很清楚,雖然對方表現的很陳懇,但裡面肯定有魔馨的考驗,自己一旦沒有應付好,就算能離開,恐怕以後的日子就真不好過了。

「音族長多慮了,我與聆琴一起經歷生死搏殺,您是她爺爺,我自然需要尊敬了。」林皓明微笑道。

林皓明此刻透出的善意,讓音七弦稍微有些意外,但也頗為欣喜,於是立刻順著話頭繼續道:「魔馨大人的意思,希望我們兩族能夠聯手,聆琴這丫頭被您救了之後,可是一顆心都在你身上了,我這個做爺爺的自然希望她能夠有個好歸宿,能夠成為道友您的妻子,那是最好,不知道林道友意下如何?只要有了這層關係,以後我們一起行事也會順利多了。」

「七姑姑的意思我明白,只是林某已經有妻子,而且若蘭已經進階太虛,這件事情諸位也很清楚的1林皓明微笑道。

聽到林皓明果然推脫,一直緊張之中的聆琴臉色也無法控制的白了起來,其他人也互相望了幾眼。

音七弦對於林皓明這話也有些意外,畢竟之前都表現很合作,沉思了一下這才道:「林道友的意思我們也明白,我們也沒有要讓聆琴替代謝若蘭的地位,只需要成為二夫人即可1

「這,要知道聆琴可已經進階返虛了,這也太委屈她了吧?」林皓明望著聆琴,看似有些驚訝的問道。

聆琴被林皓明這樣看著,一時間竟然有些害羞的低下了頭。

「呵呵,聆琴這丫頭臉皮薄,不過之前她已經表示過了,只要林道友答應,她甘願奉謝道友為姐姐的,其實謝道友如今的身份,也足夠有資格當聆琴這丫頭姐姐的。」音泉說道。

「這件事我想和聆琴單獨談談,不知道三位可容許啊?」林皓明問道。

「這當然沒有問題,後面還有一間房,聆琴和林道友一起過去吧,爺爺在這裡等著1音七弦道。

聆琴聽了,立刻站起身來,多少有些不安的朝著一側小門走去。

林皓明也跟了過去,進門之後,林皓明看著這不大的房,隨後自己打出了數道法訣,布下了一個隔絕法陣。

「爹,你說他會不會……」注意到裡面林皓明施法了,音泉也忍不住問了起來。

音七弦擺了擺手示意他不要問,隨後自己喝了一口酒後,閉上眼睛就這樣等了起來。

此時,布好法陣的林皓明,看向了聆琴,保險期間他特意施展了靈目神通,確定聆琴身上並沒有什麼東西可以讓他談話被人聽到,這才收起了激發出來的豎目。

這個過程聆琴一句話也沒有說,只是望著林皓明,目光顯得十分複雜。

林皓明看看這裡倒是有把椅子,於是坐了上去,想了想才說道:「聆琴,你是個不錯的姑娘,我也感覺到你對我的情義,而你爺爺提出的條件,還有當年魔馨給我的條件,的確讓我很心動,而我也很清楚,只要答應你爺爺的條件,那麼就可以獲得不少東西,但是我也很清楚我自己,我對你其實沒有並沒有男女之情,更何況你也應該明白自己情況。」

林皓明的話,一句句的在撕裂聆琴的內心,但是她又很清楚,林皓明說得都是事實,自己就是這麼悲哀的人。

當林皓明說完之後,或許是心徹底被撕裂了,一直猶豫不覺得聆琴忽然凝實著林皓明,鼓起勇氣道:「我知道,其實我從進階神玄之後就知道,我就是一枚棋子,是魔馨大人的棋子,也是爺爺的棋子,所以我一直努力修鍊希望進階太虛,從而可以擺脫棋子的身份,可當我發現我真進階了之後,我依舊還是棋子而已,曾經我也相信,只要我不斷努力,那麼在修為足夠強大之後,總會擺脫這命運的,但是這次魔馨大人出現之後我才知道,想要強大首先就要甘心做一枚棋子,我根本沒有能力自己變得強大。」

林皓明知道自己的話會傷人,可是沒想到聆琴會有這種回應,一時間不由的內心也被觸動了,自己何嘗不也是棋子,自己一直也在擺脫棋子的命運,也一直以為強大就可以擺脫,可越是修為高深,越發現自己不過只是棋子。

「甘心做棋子嗎?就算棋手讓自己感覺到,自己這枚棋子似乎並不會被捨棄,但是甘心嗎?」林皓明曾經多次問過自己,去到虛界,何嘗不是一次不願意被命運擺布的選擇,只是內心深處不願意直接面對,來到魔界,來找若蘭難道也不是只是借口,因為自己不想成為棋子,可是到頭來,發現自己和若蘭不過都是棋子而已。

「不甘心啊!為什麼會這樣?是我太過柔弱了嗎?若蘭也不甘心吧,強大是需要付出的,強大是需要決心的,我應該懂的,如果沒有功德珠,我根本走不到現在這樣的境地,自己比起若蘭真的差很多。」林皓明內心中一遍遍的質問自己,他知道,自己從現在開始必須要轉變了——我不要做棋子。

「我答應你1林皓明忽然道。

「你是可憐我嗎?我不需要你可憐。」聆琴忽然拒絕了,如果在林皓明沒有說這話之前,她就算知道林皓明並不喜歡自己,但還是會暗暗覺得慶幸,至少自己命運並不算糟糕。

「我沒有可憐你,因為我也不過只是一枚棋子而已1林皓明苦笑道。

「是啊,你也沒有辦法違抗魔馨大人的命令1聆琴似乎誤解了什麼,不禁自嘲起來。

林皓明卻一步上前,把這個嬌小的身子摟在懷裡,重重的吻了上去。

聆琴根本沒想到林皓明會這麼做,整個人睜大了眼睛,眼中儘是難以置信,甚至根本無法感受這種本來存在的溫柔。

林皓明並沒有吻很久,只是片刻就放開了她,望著她道:「聆琴,我並不是對你一點感覺也沒有,而是我怕我身邊的人時時刻刻監視我,你能明白嗎?我肯定會答應你爺爺的要求,因為這是我需要的,不過這之後你也應該明白,我只會把你當做一個擺設,處處防著你,你依舊只是傀儡,只是棋子,但是你應該明白,我並不想這樣的,所以現在你告訴我,如果有一天,我和魔馨甚至你爺爺出現矛盾,你會站在哪一邊?」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