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魔門敗類>第一章血煉宗(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章血煉宗(修)

小說:魔門敗類| 作者:驚濤駭浪| 類別:

公元20××年,某寺廟大門前,一名穿著一件黑色休閑西服、藍色牛仔褲,看上去二十齣頭,面容俊朗的男子,成大字形,一動不動的躺在地上。

此時,一名從救護車上下來的中年醫生,正在為男子進行檢查、急救,但沒多久,醫生摘下自己厚厚的眼鏡片,擦了擦額頭的汗水搖了搖頭。

見醫生搖頭之後,男子就被放上了擔架,一個護士妹紙,拿了一條白布直接蓋住了他的全身,當然也包括了男子算是英俊的臉。

見到這樣,圍觀的人都知道,這年紀輕輕的男子恐怕已經一命嗚呼了。

一個中年大媽看著那帥氣小伙就這樣死了,不忍心的嘆息道:「那小伙好好的,怎麼就死在廟門前了呢?」

「他是一早準備來進香,結果被一串佛珠給砸死的,看到沒有,就是那個和尚丟出來的佛珠1另外一個八卦大嬸接了話頭,指著被兩個警察圍起來的胖和尚,眼中充滿了對如今佛門清凈地的失望。

胖和尚還真不是一般的胖,那體型,若是沒有手腳就是一大一小兩個肉球疊在一起。

只是此刻這胖和尚正一臉哭喪著大叫道:「警察同志,我真的就混口飯吃,你說我坑蒙拐騙我認了,但說我殺人這怎麼可能,我是扔了一串佛珠,可是人家一個大小伙,身強力壯的,怎麼可能被我一串佛珠給砸死了?」

「什麼樣的佛珠?」警察一本正經的問道。

「就是戴在手上的,十八顆珠子的那種,去年我在廟裡後院撿到的,那小子就是個瘋子,一大早跑到我攤位跟前,說我坑蒙拐騙,要拆我招牌,我一氣之下就丟了過去,但真的砸不死人啊1胖和尚一邊比劃著一邊繼續喊冤。

「佛珠呢?」警察再次問道。

「我也不知道,好像砸到他后就不見了1胖和尚無辜道。

警察跟著看了看其他人問道:「你們誰看到佛珠了?」

所有人聽到這話之後,卻都搖了搖頭,表示沒見到!

光天化日之下,兇器居然不見了,真是活見鬼了!面對今天這蹊蹺的事情,警察感覺到自己額頭也冒出了汗珠!

出雲大陸東南有一國,名車雲,立國八千餘載屹立不倒。

車雲國東,有一血焰山脈。

山脈以雄偉險惡聞名於世。

其雄偉,主脈橫貫東西三十萬餘里,南北縱向七八萬里,山脈無數雪峰直入雲霄,飛鳥力竭不可度。

其險惡,萬丈懸崖隨處可見,山坡之上怪石嶙峋,山谷之處瘴谷毒潭,山澗無數妖獸盤踞,鬼怪出沒,傳說中仙師闖入,稍有不慎亦會有去無回。

山脈之所以名為血焰山脈,則因山脈時常出現血光遮天之奇景,一旦出現,山脈好似被血色火焰籠罩一般,讓人驚嘆天地的鬼斧神工。

事實上之所以會如此,完全是因為出雲大陸七大魔門之一的血煉宗的山門,就在這血焰山脈深處。

血煉宗駐地山上沒有亭台樓閣,也沒有高樓殿宇,有的只是一個個洞窟,而在這洞窟之下,卻是另一番驚人的地下世界。

在這地下世界,一般宗門內應有的亭台樓閣,一應俱全,雖然沒有仙家福地那般人間仙境的浮世飄渺,但也氣勢雄偉,大氣磅。

在這地下石窟之中偏僻角落的一個小石室內,此刻一名看上去十七八歲的少年,看著手中捧著的一串佛珠,瞪大了眼珠子,長大了嘴巴,一臉難以置信。

「該死的肥禿驢,你可正夠狠的,就這麼一下子把我送來異世界了1少年難得長大的嘴巴動了幾下,發出了一點聲音,只是這言語中充滿了對某個光頭生物的怨念!

這能不怨恨嗎?林皓明本來名牌醫科大學研究生,等著自己的是很有錢途的職業,以及圍著自己轉的護士妹紙,可現在他感覺不到一點有前途的希望!自己一個孤兒自力更生到這一步容易嗎?就這一下子全毀了!

如今自己算是來到一個可以讓人修鍊仙法的世界,可偏偏自己卻是魔門弟子,若只是魔門弟子也就算了,偏偏還是一個資質低下的魔門弟子,如果只是資質低下,夾著尾巴做人也可以,可誰讓這個也叫林皓明的小子,以前有個身為金丹老祖的祖先,仗著是老祖後人就囂張跋扈,結果幾年前老祖死了,自己這個老祖後人就變成同門欺辱的對象。

老祖在世,住在靈氣最為充裕的洞窟之中,有漂亮的侍女伺候著,幾年後自己卻只能住在靈氣稀薄的犄角旮旯里,每天還要做著最苦最累的事情,甚至還要受到別人欺凌。

在魔門,沒有什麼照顧同門後人的事情,想要享受,一切都要靠自己的力量來換取,可就憑自己混雜的靈根資質,林皓明也只能苦笑了。

「林皓明,今天發這個月的俸祿,你躲在自己的洞里幹什麼?是不是都不要了1

外面出來一個有些沙啞的叫聲,林皓明聽到之後,立刻收起了佛珠,跟著走了出去。

外面叫自己的人是個大鬍子,看上去三十來歲,名叫海富通,有著鍊氣期九層頂峰的修為,是自己還有其他二十幾個魔門外門弟子的管事。

這些都是從以前那個林皓明的記憶中得到的,自己來到這裡三天,還是第一次見到他,至於另外兩天,一直做著自己在這裡的工作。

走出自己石室,外面是一個巨大的天然洞窟,長寬高都有數百丈,在洞窟岩壁上,開鑿了一個個石室,林皓明就是從其中一個石室中走出來的,或者說是直接跳下來的。

雖然林皓明現在這身份不怎麼樣,但畢竟是個修士,上下十幾丈高度還是輕而易舉的,這也是不多的,讓林皓明感到安慰的地方。

跟自己一起出來的還有其他二十幾個人,大家都站到了一堆。

海富通此時手裡拿著一個玉瓶,每走過一個人,就會倒出兩枚或者三枚淡黃色的丹丸來,領了丹丸的人,則立刻就小心翼翼的收了起來。

輪到林皓明的時候,海富通只倒了一枚在他手中,林皓明看了看,叫道:「海管事,怎麼我只有一顆1

海富通瞧林皓明居然開口問自己,立刻冷哼一聲道:「你小子不是自己說,每月三顆太多,自己煉化不了,所以積存兩顆在我這裡,難道你想要回去?」

聽到海富通威脅的話,林皓明心中一驚,同時腦海中出現了一段記憶,正是剛到這裡的時候,被人欺負,最後不得不把每月三分之二的丹藥供奉給海富通,接受他的保護。

事實上這二十多人也不止自己一人少拿丹藥,但只拿一顆的還真只有自己,雖然林皓明受人欺負,但也不是蠢貨,依靠把大部分丹藥給海富通,至少海富通不會讓別人欺負自己,否則恐怕連一顆也保不祝

想到這裡,林皓明只覺得以前這小子活的也太窩囊了,不過他也明白,自己資質實在太差,以前老祖活著的時候,丹藥每天足夠供應,就這樣,十三歲老祖掛了的時候,也不過鍊氣期六層,如今四年過去了,自己還是六層,而當初老祖準備許給自己當道侶的一個叫做謝若蘭的女孩,聽說已經鍊氣期九層了,她還比自己小兩歲,這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當然人家如今是宗門重點培養的內門弟子,哪裡還記得自己,這麼多年一面偶讀沒有見著過。

如今自己所處的這個可以修真的世界,在自己所知範圍內知道,這修為分為練氣、築基、金丹、元嬰四大境界,至於傳說元嬰之上還有化神境界,只是林皓明以前聽老祖提到過,就連老祖他也沒見過,有沒有這樣的人存在也不知道,而每個大境界又分為十層,前三層為初期,四到六層為中期,七到九層為後期,第十層為大圓滿。

修士的每個大境界的差距都是極大的,而同一境界內小境界也有不小的差距,譬如築基四層和築基六層之間的差距,就不如築基六層和築基七層的差距大。

如今林皓明是鍊氣期六層,若是能再前進一步,到鍊氣後期,那麼至少在這裡,也不會被欺負的那麼狠,只是沒有理想的洞穴,沒有丹藥,資質又極差,想要翻身難上加難。

「好了,領了東西,今天快去做事,否則別怪我對你們不客氣1海富通發完了丹藥,跟著拍拍屁股就離開了。

林皓明剛想離開,這時忽然兩個人攔在了他的跟前,其中一人笑呵呵道:「林大少爺,最近我要突破鍊氣期第九層,丹藥有些不足,不知道你那顆能不能借給我?」

開口的人叫李海鷹,當初林皓明剛來這裡的時候,被他欺負的最恨,直到後來上繳了大部分俸祿之後,他被海富通警告這才也收斂起來。

林皓明看著他居然敢明目張的打劫,已經很不爽的他,跟著道:「李海鷹,我可是受海管事保護的1

李海鷹聽了,嘴角閃過譏諷的笑容道:「小子,你可能還不知道吧,海富通今天是最後一次給我們發丹藥了,以後他就要離開這裡了,從下個月開始,這塊地方的管事就是我,你聰明的,就把丹藥都交上來,否則有你好受的1

海富通也只要了自己兩枚丹藥,這李海鷹居然全要了,這讓林皓明哪裡受得了,只是他既然敢當著那麼多人上來要丹藥,而且海富通甚至都沒有走遠,可以說剛才他說的事情肯定不假了。

若是給了他,有了一次就有第二次,自己恐怕就和以前的林皓明沒有什麼區別,最後只能凄涼的埋骨此地。

既然來的這裡,林皓明才不願意就此度過餘生,自己還年輕,不甘心啊!

想到宗門之內不可殘殺同門,自己又是老祖之後,林皓明不相信他真的敢對自己下毒手。

面對李海鷹的咄咄逼人,林皓明直接倒出了丹藥,直接往嘴裡一丟,一口吞下,跟著故意笑了笑道:「不好意思,我的已經沒有了1

PS:老驚新書回歸仙俠,本書肯定會完完整整的寫好,所以各位看官請儘管收藏!

  • (快捷鍵:←)
  • 魔門敗類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