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魔門敗類>第七章賺功德(求收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章賺功德(求收藏)

小說:魔門敗類| 作者:驚濤駭浪| 類別:武俠修真

「這可都是功德啊1林皓明望著這些山甲獸,心裡激動的念叨起來。

想到自己如今管事的身份,他也沒有那麼多顧忌,直接道:「各位兄弟,林某不才被司徒師兄看重,委以重任,林某答應師兄要好好給他辦事,所以從今天開始,所有山甲獸都要讓我來殺!我殺完了你們再處理?」

「啊?」聽到林皓明這麼吩咐,所有人都有些傻眼了,不過管事都這麼說了,總不能違抗,而且只是讓他殺個山甲獸,又不是殺自己,也沒有人計較。

見沒人反對,林皓明笑呵呵道:「李師弟,以後具體事情你來安排,如果到時候我沒來,你就到我前面洞府叫我一聲1

「是,林管事1聽到林皓明這話,李順天知道,自己算是這裡的二管事了,雖然沒有實際名分,但也算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頓時感覺自己身材都拔高了兩分。

身為王子,來的這宗門之內,處處受氣,到今天總算有一點熬出頭了。

林皓明也沒管那麼多,抄起一把血刀,就走到了一頭山甲獸跟前,隨後對著山甲獸念叨了一番,跟著就是手起刀落。

緊接著,林皓明又走到了另外一頭山甲獸跟前,同樣念叨一段時間,跟著繼續手起刀落。

山甲獸殺的多了,林皓明對功德珠也有了一些體會,若是吸收到功德,功德珠是會有反應的,而且功德越大,反應也就越強,同時若是仔細用神識觀察功德珠,也會發現功德珠有一條金色的絲線越來越變得凝實,一旦完全浮現之後,就表明又解開了一道封櫻

給山甲獸超度功德其實很弱,但也能感覺的出來,不過這一輪二十多頭山甲獸殺完,發現獲得功德的事實上也就三分之一而已,可見山甲獸也不是每一頭都希望被超度的。

不過就算這樣,林皓明每天也不停的過來殺山甲獸。

別的管事,只要成為管事之後,直接抄刀子的事情幾乎不幹了,但林皓明卻天天往自己的屠宰場跑,天天殺山甲獸,一個月下來宰殺的山甲獸一千多頭,但第三重封印卻始終沒有解封,那條金色線條已經越來越厚實,但總是沒有完全凝實,這讓林皓明感到有些失望。

這天到了分發俸祿的日子,林皓明也知道,俸祿是需要先到馬管事那裡去領取,然後再發下去的。

因為是小月,只領取丹藥就可以了。

走到馬管事的洞府,還沒進去,就聽到郭新刺耳的聲音叫道:「咦,我們的林屠夫來了,你們聽說了沒有,這林屠夫為了下次比試,如今天天下自己場子里殺山甲獸,一個月親手宰了一千多頭,真是生猛啊1

「一個月殺一千多一階上品靈獸,不虧屠夫的名號啊1另外一個叫李滄的人聽了,也跟著大笑起來。

就在這時,那個唐高峻也走了進來,聽到他們的譏諷,也一臉不悅道:「林皓明,你吃飽了撐著,不好好修鍊,每天跑去自己殺山甲獸幹什麼?」

「呵呵,唐師兄,說不定這林師弟修鍊什麼厲害的功法,需要煞氣,所以天天殺山甲獸凝練煞氣呢1李滄不等林皓明解釋,自己就先譏諷了起來。

「我還沒聽說過,殺被迷倒的靈獸,也能凝練煞氣的,如果這有這樣的法門,林師弟你不放教教我,回頭我也去自己場子里殺幾頭火犀獸試試1郭新介面繼續譏諷道。

林皓明瞧著那郭新譏諷自己的臉孔,冷笑道:「郭師兄,你既然看不起我,那麼不如我們在原有賭註上,再增加一筆賭注如何?」

「嗯?你小子這是什麼意思?」郭新眯起眼睛,警惕的望著林皓明問道。

「當然就是加大賭注,我願意把自己全部身價,三十塊靈石全部押上,郭師兄,你敢不敢跟我賭?」林皓明質問道。

「呵呵,好小子,魄力倒是不小,就怕你這把賭完就徹底變成窮光蛋了1郭新面對一個修為比自己弱的人,自然也不會服軟。

「好,林師弟,有魄力,這回就算你輸了,我們也不會怪你1唐高峻見林皓明敢賭全部身價,倒也對林皓明另眼相看。

林皓明感覺到唐高峻看自己的目光也變了,知道這魔門果然看的是誰更加狠,自己能把自己都逼到絕境上,自然也讓唐高峻等人重新看待自己。

「林師弟,你放心去比,就算這次輸了,我老牛以後也幫你贏回來1牛五這個時候也重新拍了拍林皓明的肩膀,似乎關係很鐵一般。

林皓明笑了笑算是接受他們的好意,不過也沒有多說什麼,領了一瓶丹藥離開了。

身為管事,不光每月領取的丹藥數量更多,而且領取的靈石也多了。

按照血煉宗的規定,鍊氣期後期的修士,每個月可以得到四枚行氣丹,每兩月得到一塊靈石,不過如果是管事每個月卻可以領取到兩枚聚氣丹,此外每個月都可以得到一塊靈石。

一枚聚氣丹相當於三枚行氣丹,所以兩枚聚氣丹等於六枚行氣丹,但事實上行氣丹對鍊氣期後期的修士作用小了很多,就算三枚服下去,效果也就一枚聚氣丹的一半,所以真的出去換的話,四枚行氣丹只能換一枚聚氣丹,所以可以說,林皓明收入一下子高了一倍。

當然事實上林皓明根本看不上這些收入,他有著遠比這個大的多的野心。

來到原來自己住的洞窟里,把自己手下二十多人都叫了出來。

按照規矩,這裡所有人都要給自己敬獻一枚行氣丹的,不過林皓明走到第一個李順天的跟前,直接把三枚行氣丹倒入了他的手裡。

作為二管事,那足額的丹藥也算是正常,不過第二個人叫做韓孝,也有鍊氣期七層的修為,跟自己沒關係,林皓明卻直接倒了四枚行氣丹在他手裡。

韓孝看著手裡的丹藥,有些詫異道:「林管事,這丹藥……」

林皓明知道他要說什麼,笑了笑道:「大家不要見怪,林某個其他人不同,只要林某在這裡一天,絕對不會剋扣大家的丹藥和靈石1

「啊1聽到林皓明這話,所有人都感到有些驚訝,一個個瞧著林皓明眼神頭透著警惕。

林皓明來這裡的時候,本來想好了,自己免了他們進貢,這些人肯定會感恩戴德,到時候功德不就來了,可是當他宣布之後,正等著大把功德來臨,卻發現功德珠一點反應都沒有。

林皓明不相信自己做了善事得不到功德,唯一的解釋就是以前這幫子傢伙根本就不感激自己。

想到這裡,林皓明頓時心裡感覺有些憋屈,自己舍了一大塊好處給他們,他們卻不給好處自己,這幫子混賬還是人嗎?

林皓明不知道的是,以前這些人給了丹藥就能受保護,現在林皓明不收丹藥,是不是表明他保護不了自己,既然這樣他們還感激林皓明幹什麼。

只是林皓明之前大話都已經說了,總不能再扣著丹藥不給,只能咬牙把丹藥發了下去,不過一張臉卻並不好看。

接下來,到了自己屠宰場,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情緒影響,殺了五十頭山甲獸,似乎也沒有感受到什麼功德,這讓林皓明心裡更加憋屈。

丟下血刀,準備回自己住處多弄幾塊靈石出來,就在這個時候,忽然見到後面有人跑了出來。

林皓明一看,這跑出來的人居然是包文亮。

這小子以前可沒跟著李海鷹少欺負自己,林皓明也不走了,看著他到底準備怎麼樣。

包文亮見到林皓明在這裡等自己,臉上立刻堆起了笑臉,跟著道:「林管事,以前我不懂事,所以跟著李海鷹那混賬做了不少錯事,林管事您在位這麼久也沒有找我麻煩,可見您大人有大量,小的我真覺得自己慚愧啊,這裡一點小小心意,管事大人您收好,算是小的賠不是。」

林皓明看了一眼包文亮塞過來的東西,發現竟然是三塊靈石,這可是他半年的收入,頓時臉上多了一些喜色道:「包師弟,你這話說到我心坎里了,其實我一直覺得師弟是個有能力的人,最近我看李師弟修為有些弱,要不這樣吧,以後你跟他一起幫我管著手下這些人1

聽到林皓明這話,包文亮頓時大喜,激潰骸岸嘈渙止蓯潞癜,以後只要您一句話,小的我上刀山下火海絕對不含糊。」

林皓明也是因為今天大受打擊,加上他以前欺負的那個林皓明並不是自己,所以說不上太大的仇恨,隨口就給了他一點好處,讓林皓明沒想到,就自己這麼一句話,他忽然感覺到一股並不輸給上次幫了封平和簡威的功德收入了功德珠之中。

一個月超度山甲獸,再加上這一下,積累的功德終於達到了聚靈珠解封的功德數量,林皓明頓時大喜,看包文亮更加順眼了。

立刻回到了自己的住處,開起法陣,林皓明迅速的取出聚靈珠。

果然上面第三條金色的線條已經凝實了。

放在手上嘗試吸收裡面的靈氣,一運轉功法,林皓明頓時感覺到一股強大的靈力進入自己體內,瞬間他感覺到,自己就好像以前在老祖身邊,直接吸收中品靈石里的靈力一般。

中品靈石,蘊含的靈力比起下品靈石高出百倍,不過這並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中品靈石在吸收靈力的時候,速度是下品靈石的一倍,這還是相對於鍊氣期修士來說的,如果到了築基期就相當於兩倍,到了金丹期相當於三倍。

所以中品靈石明面上兌換下品靈石是一換一百,事實上至少要多出五塊,對於林皓明來說,這已經完全超出他預計的驚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