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魔門敗類>第二千六百九十六章 假扮兒子(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六百九十六章 假扮兒子(上

小說:魔門敗類| 作者:驚濤駭浪| 類別:

李行是白浪城李家的家主,自從千餘年前來到白浪城之後,白手起家,耗費了數百年時間,建立起了白浪城李家。

李行本身是一名明玄境中期的高手,在白浪城裡,神玄境的高手不超過三十個人,二期大多數都是明玄境,甚至只是初期,他的中期頂峰修為,已經可以列入白浪城十大高手之列了,再加上白浪城本就是赤龜島第一大城,他在整個赤龜島上說話都極有分量。

今天李行從外面回來,身後還跟著一個看上去年齡早十七八歲,身著一身素衣的美貌shof。

這shof跟在李行身邊多年,島上的人都知道,這是並不是他妻妾,而是他兒媳婦,田詩涵,白浪城十二庄,田水庄,莊主的女兒,不過不知道的人,時常會誤會是李行的妻室,也因為這樣導致了不少流言蜚語出來,當然誰真的敢明目張說,那絕對是找死行為,除非有和他們相當的實力。

三百多年前,這島上屬於人族的兩家,為了一起的利益,於是選擇和親,李行的兒子迎娶了這位田家的xiaojie,但是在成親沒多久,李行的兒子就死在了海上,留下了這麼一個俏寡婦。

田詩涵實際上比李行的獨子大很多歲,不過在魔界只要有足夠魔晶,不受一些重創,同樣可以保持青春永駐,更別說女子本身還有不少駐顏的功法,所以田詩涵的修為在百年前也進階了神玄,雖然只是明玄境初期,但對於田李兩家來說,在島上的勢力也更加穩固了。

李行帶著田詩涵朝著自己書房走去,之前一起出去辦事,如今事情雖然辦的差不多了,但還有一些細節需要商量。

李行對於這個兒媳婦實在是非常欣賞,不但有實力,而且能力極強,唯一可惜的就是兒子沒有福氣,如今他最大的希望真是能夠留住這個兒媳婦,只可惜當初和自己兒子成親只是一場利益,現在田李兩家都需要對方,所以她還一直留在身邊,一旦將來有變,李行也知道,自己恐怕無法留下她,所以他想要盡一切可能挽留。

書房是李行的私人地方,也是整個莊子里禁地,沒有自己允許,就連打掃的人也不可以進去,真的打掃一般也都是在他再書房時候派兩個普通丫鬟,可當他推門進去之後,卻發現裡面竟然有一個人影。

見到這般情形李行心中大驚,正要開口叫人,卻瞬間感覺到一股強大到難以言語的力量束縛住了自己,與此同時他看了一眼一旁的田詩涵,她比自己更早一步跳了出去,但此刻也被禁錮住了。

看到這般情況,李行下意識感到末日,但卻聽到那人笑吟吟的評論道:「你就是李行,尊夫人倒是機靈聰明,雖然修為比你低了一點,但遇到事情恐怕比你活命的希望要更大一些1

聽到這話,李行感覺有些奇怪,倒也索性放棄了抵抗,仔細朝著人影看去,而看清那人樣貌之後,他立刻激動道:「李行拜見大統領,不知大統領駕臨,還請恕罪1

李行說出這番話之後,林皓明鬆開了對他的束縛,笑吟吟道:「好了,你何罪之有?都過來吧,關上門說話1

李行不敢違抗林皓明的命令,帶著田詩涵進入書房,而田詩涵更是驚駭,因為她此時可以肯定,這個被公公稱為大統領的人,絕對是太虛境高人,只會到底是太虛三境哪一個境界就不知道了,但大統領這樣的身份,顯然是一族最重要的首腦之一,李行原來是大陸上某一支人族實力的棋子,自己知道這件事不知道會有說明後果。

林皓明絕對想不到,自己誤以為的李行夫人根本不能算自己人,不過就算他真知道也不算什麼,當然此刻他還是笑吟吟的望著兩個人,讚許道:「李行你道這裡已經有一千三四百年了吧,記得當初你來的時候是孤身一人,如今居然娶了這麼一位夫人,恭喜你了1

「大統領誤會了,詩涵並非我妻子,實際上是我的兒媳,來此之後我的確娶了一位髮妻,但是三百年前和我兒子一起葬送在了海上1李行不敢讓林皓明誤會,立刻解釋清楚了。

「難怪,你兒媳嫁給你兒子的時候,應該正好到了衝擊神玄的關鍵時候,之後你兒子遇難,難怪如今還保留元陰1林皓明再仔細看了看田詩涵,似乎也看出了什麼。

李行看不出,不過這事情他也知道,也因為自己這個兒媳的確沒有和自己兒子有過什麼,所以他才更加擔心。

李行心裡糾結,但林皓明並不在意,以他現在的修為,完全不需要把一個才進階神玄的人放在眼裡。

「李行,這次來這裡,就是找你辦當初讓你準備的事情,這麼多年過去了,應該沒有問題了吧?」林皓明問道。

「沒有問題1李行聽到,身體不禁一顫。

「怎麼,你不願意?」林皓明自然看出李行反應,聲音冷了下來。

「不敢,這些年來屬下一直在按照大統領的意思辦,不過這一次的名單已經提交上去,半年多后元剎族的人就會來,而下一次還需要等十年時間了。」李行有些為難道。

「十年時間,這有些長了,你想想辦法,這件事情過去之後,你就可以回去了,我知道你在這裡建立了一份基業,心裡有些不捨得,不過這次你事情辦好了,我不但可以保證你度過現在修為的瓶頸,回去之後還讓你施政一方,只要你做得好,將來地位也會越來越高1林皓明許諾道。

聽到林皓明許下的條件,李行頓時也是一喜,立刻拜謝道:「多謝大統領栽培,這件事我一定會想辦法的。」

知道自己要回去,而且回去之後也能過好日子,本來擔心的東西也就不再需要心煩,轉頭看向桑本來他想著是否要滅口,可又想到林皓明要求,他忽然靈光一閃道:「大統領,我想到一個辦法,不過……不過可能要讓大統領委屈一些1

「什麼辦法?」林皓明問道。

「假扮我死在海上的兒子1李行咬牙說道。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