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魔門敗類>第九十八章被老祖盯上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八章被老祖盯上了

小說:魔門敗類| 作者:驚濤駭浪| 類別:武俠修真

林皓明仔細打量這個忽然出現的女子,拋開她詭異現身的情形,只看外表的話,這絕對是一個美的讓林皓明都可以發出驚嘆的女人。

女子穿著一身潔白的長裙,長裙袖子只有半截,露出了兩段潔白玉嫩的藕臂,外貌似乎比謝若蘭還小一兩歲,但或許是因為看著更加稚嫩的緣故,給人一種天真少女清純無暇,整個人散發的都是一種純潔的美,以至於她此刻透出的戲弄眼神,跟她整個人都有些格格不入。

「你是誰?」雖然眼前這個女子很美,而且還是那種讓人一眼覺得應該是個很純潔女子,可林皓明心中依舊充滿了警惕。

女子望著林皓明警惕的模樣,伸出一根好似最好的匠人用最好的白玉精心打磨出來的手指,朝著林皓明一點。

一道看似柔和的白光從玉指尖射出,光芒落在金剛符形成的光罩上,光罩瞬間碎裂成了點點星光,緊接著,林皓明手中的《天魔大法》玉簡瞬間從林皓明手中飛出,落到了她的手掌之內。

此刻林皓明已經完全確定,這女子要自己性命,根本就是伸一根手指的事情,而能有這般實力的,不用說至少也是一位金丹老祖了。

被一個金丹老祖找上門,林皓明此刻把要搏上一搏的心思立刻放下,面對這樣恐怖的對手,就算放手去搏也是找死。

此時林皓明只感覺到氣氛十分的壓抑,雖然眼前女子只是拿走了功法並沒有做其它的事情,可林皓明還是感覺到自己就像被禁錮住了一般,甚至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女子手中拿著《天魔大法》瞧了一眼,跟著又瞧了瞧林皓明,紅唇微動,終於又開口道:「木游是你殺的?」

林皓明不知道木游是誰,但也知道對方問的是誰,此刻既然連逃的機會都沒有,索性也沒有太多顧忌,直接答道:「如果老祖您問的是那個長著八字鬍的修士,我承認的確是我殺的1

聽到林皓明承認了,女子沒有任何反應,繼續問道:「木游身上的儲物袋,有我種下的印記,你是怎麼遮掩的?」

聽到這個問題,林皓明心中感到一震,顯然他很清楚,自己完全是把那儲物袋丟進空間之珠當中,這才遮掩氣息。

林皓明已經很清楚了,這個女子雖然沒有對自己下手,但只要自己不說,或者回答不能讓她滿意,弄不好對自己直接搜魂都有可能,想到這裡,他一咬牙,手中靈光一閃,空間之珠直接浮現在了手中。

女子見到之後,也有些驚訝,跟著再次一點指,把空間之珠攝入自己手裡,稍稍檢查之後,就驚駭的叫道:「居然是可以重疊兩層空間的儲物法寶,你這小子倒是運氣極好啊1

林皓明見她也為這空間之珠而動容,臉上更顯得無奈了,跟著看著她直接把空間之珠丟進了自己儲物鐲之中。

不過見到這一幕的時候,林皓明眼中更是驚訝,要知道能收取重疊兩層空間的寶物的儲物法寶,只有重疊空間超過兩層才可以,也就是說眼前女子儲物鐲竟然比空間珠還要厲害。

女子沒有在意林皓明的驚訝反應,繼續沒有什麼表情的問道:「你才鍊氣期九層,居然能殺了木游,倒是很讓我意外啊,之前我看過你殺木游的地方了,你用的是什麼?」

空間之珠被搶了,林浩明也沒有辦法,面對女子追問,只能繼續把焚天鏡的符寶從自己的儲物袋中拿了出來。

東西一拿出來,果然再次被對方取走了,林皓明也只能看著。

女子仔細看了這張符寶幾眼之後,臉上有些驚訝道:「這是焚天鏡仿製品分解后製成的符寶,你一個鍊氣期弟子居然能有這個?莫非你是那幾個元嬰老怪的後人?」

林皓明見她詢問的同時,臉色也變得凝重,甚至不悅,林皓明立刻叫道:「若我是元嬰祖師的後人,怎麼可能會被木游伏擊,這是我從聚寶閣買來的1

「你不是那幾個老傢伙的弟子,哪來這麼多靈石買符寶?」女子繼續追問道。

「晚輩不久前剛剛參加了宗門紅葉山靈石礦爭奪,因為有那儲物珠子,所以把大量靈石藏進了裡面,躲過宗門盤查帶了出來,而且也因為大筆交易晚輩還成為聚寶閣的貴賓1林皓明這樣解釋道,同時把貴賓玉牌都拿了出來。

女子見到林皓明手中玉牌,眼中再次閃過一絲驚訝,她可是很清楚,這貴賓玉牌可不是一個鍊氣期弟子的所謂大交易就能得到的,頓時她望向林浩明的雙眼眯了起來,跟著問道:「你叫什麼?」

「晚輩林皓明,這次紅葉山奪寶,就是晚輩找到了一塊極品靈石,立下的頭功1林皓明在故意顯露自己重要之後,再次乖乖的回答了她。

「林皓明?林豐是你什麼人?」女子聽到這個名字,思索了一會兒有問了起來。

「林豐是我先祖,前輩認識我家老祖?晚輩就是林老祖帶進宗門的,可惜老祖數年前外出隕落了,我因為修為地下,無奈被門中其餘弟子欺辱,最後流落到外門,只能自己一步步在外門艱難修行,最近才因為紅葉山之行立下大功,重歸內門。」林皓明苦嘆道。

「原來如此,這珠子是林豐留下的?」女子問道。

「是1既然對方都這麼問了,林皓明自然順著答應了。

「聽你的話,似乎對宗門也很有怨氣啊?」女子淡淡的問道,臉上剛才的沉凝已經不見了。

林皓明注意著對方表情的變化,雖然不知道對方到底是誰,什麼身份,但感覺對方肯定對宗門有敵意,想到這裡,他故意搖頭道:「這怎麼敢,只能怪我資質本來就不是很好。」

「呵呵,你覺得你這樣說我會信嗎?」女子瞧見了,果然又嘲諷起來。

林皓明聽了,故意嘆息一聲道:「晚輩受到不公待遇自然不滿,但這些年在宗門弱肉強食也見多了,也沒有什麼怨氣,只要自己有能耐,自然會有自己應該得到的地位。」

「你倒是明白人啊1女子聽了林皓明這番見解倒是點起頭來。

「不敢,只是有些事情看多了,自然也就有了自己的看法1林皓明看似謙虛道。

「你不用謙虛了,林皓明老實跟你說,我很欣賞你,你現在鍊氣期,若是三十歲前可以築基的話,我倒是可以親自收你為徒,不知道你願不願意拜我為師啊?如果你願意,我現在就可以收你為記名弟子,等你築基之後在正式收你為徒1女子忽然提出了這樣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