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魔門敗類>第二千六百六十章 山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六百六十章 山村

小說:魔門敗類| 作者:驚濤駭浪| 類別:

雖然不知道天魔塔之中的人是真是假,是幻境還是真實,既然看到了,總要去探個究竟。

穿過茂密的樹林,一路往山下行進,沒多久之後,前面出現了一條小路,小路雖然狹窄,並且有些地方並不好走,但確實是人踏出來的路。

沿著這出現的小路走了不就,小路就變得平攤寬闊起來,雖然這寬闊也有限,但也的確算是一條真正的路了。

此時林皓明沿著路已經可以看到遠處的村莊了,之前在山崖之上,只能看到一些炊煙,此刻卻能清楚的看到,這在樹林之中散落的村子。

村子並不是很大,加起來恐怕也就二三十戶人家的樣子,而一路過來,也沒有看到什麼田地,恐怕這個村子應該是獵戶村莊。

朝著村莊走去,林皓明沒多久就到了村口,說是村口,事實上也不過是路邊一塊石頭上,鑿了『半坡村』這三個字而已。

「這位公子,你有什麼事情?」就在林皓明看著石頭刻字的時候,一個看上去五六十歲的老者小心翼翼的問了起來。

林皓明知道,之前不管是天雷轟擊、和複製體之戰還是最後攀登,讓自己穿著的衣衫已經破爛不堪,而一上到崖頂,立刻法力全失,本來沒在意,現在知道自己在對方眼中情形。

林皓明腦海中想過裝出落魄的樣子,朝著老者行禮,告訴他:『自己是隨父母移居他鄉,沒想到半路遇到賊人一路往山裡逃命才發現村子。』但注意點老者已經看出自己樣子,並不想那種落魄之人,倒也不好輕易撒謊,雖然法力不在,但身體強悍並不是一般人可比,但想要打聽清楚這裡情況,還是不要輕易招惹麻煩。

有了決定,林皓明立刻抱拳道:「老人家,在下姓林,入山修鍊,已經有一年有餘,本打算出山,但誰想到在路上遇到一隻白虎,耽擱了幾日,還把衣衫給弄破了,不知道老人家可否給在下一些吃食和一身衣衫,林某雖然此時身無長物,但也會報老人家的。」

「公子是武師?不知道是哪一等階武師?」老者聽到這話,不僅有些驚訝起來,望著林皓明的眼神也有些變了。

林皓明不知道這武士到底什麼意思,但看對方樣子應該不簡單,而且他看到老者腳步穩健,呼氣也似乎有些章法,思索片刻道:「老人家也應該是武師吧?不知道老人家是什麼等階呢?」

聽到林皓明這麼問,老者先是一愣,隨口苦笑一聲道:「公子說笑了,我哪算什麼武師?勉強算得上一名三等武士而已,距離武師差得遠,是老夫之前唐突了。」

「敢問這裡是什麼地方?」感覺到老者對自己態度,林皓明索性問起了其它,至於打聽武士,武師,還是以後再說,免得引起對方懷疑。

「這裡是大涼山的深處,就算我們出山也有走上兩天。」老者似乎沒有懷疑,直接答了林皓明,只是對於林皓明來說,如今在天魔塔之內,這所謂的大涼山並無意義。

當然,林皓明自然不會如此,反而繼續追問道:「不知道這裡距離哪個州縣較近?」

「我們平日里換取東西,都是去山陽縣,山陽縣是隸屬瀘州的1老者詳細說道。

「原來這裡是瀘州地界,林某還有在這裡休整幾天,在此期間,若有什麼事情,老人家儘管來找我,老人家你這村子門口石碑字跡有些不清楚,我幫你一把。」林皓明說著,伸出一根手指,看似輕輕的在原來字跡上描了起來。

「啊!這是青金石,公子難道已經是三等武師了?」老者驚駭的叫道。

林皓明聽到這話,看著對方驚訝的樣子,淡淡笑道:「老人家,你這麼知道我是三等武師,而不是二等?」

看到林皓明這一手,老者自然不敢再有大意,立刻解釋道:「公子能輕易做到以指力入石三寸,雖說四等武師也能做到,但絕對沒有公子如此輕鬆,當然若公子是二等武師自然也大有可能。」

林皓明聽這老頭的話,看來武師至少有四等,甚至更多,顯然一等是最厲害,以此類推,而自己展現的實力,能算作三等武師,在這個老者眼裡應該算是比較厲害的了。

思量之後,林皓明並沒有多表示什麼,只是淡淡道:「老人家不要多問了,給我準備一間房子休息便可1

「這沒有問題,老夫就是本村的村長,公子請隨我來1老者說著,立刻就在前面帶路。

林皓明注意到,實際上在遠處,早有人小心的打量這邊,之所以是這老者來,恐怕也是老者在這村子里身份超然的緣故。

林皓明雖然此刻無法用神識打量,也無法調用法力,但目力還是遠超常人,發現村裡目前大部分還是婦孺孩子,並沒有幾個青壯年的男子,至於老人,應該也沒有幾個的樣子。

老者引林皓明進入了一棟木屋,這木屋看似簡陋,但裡面打掃的乾乾淨淨,地方也不算小,除了門廳之外,還有三個房間和一間廚房,此時透過門還能看到一個年近四十的婦人,正在鋪床,不管是床單還是被子,似乎還都是新的,看來對方來找自己的時候,已經吩咐了。

從這些細節,林皓明看得出,這老者應該有些來歷,否則也不會如此細心的,就算身處天魔塔之中,林皓明也不會小看對方。

「不知道村長高姓大名?這裡看上去並不像專門招待客人的地方吧?」林皓明問道。

林皓明的問話,似乎讓老者有些受寵若驚,立刻答道:「不敢,小老兒姓吳,公子叫一聲老吳就已經抬舉老夫了,至於這地方,本事我兒子家裡,只是我兒去年入山再也沒有來。」

「原來如此,是我多言了,老吳節哀1林皓明看他這樣,倒也不好表現的格外客氣。

「爹,都已經好了1這個時候,那個婦人走了出來,望著林皓明的目光,似乎帶著些許好奇。

林皓明掃了她一眼,發現這婦人雖然臉上已經有些許皺紋,而且皮膚雙手都有些粗糙,倒也張的頗為周正,年輕的時候應該也算個美人,並且似乎也會幾下子功夫,不知道是不是這吳老頭教的?

,小說,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