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魔門敗類>第二十四章恐怖魔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四章恐怖魔蟲

小說:魔門敗類| 作者:驚濤駭浪| 類別:

林皓明只見到包文亮這小子心口處,趴了一條好似大了數倍后的螞蝗一樣的蟲子,蟲子通體血紅,能清楚的看到,蟲子一頭似乎嵌入在包文亮的身體之內,一頭露在外面,好像這蟲子就是從包文亮心口長出來的一般,說不出的恐怖。

林皓明皺起了眉頭,問道:「這是什麼東西?」

聽到林皓明詢問,包文亮哭赦是血精蟲,一種附著在修士身上,吸食修士精血為生的魔蟲,這蟲子一半吸附在我心臟之上,雖然我可以輕易捏死它,但它一死,我也會跟著死1

「這是怎麼回事?」林皓明問道。

「是司徒平,你走了之後,他問我願不願意當管事,我當然答應了,不過他告訴我,我的修為太低,如果直接當管事,在大月比試的時候會輸,所以要幫我提升修為,於是就讓我吞了一枚藥丸,一開始的時候,的確讓我修為大進,不到半年就進入了鍊氣期第八層,可是進入第八層之後,我就感覺到不對了,沒多久就變成這樣,後來我才知道,司徒平讓我吞下的藥丸根本就是這蟲子。」包文亮聲音顫抖的說道,每次提到這蟲子,臉上都露出了恐懼的表情。

「真沒想到他那麼狠毒1林皓明有些意外,司徒平居然會做這個。

「是啊,後來我才知道,因為我是您的心腹,司徒平那混賬記恨師兄您,又不敢找師兄麻煩,這才那我出氣,師兄您可要救我,前兩天司徒平有事要回二層去,我這才偷偷的跑出來。」包文亮抱著林皓明的腿叫道,顯然他已經被逼到了絕路上。

「這東西要怎麼弄掉,你知道嗎?」林皓明問道。

包文亮點頭道:「我聽人說,只要在這蟲子露在外面的部分,滴上幾滴滿一甲子的血腥草汁液,這蟲子自己就會掉下來1

「血腥草,這好像是煉製滌血丹的主葯之一,一株十年份可以入葯的血腥草,好像至少上百靈石吧!一甲子年份的,沒有數百靈石根本拿不到1林皓明說道。

「師兄,我知道這血腥草價值不菲,但我實在沒有辦法,如果七天之內在沒有辦法,等這魔蟲吸足了我的精血,完全鑽出來的時候,我也就完了!師兄若是能救我一命,我包文亮願意立下血誓,終生為師兄您賣命1包文亮哭著叫道,對他來說,林皓明已經是他最後的希望了,否則再過些時日,自己只有死。

靈石對於林皓明來說,倒不是什麼太麻煩的事情,不過血腥草這東西,卻只有在二層以下才能看的到,這可有些麻煩了,畢竟自己才剛剛跟謝若蘭分手,不可能那麼快再見面,這樣誰有能幫自己拿到血腥草呢?

就在林皓明猶豫的時候,忽然聽到外面一個熟悉的聲音叫道:「林皓明,你給我出來1

林皓明聽到這個聲音,頓時一驚,隨即又是一喜,跟著低聲道:「你在這裡,當作我的顧客什麼都別管1

林皓明現在就是他唯一的希望,聽到林皓明的吩咐,包文亮就像小雞啄米一樣,立刻一個勁的點頭。

林皓明走出去之後,果然見到凌勝傑又有些氣呼呼的站在門口了。

「凌師兄,您來了,有什麼需要我效力的?」林皓明立刻堆起笑臉問了起來。

「你小子我問你,若蘭為什麼單獨帶著你去紅葉山?」凌勝傑質問道。

林皓明見他臉上顯露的表情,擺明就是吃醋,知道自己回來了就立刻跑來質問自己。

這小子就是個瘋子,如果自己回答不好,說不定又有危險,腦子一轉,立刻苦嘆道:「我說凌師兄啊!這可不怨我啊!師兄那天我跟你說了師姐心裡跡你是不是立刻就跑去找謝師姐了?」

「廢話,既然知道若蘭對我有意思,我還矯情什麼?」凌勝傑理所當然的叫道。

「這就對了,我說怎麼謝師姐忽然讓我干那麼危險的事情,原來都是在懲罰我1林皓明苦嘆道。

「讓你干危險事情?」這回換成凌勝傑臉上露出了奇怪的表情。

林皓明直接苦嘆一聲,一臉委屈道:「這三天,我被謝師姐抓到紅葉山,她讓我去紅葉山當誘餌,我就差一點被一名天劍山的弟子給劈了,現在想想,一定是我透露了她的心思,所以她怨恨我了,給我一點懲罰1林皓明說道差點被劈了的時候,還故意露出一臉后怕的表情。

「嗯?他幹嘛要懲罰你?」凌勝傑不解的問道。

「嗨!這還不是謝師姐臉皮薄,難道您看不出來,謝師姐可不同於一般的女孩子,她為人格外矜持,如今我說破了她的心思,她豈不害羞,自然氣惱我了1林皓明繼續苦嘆道。

「真的?」凌勝傑還有些懷疑的問道。

「當然,不信你想想,上次你找謝師姐的時候,你表露心意,她有沒有真的趕你走?」林皓明問道。

聽到林皓明這麼問,凌勝傑忽然發現,似乎自己更加大膽了一些之後,若蘭雖然有些躲閃,但的確沒有真的拒絕自己,頓時臉上浮現出了一陣喜色。

「這麼說,還是我操之過急,差點把師弟你害了1凌勝傑心情一好,又把凌勝傑叫做師弟了。

「可不是,師兄,下回您可別再這麼直接了,謝師姐可不是那些直接給點靈石就能讓人為所欲為的女子,否這以凌師兄您這般俊傑也不可能在她身上花這麼多心思1林皓明說道。

「呵呵,你說的不錯,這次是師兄不對,師弟以後你要是有什麼,還是立刻告訴我1凌勝傑聽著林皓明的話,心裡很是受用,居然頭一次對外門弟子道歉起來。

「這是哪裡話,對了師兄,您是凌老祖的玄孫,應該會修鍊宗門內的血煉大法吧?」林皓明見他這樣,立刻追著問了起來。

「這個當然1凌勝傑得意道,血煉宗之所以叫做血煉宗,就是因為血煉大法得名。

「既然這樣,不知道師兄身上有沒有一個甲子的血腥草呢?師弟願意用多出兩成的靈石購買一株。」林皓明小心的詢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