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魔門敗類>第九十五章焚天鏡之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五章焚天鏡之威

小說:魔門敗類| 作者:驚濤駭浪| 類別:

當焚天鏡不再分裂之後。

林皓明清楚的看到焚天鏡從最初的那一面開始,射出了一道精光。

這精光在這麼多鏡子之間互相折射,一下子行程了一個由光線構成的網,但仔細看去,隱約間,這光線之間似乎每一部分都是一個個體,單獨看去都是一個個奇怪但卻有深奧的符文。

只可惜這一幕只出現了一瞬間,林皓明都沒有看清楚,只有這麼一個感覺,那些光線就消失了,隨後出現的竟然是一團火雲。

這火雲看著好似是從焚天鏡之內噴出的,但林皓明卻感覺到事實上並非如此,這火雲之所以出現,完全是因為那些光線構成的古怪符文,只是林皓明知道自己對這方面的東西知道的太少,很多東西並不能確定。

此刻的他,清楚的看到浮現的火雲瞬間凝聚成了一團,化為了一個看似不算很大,但給人驚人威勢的火球。

這火球就好像驕陽從天空落下一般懸浮在頭頂不遠處,就在林皓明感嘆這火球恐怖的時候,忽然間,無數個細小的火球從這大火球之中分裂出來,就好像流星火雨一般落到了周圍。

石頭陣也自己產生火球朝著自己攻來,但這些火球雖多,威力卻不是很大,有渾天傘在手裡,幾乎都能擋下來,而那巨大火球分處的小火球,事實上比這些火球恐怖多了,每一顆落下的小火球幾乎把附近的地面,或者石塊都砸的粉碎。

林皓明看著都覺得有些心驚,自我比較,想著渾天傘挨一下能不能抗得祝最後覺得就算能抗,恐怕渾天傘也會大損,頂多兩三下就徹底玩完了。

就在這麼猛烈的火雨之下,整個地面除了林皓明所站三丈見方之內,其它地方徹底被火雨清洗了一遍,道最後火雨越來越密集,耳邊就只能聽到轟鳴聲,其它的什麼都感覺不到了。

當最後一顆火球落下之後,整個世界都好像忽然從一個極端走到了另一個極端,一切都變得清凈下來。

林皓明放眼望去,見到的只是一片瘡痍,眼前的亂石堆徹底沒有了,碎石的塵埃散落的到處都是。

但就在這廢墟之中,一隻水缸散發著忽明忽暗的青光,顯得格外耀眼。

當青光散去之後,林皓明只見到一張符籙直接在一團火焰中化為無形,而在水缸下面,則是一名留著八字鬍的男子。

男子看上去年紀不大,也就三十齣頭,只是此刻似乎法力消耗太大,整個人顯得格外虛弱。

林皓明看他情形,就知道,對方一定是因為激發那水缸符寶,不但把法力耗盡,連精血也損耗了極多,狀況恐怕並不比自己好。

在林皓明打量他的時候,他同樣打量著林皓明,眼中還充滿了警惕。

「你是誰?邵幼荷跟林飛揚呢?」林皓明問道。

「你覺得那兩個白痴能在現在這種情況下活下來嗎?連對方底細都搞不清楚居然就敢伏殺1那個男子聽了林皓明的話,似乎並不對林皓明有太多仇恨,反而極為怨恨那兩個人。

「閣下不也一樣?」林皓明聽了同樣譏諷道。

「是啊!老子也真是蠢,以為那女人發下血誓就沒有什麼好顧忌的了,差一點就直接隕落在這裡1八字鬍男子很憤怒,但憤怒的卻是自己。

「那法陣是閣下布下的吧?威力不小啊1林皓明嘴上說著,手中也握著靈石迅速補充法力。

那男子同樣也是如此,只是林皓明不相信對方手中會有上品靈石,所以同樣的時間裡,自己法力恢復的肯定比他快,至於服用回靈丹,此刻身體受到重創,用丹藥恢復,只怕藥力太猛,直接會讓經脈受傷,那時就真是找死了。

「你到底是誰?這麼厲害,在內門不可能默默無名1時間拖的越長,林皓明覺得對自己越有利,所以故意問了起來。

那人冷笑一聲道:「我是誰,你還沒有資格知道1

「閣下有些狂妄了吧?」林皓明不屑道。

「狂妄?你一個血煉宗弟子,知道什麼?」八字鬍男子同樣不屑道。

林皓明聽他這話,不禁感到有些吃驚道:「你明明穿著血煉宗弟子服侍,口氣卻好像不是血煉宗的人,莫非你是姦細?」

「你才是姦細,血煉宗的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霸佔我天魔門的天魔淵,早晚有一天,我天魔門會重新撅起的,今天就讓我先送你上路吧1男子大叫一聲,隨後一拍儲物袋,四根一丈高,一尺粗的鐵柱忽然飛了出來,直接落在了他周圍。

林皓明見識過這人的法陣,知道對方這方面厲害,此刻也顧不上那麼多,直接朝著他沖了上去,手中也抽出了子母劍,準備跟對方拼了。

這個時候,就算是上品法器,也因為法力消耗無法操控。

林皓明估計對方也是如此,只是對方手段不同一般修士,所以也不知道會有什麼結果。

八字鬍男子見到林皓明朝著自己衝過來的時候,嘴角卻泛起了一絲嘲弄的笑容,就在林皓明衝動跟前的時候,他忽然對這四根鐵柱一點指,剎那間,無數黑色箭矢從鐵柱之中射了出來。

林皓明沒想到會有這樣的結果,此刻他也顧不上那麼多,立刻用最後的法力催動《神骨訣》渾身的骨骼在:「嘎」響聲之中自行移位,護住自己周身最要害的地方,跟著一劍猛的朝那八字鬍男子刺了過去。

那男子顯然想不到,對方在這樣的情況下,都被箭矢射成馬蜂窩了,還能出手。

在完全沒有意料到的情況下,只感覺自己脖子一疼,隨後整個人再也沒有了知覺。

林皓明望著這人倒下,自己也扛不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此刻的自己,身上至少差了三四十支箭矢,簡直跟刺蝟一樣。

林皓明一個個的拔出這些箭矢,扒出來的同時,發現這箭矢的箭頭上或紅、或黑帶著不一樣的顏色。

見到這般林皓明就明白,這箭矢居然還都是帶了毒的。

這種情況可是讓林皓明嚇了一跳,立刻檢查身體,他驚駭的發現自己身上被這些毒箭射中的地方,或紅、或黑、或是腫了起來,或者直接腐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