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魔門敗類>第二千六百三十二章 毒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六百三十二章 毒蟲

小說:魔門敗類| 作者:驚濤駭浪| 類別:

「林道友,這就是月蕭的元神珠了,道友可以直接煉化收入體內,如此只要心念一動就可以滅掉裡面的元神1酒宴結束,林皓明就找到了大長老,音入心倒是沒有猶豫,把珠子給了他。

林皓明直接當著音入心的面,稍加煉化之後,收入了體內。

音入心看到林皓明這般,笑著問道:「接下來道友又和打算,要不要我命人開啟傳送陣送你們會人族?」

「不用了,我打算從巨人族那邊回去,也好為之後的事情做些準備1林皓明理所當然的說道。

「這倒是,以林道友的實力,巨人族除非設下埋伏,否則根本動不了道友分毫,這是傳影鏡,到時候我們可以互相聯絡1音入心說著一翻手,一塊鏡子出現在了他手中。

傳影鏡都是一套,或是兩面,或是多面,自己和對方的聯絡應該是秘密的,想來應該只有兩面。

林皓明拿來傳影鏡,寒暄了兩句之後,就離開了。

因為是密談,雖然月蕭跟來了,但在只是守在外面,沒有跟進來,林皓明出來之後,她倒是依舊很乖巧的跟著林皓明走了。

獸車一路賓士而走,沒有絲毫停息,很快就出了天音城,隨後兩個人直接駕馭遁光朝著遠處飛遁而走。

半路之上,林皓明放出了一條飛舟,藉助飛舟飛行。

飛舟速度並不快,但沒多久也已經到了天音城萬里之外的地方。

兩個人之前一直沒有說什麼,不過到了這裡之後,似乎覺得時機差不多了,林皓明看了一眼似乎還在望向天音城方向的月蕭,問道:「你想好了嗎?」

「我身上被大長老下了三種禁制,其中一種還是某種寄居在我丹田內的毒蟲,必須每隔一段時間服用解藥,否則機會放齣劇毒,如果要強行把毒蟲拿走,就會自爆,到時候我除非元神出竅奪舍重生,否則沒有辦法,但是我元神並不完整,出竅奪舍,很可能會變成bich,有這一手在,我依舊只能聽他的話。」月蕭說道。

「我看看呢?」林皓明說道。

月蕭沒有絲毫猶豫,立刻走到林皓明身邊。

林皓明也不客氣,大手朝著月蕭身上摸去。

「音入心藏的倒是挺深的,這兩種禁制,都十分隱秘,你有意隱藏的話我根本看不出來,看來你是做好選擇了?」林皓明問道。

「我根本沒有選擇,身為魔帥還只是任人擺布的工具,恐怕整個魔界也只有我一個了吧。」月蕭自嘲道。

「這你就小看魔界了,而且你是工具,其他人何嘗不是棋子,就像聆琴不也難以擺脫命運嗎?」林皓明反問道。

「你怎麼幫我?」月蕭問道。

「兩種禁制倒是容易消除,其實兩種禁制,一種是禁錮你法力的,一種是監測你所在的,按照禁制的強度,只能在千丈以內對你有效,不過這也正常,畢竟禁制需要瞞過我,也就有了諸多xinzh了,對了,你的葯能維持你無事多久?」林皓明問道。

「要xinzh那毒蟲,必須每隔一個甲子服用一枚,大長老在我臨走前,給了我十枚,加上之前剛剛服用一枚,能堅持六百多年吧,按照大長老的意思,到時候會有魔音族的人過來拜訪的方式送葯,但每次也只會送十枚。」月蕭老老實實的說道。

「這毒蟲就算是我發現了,你也可以說是你修鍊的,兩種禁制想來應該會告訴送葯之人,到時候那人也會檢測,如果你身上禁制消失了,說明你有反義,絕對不會把葯給你,看來必須要先對付那毒蟲才行。」林皓明道。

「我查過不少典籍,但是這毒蟲連來歷都不知道,我只見過毒發時候情形,當然也是大長老特意讓我看的,也好知道我的性命依舊在他手上,而若是我不做一些事情,或者不聽話,那麼自然會斷掉我的葯。」月蕭無奈道。

「你相信我嗎?」林皓明問道。

「信又如何?不信又如何?我本就是一具任人驅使的工具,再有用也無法自主,閣下若是能還我zyu,我自然不會背棄的。」月蕭保證道。

「怎麼不背棄?」林皓明問道。

「之前大長老所言並沒有錯,我修鍊的功法,的確對道友衝擊瓶頸有大用,其實如果道友不是進階中期沒有多久,法力距離中期頂峰還遠,我願意自損修為,多增加道友一到兩成進階幾率。」月蕭道。

「還有這種辦法?」林皓明有些意外。

「的確,而且幸好我已經進階中期,否則這種手段很可能讓我魔相破碎,但只是退到初期,我還是可以接受的1月蕭道。

「好,就憑你這句話,我現在就可以幫你1林皓明道。

「什麼?現在?」月蕭有些不敢相信,她知道,大長老既然這麼交代了,對方肯定能找到辦法,只是所需要時間而已,可現在竟然直接說就能幫自己,這也太過誇張了。

「怎麼?你不信?」林皓明問道。

「當然不是,只是有些吃驚,畢竟這毒若是這麼容易解除,大長老怎麼可能放心在我身上呢?」月蕭倒是毫不隱瞞的問了出來。

「對別人來說或許是這樣,但對我來說,只是小問題的,當然,這個現在不是立刻,還是要找個安全的地方1林皓明道。

「這個當然沒有問題,只要道友能解決,我月蕭願意心甘情願的做你的女人。」月蕭道。

「心甘情願是做出來的,不是說的,我為你解除,但元神珠暫時不會給你,畢竟你也明白其中道理,而給你解除後顧之憂,也是讓你不需要受別人鉗制而已。「林皓明說道。

「我明白1月蕭臉上微微露出些許激動道,心理卻暗暗冷笑。「你嘴上說的好聽,但拿著元神珠,不是一樣要受你鉗制?」

林皓明自然不會知道月蕭到底想什麼,接下來一路飛遁,兩天後在某一處荒山之中,開鑿了一處臨時洞府,帶著月蕭進入了裡面,給她去除身上的禁制和那毒蟲威脅。

幾天之後,兩個人就從臨時洞府之中出來了,林皓明更是一拳把臨時洞府給摧毀,最後再次坐上飛舟消失不見。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