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魔門敗類>第二千六百二十章 撫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六百二十章 撫琴

小說:魔門敗類| 作者:驚濤駭浪| 類別:

「琴兒,你來了1隻是隔了一天,聆琴就主動到了林皓明住處。

聆琴主動進入了樓閣之中,然後等林皓明激發了法陣后,立刻坐下道:「你可以檢查了1

她這麼說,林皓明也沒有客氣,站到了她跟前,豎目浮現而出,法力催動之下,立刻一道光芒射入聆琴的眼睛里。

半個時辰之後,兩個人一起走了出來,並且上了一輛獸車,聆琴就依偎在林皓明的懷中,如膠似漆。

林皓明輕輕的撫摸著她的臉龐,在確定獸車沒有問題,並且也已經駛出皇城之後,這次柔聲問道:「琴兒,有件事情,我想你幫我去做一下1

「什麼事情?」聆琴問道。

「幫我打聽一下月族的事情,包括那個銀月1林皓明吩咐道。

「你不是已經跟我四叔提過,我再去打聽會不會讓他們……」

「沒事,這件事情不需要遮遮掩掩的,我就是想弄明白一些事情而已1林皓明說道。

「好,既然這樣我稍微動用一下力量就可以了,畢竟我好歹也是族中返虛境長老。」聆琴一口答應了下來。

見她如此聽話,林皓明也頗為滿意。

獸車行使了沒多久之後,聆琴從林皓明身上爬了起來,隨後掀開車簾道:「坊市已經到了。」

林皓明透過車簾看向外面,也不禁感嘆道:「這裡倒是很繁華啊,我來乾州這麼久,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繁華坊市。」

「聽你的口氣,其它地方有比我們天音城更加繁華的地方了1聆琴看似隨意的問道。

「要說規模自然這裡很大,但要說能買到東西,虛界萬魔山的坊市應該算是數一數二的1林皓明說道。

「是嘛,虛界我還沒有去過,要是有機會,也想去看看1聆琴似乎頗為嚮往。

林皓明卻搖頭道:「那裡只有廝殺,不是什麼好地方。」

「既然你這麼說,我就不去了,還是直接去天音閣吧1聆琴說著,催促車夫加快速度。

坊市不小,加上人頭攢動,陸最中心的天音閣,足足花費了半個時辰。

天音閣是魔音族坊市中心,也是魔音族自己開設的店鋪,作為南方聯盟的最強大種族,這裡自然也是各族匯聚的地方,而天音閣則是坊市之中寶物最全,最有價值之處,在來的路上,聆琴就已經說了,林皓明也對其頗有意思,這才選擇過來。

「原來是聆琴長老,請1一進入這裡,聆琴就亮出了自己身份,一名神玄境頂峰的修士,立刻跑過來迎接,把兩人引到了頂樓一處充滿韻味的房間之中房中更是特意安排一名魔音族少女在撫琴,琴聲倒是頗為動聽,並且給人一種提神靜心的感覺。

「聆琴長老大駕光臨,不知道需要一些什麼?」掌柜恭敬的回答。

「我是陪人族的林道友過來的,林道友需要一些材料,你盡量滿足他1聆琴吩咐道。

「這個當然,不知道林前輩需要什麼材料?」掌柜恭敬道。

林皓明隨後一番,一枚玉簡出現在了手中,跟著遞給了對方。

老者看了玉簡,發現上面記載的東西不少,好一會兒之後,這才恭敬道:「大多數材料都有,不過其中提到的寒髓晶和萬靈玄金都不多,特別是寒髓晶,只有兩塊蠶豆大小的,萬靈玄金倒是有六七兩的樣子。」

「都拿來吧1林皓明不在意隨意道。

「按照林道友的吩咐去辦1聆琴命令道。

「好,兩位稍等片刻1掌柜聽了,不敢馬虎親自跑了出去。

「琴兒,你叫聆琴,是不是很會撫琴,我至今都沒有聽過1林皓明望著一旁撫琴少女,忽然如此問道。

「這個當然,你下去吧1聆琴說著直接對那撫琴少女命令道。

面對族中長老命令,少女立刻抱著琴走來了。

聆琴不等她出去,就坐在了其撫琴的位置上,在桌上輕輕一拂,一張七弦琴就在光芒閃耀之中浮現而出,不過這琴弦卻都是白色的。

聆琴沒有立刻就彈奏,而是靜思了片刻,這才撥動了琴弦。

當第一個音律出現之後,林皓明內心就彷彿被波動了一下。

曲子林皓明從來沒有聽過,甚至林皓明感覺不到有什麼特別動聽的地方,但心卻跟著曲子再走,一個並不精通音律的人,卻感受到曲子裡面透出的情義,好像聆琴從一開始就是通過這曲子,在告訴自己她的心意。

林皓明整個人都沉醉在這首曲子之中,真是連掌柜打開禁制走進來也沒有過於留意,而掌柜見到聆琴竟然親自為林皓明撫琴,一時間也有些驚愕,同時也感受到琴音之中傳遞的情義,不禁有些驚訝的看向了林皓明。

「好1當琴聲結束的時候,一聲高呼從外面傳來。

掌柜進來的時候,因為驚訝,所以忘了把法陣重新關閉,所以琴聲也隨之傳出去了,而此時一名樣子俊朗的男子,站在門口,望著聆琴,儘是笑容。

林皓明有些詫異的看向這個突然出現的人,此時此刻他並不想自己被打攪,特別是聆琴的琴聲讓他感覺到十分舒服,有一種整個人都放鬆下來的感覺,只是還沒有等他開口,那男子卻先開口道:「不知道姑娘可否為我再撫琴一首,在下願意出一根運晶1

「出去1林皓明聽到這話,頓時不客氣道。

聽到林皓明冷冷的聲音,掌柜這才發音過來道:「這位客官,撫琴之人並非我天音閣的琴師。」

「我知道,天音閣可請不起以為魔帥當琴師的1男子微笑著說道。

「滾出去1聽到這話,這回是聆琴開口了。

「聆琴,不得無禮,這位是羽族的輕翎道友,大長老有命,要招待好的,你就再撫琴一曲好了1就在這個時候,一名鶴髮童顏的老者跑了過來,用一種長輩的口氣說道。

「二叔公1聆琴見到來者,不禁皺起了眉頭,顯然她並不想給對方撫琴的,但來者卻是長輩,而且修為也比她高。

林皓明此刻從聆琴稱呼之中自然也明白過來,面對那個所謂二叔公,很不客氣道:「聆琴如果只是魔音族人,倒也可以聽你這位二叔公的話,但她如今是我未過門的妻子,你讓她給另外一個男子撫琴,你是不把我放在眼裡,還是不把聆琴爺爺放在眼裡,或者你本就像製造矛盾?」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