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魔門敗類>第二千六百二十一章 見銀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六百二十一章 見銀月

小說:魔門敗類| 作者:驚濤駭浪| 類別:

「你……你是誰?」老者有些驚訝的問道。

「人族,林尋1林皓明淡淡道。

「你就是林尋?我沒記錯你不是謝若蘭的夫君嗎?」魔音族老者不禁上下打量起來。

「二叔公才回到族中吧,我的事情是爺爺定下的1聆琴說道。

「族長定下的,你娶了聆琴,那謝若蘭呢?」老者有些疑惑的問道。

「算是我姐姐1聆琴道。

「胡鬧,你可是已經進階返虛了,甚至可以說是魔音族第一女修,豈能給人當二夫人,族長到底在想什麼?」老者有些惱火道。

「音道友,看來你們族中有些亂,這可不好1一旁男子見到這番,有意這麼說了一句。

「輕翎道友,我才返回族中,的確有些事情還不知道,看來我必須要去見見大長老他們才行,道友……」

「沒關係,你派個人跟著就好了1男子望了一眼聆琴,特意朝著她笑了笑這才離開。

「關上門吧1林皓明淡淡的吩咐道。

「是1掌柜知道,自己的疏忽造成不必要的麻煩,額頭也已經滲出了汗水,趕緊按照他們說的做了。

「東西都拿來了?」林皓明問道。

「都在這裡了1掌柜把一隻儲物袋,遞給了林皓明。

林皓明看了看,裡面東西的確沒有錯,隨後一翻手,三件三品魔寶出現在手中,跟著道:「這三件寶物,和儲物袋裡的東西價值差不多,應該可以用來交換吧?」

「這個當然1掌柜一眼就看出,三件魔寶都不是凡品,立刻答應下來。

「好,既然這樣,我們走吧1林皓明不想在這裡多留,直接起身離開了。

掌柜立刻恭恭敬敬的送兩人出去,一路上一直賠笑著。

林皓明和聆琴上了獸車之後,這才開口問道:「剛才那人是羽族吧?」

「嗯,大長老許久前就一直在聯絡羽族,畢竟蜉蝣族明顯在壯大,如今我們聯盟內部又亂,有必要把羽族拉攏進來,至少不能看著他們坐收漁翁之利。」聆琴把知道的說了出來。

「羽族東面和蜉蝣族接壤,和我們相連的地方是月族,而且一直沒辦法跨過月族,難道事情有變?」林皓明問道。

「不知道,這次爺爺的大典十分關鍵,有些事情就算是我爺爺也無法做主,畢竟魔音族是大長老才是最強之人,而且萬餘年來一直是唯一的一位太虛境,所以我爺爺力量並不算很大。」聆琴說道。

林皓明也知道,如果他力量足夠大的話,或許未必會願意把孫女給自己,雖然他是魔馨的人,但也是覺得自己對他有幫助。

「回去后查一下,你也可以直接問問爺爺,對了如果可以的話,儘快查一下月族。

「好的1聆琴答應了。

接下來,兩個人並沒有再留在坊市閑逛,而是一路直接回去了。

接下來幾天,林皓明得到了一些消息,不過都是一些表面的東西。

林皓明對於這些消息多少有些失望,知道想要了解更多,恐怕還是需要自己出馬才行。

接下來的日子,林皓明一直深居簡出,只是偶爾和聆琴出來走走。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抵達魔音族的各族修士也越來越多,這一天傍晚,在靜室打坐的林皓明,忽然眼睛一亮,隨後立刻站起身來。

一輛獸車此刻從林皓明所住的樓閣前飛馳而過,除了貴賓閣的大門,然後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林皓明隨即跟了上去,不過因為怕對方發現,所以距離很遠。

獸車一路出了皇城,朝著人煙較為稀少的一座小湖泊而去,沒多久之後就停在了湖泊邊緣。

獸車之上似乎下來一個人,而下車之後,人什麼都不管,直接走入了湖泊之中,最後消失不見。

見到這一幕,林皓明也感到有些意外,於是他到了距離獸車千丈外的湖岸邊,想清楚到底怎麼回事,但就在這個時候,耳邊卻傳來了一個有些低聲的聲音。

「閣下特意在車夫身上留下標記,一路跟隨我,到底有什麼打算?」

林皓明回頭看去,只見在月光朦朧之下,一個美到了極點的女子,用質問的眼神望著自己。

「你真的不認識我了?」林皓明望著這個完全挑不出一點瑕疵的女子,反問了一句。

林皓明的話讓女子感到很是詫異,美眸在林皓明身上流轉了一遍,這才緩緩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我一定要認識你?」

「如果我說,我見過一名長得和你一模一樣的女子,你信嗎?」林皓明反問道。

「你說什麼?」那女子聽了卻有些動容,又仔細打量了林皓明幾眼,確定她不像是在說謊,這才鄭重的問道:「你在什麼地方見過的?」

原本林皓明只是覺得有些古怪,但對方如此鄭重,難道銀月仙子和眼前這個銀月真的有關係,於是道:「下界,我是飛升修士1林皓明說道。

「不可能,她怎麼可能去下界的1聽到這話,叫做銀月的女子立刻搖頭起來,顯然對林皓明的話不認同,但卻又無法徹底否認。

「你見到的那個女子叫什麼名字?」銀月再次問道。

「和你的名字一樣,叫做銀月仙子1林皓明老實的答道。

聽到這話,銀月臉色又是一愣,眯起了眼睛,望著林皓明道:「你是人族林尋吧?」

「不錯1林皓明承認道。

「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換個適合的時間不過我希望閣下能把那個與我一模一樣,甚至連名字也一樣的女子情況告訴我。」銀月道。

「怎麼算是合適的時間?」林皓明反問道。

「最近我會組織一場交換會,到時候也會上門邀請你,那個時候你說1銀月說完之後,沒有在停留,整個人彷彿在月光之中化為了月光的一部分,就這樣消失在了自己跟前。

林皓明有些驚訝對方出現和消失的手段,如果說出現的時候,自己收斂氣息,收斂神識,可現在對方已經出現,自己一直盯著對方,但就算如此,這個銀月竟然還能輕易消失不見,讓林皓明不得不感到震撼,有這樣的手段,若是偷襲的話,恐怕自己也會吃大虧的,他不相信世間能有如此逆天神通,這手段一定有什麼xinzh和缺陷才對,否則就算天合之下沒有人是她無法偷襲的了。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