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魔門敗類>第九十九章立下血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九章立下血誓

小說:魔門敗類| 作者:驚濤駭浪| 類別:

林皓明自己也沒想到,這女子忽然要讓自己拜師了!

雖然不知道那木游到底是什麼人,可從他只是鍊氣期弟子,但身價比很多築基期修士還要豐厚,顯然不是什麼簡單人物。

更關鍵的是,自己完全不知道這女子到底是什麼來頭,這就要拜師,簡直就是自己往狼窩裡闖埃

「前輩,就算要拜師,晚輩也應該知道前輩名號1林皓明小心的問道。

「這個的確是,你聽好了,本老祖就是天魔門的門主陶夢蓉1陶夢蓉鄭重的說道。

不錯,此時站在林皓明面前的就是謝若蘭見過的陶夢蓉,那個木游是她十年前收下的記名弟子,可惜資質也太差了,唯一好的就是木游擅於陣法,所以還是加以培養,不久前忽然發現木游的本名燈滅了,所以特意跑出來看看到底是誰殺了他,畢竟天魔門所處環境並不好。

結果找了幾天之後,發現線索都斷了,陶夢蓉本來都已經準備回去了,可這個時候卻有感應到了儲物袋上自己留下的印記,於是找了過來,發現了林皓明。

林皓明聽到她報出的名號,整個人卻沒有多少反應。

陶夢蓉見到林皓明這樣子,心裡也有些無可奈何,長嘆了一聲道:「現在血煉宗所佔據的地方,本來的名字叫做天魔淵,是我天魔門的基業,一萬多年前,血煉宗被人打破了山門,宗門一名女性長老帶著門人來到我天魔門尋求庇護,當時的大長老因為與這名血煉宗長老有些不清不楚的關係,最後接納了他們,甚至還劃了一塊地方給他們棲息。」

「陶前輩,您的意思是,血煉宗鳩佔鵲巢?」林皓明小聲的問了一句。

「不錯,那賤女人心機叵測,不但自己最終成為大長老道侶,而且故意培養自己血煉宗弟子和我天魔門弟子結合,這樣一來就變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1

「本來因為我天魔門勢大,並不怕這個,反而覺得這是一個徹底消化血煉宗的機會,可誰想到這個時候,出了一個意外,大長老帶著宗門數名元嬰長老外出,結果只有大長老一個人重傷回來,那賤女人見到這樣的機會,故意借著大長老道侶的身份,壯大血煉宗,隨著時間推移,當大長老隕落的消息傳出,血煉宗已經勢大了,而那個賤女人更是修鍊到了元嬰期大圓滿的境界,於是一轉眼,天魔門反而變成仰仗血煉宗生存。」

「這樣的情況,兩大宗門沒有內鬥嗎?」林皓明奇怪的問道。

「內鬥?倒是差點真的大戰了起來,不過那個時候天一門勢大,門中化神老祖決心剷除魔道,於是爆發了道魔大戰,我天魔門緊鄰天一門,若是這個時候內鬥,只會被天一門給直接滅了,所以雙方不得不聯合起來,這一聯合就又是千餘年的時間,等天一門瓦解,佛門強盛起來,我天魔門在天魔淵里,已經不是血煉宗的對手了1

「在後來呢?」林皓明問道。

「後來天魔門的先祖,不得不面對現實,成為依附於血煉宗的門派,只是宗門駐地依舊在天魔淵之中,但隨著時間推移,本想重振的天魔門卻越來越沒落,到我師傅那一代,就已經沒有元嬰期修士出現了,血煉宗見此,就勸說我師傅徹底解散天魔門,併入血煉宗,我師傅不願意,就與血煉宗當時一位長老打賭。」

「師傅只是金丹期大圓滿修士,卻要跟一位元嬰期修士對賭,誰都不看好她,可她最終還是贏了,只是為了取勝消耗了自己三個甲子的壽元,而打賭贏來的也只是天魔門繼續在天魔淵留守三百年。」陶夢蓉略顯傷感道。

林皓明沒想到,原來天魔門是這麼一回事,只是這種事情顯然應該屬於宗門秘密,至少從自己完全不知道有天魔門在血煉宗魔淵之內就能看得出來。

「林皓明,你聽了之後,覺得如何,若是你加入天魔門,有重振天魔門的信心嗎?」陶夢蓉忽然換了一臉笑容問了起來。

林皓明看著此刻她純潔無暇臉龐的笑容,心裡卻想哭,果然就跟自己想的一樣,這陶夢蓉既然說出這番話,擺明就是讓自己表決心。

林皓明可以斷定,若是自己不表決心,那麼下一刻,自己很可能成為一具屍體,躺在這裡。

既然如此,林皓明一發狠,直接一張口,一團精血從他口中噴出,跟著大聲道:「我林皓明發誓,此生一定竭盡全力重振天魔門,若違此誓,就讓我死在陶前輩手上1

伴隨著林皓明誓言,那一團精血忽然化為了一個鬼臉的模樣,隨後一轉眼又重新化為一團,射回林皓明體內。

林皓明還是第一次發下血誓,在發誓的同時就感受這血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只是當那團精血回來,和身體融為一體之後,也沒有發現什麼,就好像自己剛剛做了的事情跟沒做一模一樣。

林皓明絕對不相信這是真的,神識立刻落到體內功德珠上,可出來十幾分小功德之外,功德珠也不像上次捕獲了契約之力,這一下可真是讓林皓明有些慌了。

血誓可是以修士自身為動力的誓言,一旦立下之後想要接觸基本沒可能,難道自己這輩子真的要賣給眼前這個女人了?

林皓明目光看向了陶夢蓉,此刻的她倒是對林皓明極為滿意,笑呵呵道:「不錯,你做得很好,既然你願意立下血誓,那麼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的記名弟子了,這珠子很珍貴,既然本來就是你的,你自己好好收著,可別落到別人手裡了1

林皓明本來心裡還苦嘆自己倒霉,沒想到自己立下血誓之後,這女人倒是把空間之珠還給自己了。

但回頭一想,對方都有更好的儲物鐲,自然也看不上,倒也不覺得奇怪了。

而當林皓明把空間之珠重新收入體內的時候,當珠子回歸原位的剎那間,林皓明只感覺到渾身一顫,一股氣血似乎在翻騰。

「你怎麼了?」陶夢蓉注意到林皓明有些異樣,也關心的問了一句,畢竟如今眼前之人已經是自己的人了。

林皓明立刻搖了搖頭,解釋道:「陶前輩,我沒有事,只是剛剛立下血誓,加上之前精血受損不少,血氣有些不穩1

對林皓明的解釋,陶夢蓉沒有什麼特別看法,林皓明自己心裡卻閃過了一絲快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