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魔門敗類>第八十九章女惡魔(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九章女惡魔(下)

小說:魔門敗類| 作者:驚濤駭浪| 類別:玄幻魔法

林皓明看著這一幕,也有些吃驚,他算是很熟悉謝若蘭的,但她的那桿陰魂幡,林皓明確定上一次見到的時候,肯定還沒有築基期陰魂在裡面,也就是說,謝若蘭築基之後,這才收進去的,而她築基之後都沒有離開宗門,這隻能說其實謝若蘭一早身上就有築基期陰魂,只是怕融入陰魂幡中自己修為不足會受其反噬,這才等自己築基之後煉化的。

想明白這些,林皓明對謝若蘭覺得越來越撲朔迷離了,她這幾年到底發生了什麼?怎麼可能變得這麼厲害?要知道,陰魂這東西,似乎聚寶閣也不出售的啊,至少血煉宗的聚寶閣不會出售。

鬼頭被三隻陰魂圍攻,眼看著要不行了,姚姓築基修士面孔也變得有些扭曲起來,手中骨杖直接一拋,那骨杖居然瞬間漲大成百上千倍,化為一根巨大的骨棒朝著謝若蘭砸了下來。

謝若蘭早就注意這些,在那骨棒砸下來時直接丟出一張符籙。

那符籙在一道光芒之下化為一條粗大的雷蛇,直接朝著骨棒迎了上去。

那骨棒被雷蛇擊中,只聽得「轟」一聲巨響,隨後骨棒直接被炸成兩截,變回原來大小掉落在地面之上。

見到自己法器都被毀了,姚姓修士又氣又急,雖然把謝若蘭恨死了,但一時間也沒有什麼好辦法。

眼看著鬼頭也要被三隻陰魂給撕碎了,自己周圍更全是對方放出的陰魂,再丟面子他也認了,對這謝若蘭焦急得大叫道:「謝師妹,今天的事情算我錯了1

謝若蘭聽了,只是冷笑一聲,道:「這裡是生死台1

說完這句,她又一拍儲物袋,一面小鏡子出現在她手中,就見到她隨手朝著那些姚姓修士放出的鬼物一照,那些鬼物頃刻間都化為了一股青煙消失不見。

陰魂幡再次揮舞,伴隨著鬼頭一聲慘叫,三隻陰魂直接把鬼頭撕開吞食,跟著又朝著姚姓築基修士而去。

謝若蘭的架勢,根本就就是要那姚姓修士的命,這看的眾人都是心驚膽戰,只覺得曾經那個在內門兩大公子之間獻媚的女人,根本就是一個女惡魔。

看著陰魂朝著自己撲來,姚姓築基修士一拍儲物袋,一股紅色沙子被他丟了出來,這些血紅色的沙子,灑在靠近自己的陰魂上,那些陰魂頓時就發出了一陣尖叫,跟著直接魂飛魄散了。

誰都看得出來,姚姓築基修士也是拼了。

但就在他撒出幾把血紅色的沙子之後,忽然一道白光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了他的跟前。

眾人只見到這白光從他額頭處一閃而過,緊接著還在對付那些陰魂的姚姓築基修士,腦袋整個炸了開來。

看著姚姓築基修士,就這樣直接倒在生死台上,不光一眾鍊氣期弟子,就連那四個觀戰的築基期修士,一個個也驚訝的面面相覷。

雖然其中有人猜到,謝若蘭敢出手,肯定有過人的地方,但怎麼也想不到,她不但可以擊敗高出自己一個小境界的人,而且能做得直接滅殺。

而在這個時候,眾人才看去那白光是什麼,赫然是一根銀釵,謝若蘭滅殺姚姓築基修士之後,接住這銀釵,又戴在了頭上,根本沒有在意這法器剛剛打爆別人的腦袋。

林皓明這個時候也只敢覺得渾身一個激靈,以前就知道謝若蘭很強,卻沒有想她強到了這種程度,才築基沒多久,竟然能直接滅殺高出一個小境界的人,這已經超出自己認知了,築基期的一個小境界可比鍊氣期差距大多了。

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之中,生死台上的謝若蘭,抓取了姚姓築基修士的儲物袋,嘴角泛起了一絲滿意的微笑,對別人目光根本不在意,自己的目光掃過另外四名築基修士,那四人每一個都感到有種說不出的寒意。

「比試完了,那洞府是不是也該給了0謝若蘭最後放出一顆火球,直接把姚姓築基修士給燒了,淡淡的對那四人說道。

那個看似年長的修士尷尬的點了點頭,隨後取出了一塊陣盤道:「這是地字十六號洞府的陣盤1

謝若蘭玉手一抓,在那老者手中的陣盤就直接飛到了她手裡,看了幾眼發現就是自己當初上交的,隨即直接丟給了林皓明。

林皓明接過陣盤,只感覺到這東西都有些發燙了,而這個時候耳邊聽到謝若蘭道:「走,我們回洞府去,有些事我要好好問問你1

「是1林皓明答應了一聲,看著謝若蘭直接飛遁離開,立刻跟了上去。

其他人見到他們兩人離開,終於爆發出了一陣喧嘩。

「米師兄,那謝若蘭殺了姚師兄,這……這該怎麼交代?」此刻一名看上去修為最弱的築基期修士,詢問起那個築基期老者來。

那老者看了他一眼道:「當然是實話實說了,姚師兄也真是倒霉,為了一個女人,居然把自己性命丟了,那謝若蘭不過拜了羅前輩為師多久,怎麼就那麼厲害?」

「我聽說,羅前輩以前的夫君,宗門的鐵長老似乎傳聞當初在築基初期就正面一對一滅殺過築基後期修士,你說會不會鐵長老指點他?」最後一名築基期修士詢問道。

「我聽說羅前輩和鐵長老很早前關係就不好了,這不至於吧,不過此女如此手段,恐怕以後宗門又要出一個厲害人物了,若是她不隕落,以後恐怕前途不可限量啊1老者感嘆道。

幾個築基期修士這般感嘆,圍觀的鍊氣期弟子,此刻已經有數人直接取出傳音符,把剛才的消息傳出去,甚至有寫傳音符,直接飛往了靈輪山最核心的地方。

林皓明雖然跟著謝若蘭離開了,但他同樣也明白,謝若蘭今天這出口,技驚四座的表現,恐怕也是她壓抑許久的一種爆發。

在沒有築基之前,她為了應付凌勝傑和孔元良等人,不得不虛與委蛇,如今或許是因為有了羅老祖做為後台,她終於不需要在看別人臉色,所以把以前的委屈一下子爆發出來,可憐那姓姚的築基期修士,做了倒霉鬼。

但就這麼一回,謝若蘭的威名是響了,但這名聲估計也不會太好,好在血煉宗是魔門,就算坐實了女魔頭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