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魔門敗類>第十章第一次殺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章第一次殺人

小說:魔門敗類| 作者:驚濤駭浪| 類別:

林皓明自然也知道生死契是什麼東西,一旦在有見證者的情況下籤訂,就算比都中殺死對方也不觸犯宗門規定。

記憶當中,以前的那個林皓明就是被人逼著連續參加比斗,為了保命,他一次次拿出老祖給他的財物,最後實在沒什麼好給了,直接被踢出內門。

如今那些當初搶奪自己東西的人,大多都已經築基了,自己想要報仇,恐怕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司徒平取出一張煉製過的捲軸直接丟給了林皓明,林皓明雖然無奈,也只能簽上了自己的名字,至於另外一邊郭新,也沒想到事情變得這麼嚴重,但已經到這一步了,他也不能回頭,而且他也不相信自己會輸。

看著兩人簽下生死契,周志業笑道:「好,既然這樣,師弟這裡有一瓶中品的合氣丹,一共二十枚,價值兩百靈石1

合氣丹一般都是鍊氣期九層或者大圓滿修士才會使用丹藥,一枚就要三塊靈石,而中品的合氣丹價值直接翻了三倍不止,十塊靈石一枚,二十枚的確價值兩百靈石。

這合氣丹,在外門弟子當中,除非有人要衝擊鍊氣期瓶頸,這才會買上一兩枚,否則誰也不會浪費這麼多靈石,所以林皓明雖然知道這是好東西,但也沒有去買。

司徒平則沒有拿東西,直接取出了兩百靈石當作籌碼,同時對林皓明道:「你若是取勝,不但可以獲得自己的賭注,我這個做師兄的,還賞你一枚中品合氣丹。」

林皓明聽到之後,知道這是司徒平在激勵自己。

那邊周志偉聽到了,也同樣毫不示弱道:「郭新你若是贏了,同樣除了贏得三十靈石賭注外,做師兄的再獎給你三十靈石。」

三十靈石比起一枚中品合氣丹價值高,這也算是壓過司徒平一頭,不過誰都明白,要拿這好處,只有去拿命搏。

說好賭注之後,雙方的人手就退開兩邊,按照規則,只要一邊人認輸或者失去戰力就算分出勝負。

主持比試的是馬管事,老頭左右不片幫,算是公證人,以往每一場比試都會抽一塊靈石的費用,這場雖然賭注大,但他也只拿一塊靈石。

此刻兩個人站在了中間,互相距離有十丈,郭新看著林皓明,冷笑道:「小子,你現在求饒還有活命的機會,否則嘿嘿1

林皓明對他的威脅毫不在意,只是看著馬管事,因為馬管事見林皓明是第一次比試,所以特意把規則簡單說了一下。

事實上規則林皓明一早已經從牛五口中知道了,此刻只是重新聽一遍而已。

等他說完之後,馬管事特意問道:「你都清楚了嗎?」

「明白了1林皓明答應道。

馬管事見林皓明點頭,直接道:「明白就開始吧1

他這話音落下,就見到林皓明丟出了一張符籙,隨後直接朝著符籙噴出一口精血,輔助激發符籙威能。

另一邊,郭新從懷裡掏出一把半尺長的飛刀,隨手一拋,跟著朝著飛刀打出一道法訣,飛刀瞬間泛出藍色光芒,朝著林皓明就飛射而去。

「中品法器1見到飛刀,眾人都大叫了起來,顯然沒想到,郭新居然手裡還有這樣的好東西,有中品法器在手,修為又高出林皓明一層,這還用比個屁啊,難怪周志業會下那麼大賭注。

不過就在眾人這樣想的時候,只見到林皓明丟出的一張符籙閃過一道青光,跟著就見到在青色光芒之中,忽然一道道粗大的風刃衝出青光,狂風暴雨一般朝著郭新落了下去。

「啊1郭新沒想到對方竟然隨手就丟出一張低階上品的符籙,這哪裡是自己能擋得住的,只聽得他一聲慘叫,整個人就被風刃直接切成了一塊塊的肉塊,如果不仔細辨認,都看不出原來是一個人。

另外一邊,林皓明又取出一張符籙朝著自己腦門一拍,跟著周身泛起了一道金色光罩,之前射過來的飛刀,撞擊在光罩上,把光罩都激起了漣漪,不過當郭新慘叫聲想起之後,飛刀沒有了主人的控制,立刻變成了死物,直接掉落在了地上。

林皓明看著之前還威脅自己的郭新,此刻變成了一塊塊的碎肉,雖然曾經自己成天跟屍體打交道,可是第一次真的殺了人,林皓明還是臉色有些難看。

這是自己第一次殺人,第一次結束一個人的生命,雖然此人跟自己有仇怨,自己也想過要他的命,可真正被自己殺了,還是有很不一樣的感覺,不過他並不後悔,也沒有害怕,因為他明白,剛才如果自己手段弱,死的就是自己。

就在這個時候,林皓明卻感覺到,功德珠傳來了些許反應,此刻他才意識到,自己殺了眼前這個傢伙,居然還得到了一點功德,就不知道是誰心裡感激自己。

林皓明想了想,自己贏了這場比試,幫司徒平贏了丹藥,還贏了面子,他感激自己也正常,不過他覺得更有可能的反而是其他管事,因為自己的勝利,等於大月比鬥勝利了一半,不但不需要付出錢財,還有收穫,雖然只有一塊靈石,但也總比什麼都沒有好。

林皓明此刻也才回過神來,把金剛符取下,同時發現只是那飛刀一擊,這張金剛符居然靈力就被消耗了三分之一,中品法器果然不簡單,如果那郭新有九層的修為,恐怕金剛符頂多就能頂兩下。

收好金剛符,林皓明立刻撿起地上的飛刀,跟著直接到了司徒平跟前,笑著道:「司徒師兄,這是中品法器1

「這飛刀不錯啊,我倒是也用得上,這樣吧,這裡有五枚合氣丹,算是我買下來的1司徒平抓起贏來的合氣丹,倒了五枚給林皓明,跟著直接把飛刀收了起來。

「司徒師兄,簽了生死契,斬殺了對方,勝者可以獲得敗者身上所有東西,這飛刀好歹也是中品法器,我看也應該值一百靈石,師兄你還真大方,剛才這小子使用兩張符籙也至少要五十靈石吧?」輸了的周志業冷笑道。

司徒平當然知道這飛刀的價值,反而他修為已經到了鍊氣期大圓滿頂峰,合氣丹對自己沒有多少作用,給出去也不心疼,不過周志業這麼說自己,他也忍不住道:「一個管事也買得起中品法器,周師弟,這不會是你給他的吧?反正用了之後還能拿回來1

司徒平說的一點都沒錯,這飛刀法器的確是周志業給的,如今輸了,等於自己多輸了一把中品法器,心裡不服的反駁道:「你手下的這小子的符籙,難道是他自己的?」

林皓明知道自己殺了郭新,算是徹底得罪周志業了,此刻只能一條道走到黑,這時也開口道:「這是我家老祖留給我保命用的1

林皓明說出這話,倒是也合理,畢竟這裡誰都知道,他曾經是老祖的後人。

司徒平此刻也很滿意林皓明的回答,難得臉上露出一點笑容道:「聽到了嗎?你當誰都像你這麼無恥?」

在司徒平說出這話的時候,林皓明卻感覺到,自己功德珠似乎又有所斬獲,他沒想到,司徒平居然也會感激自己。

「你1周志業一時間不好反駁,看著林皓明眼中閃過一絲狠辣。

瞧見這眼神,林皓明知道自己已經徹底被這位內門弟子記恨了。

PS:每個人都有第一次,各位看官,請把你們第一張票,第一次收藏給我吧!

  • (快捷鍵:←)
  • 魔門敗類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