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魔門敗類>第一百零二章仇人來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二章仇人來了

小說:魔門敗類| 作者:驚濤駭浪| 類別:武俠修真

呂正很好奇的看著那個厲害人物。

一旁左成澤卻苦笑了一聲,自言自語道:「這傢伙,又要來了1

「左師兄怎麼了?」聽到師兄發出這樣的感嘆,呂正好奇的問了一句。

左成澤苦笑著搖頭道:「你自己仔細看吧1

呂正對左師兄的話有些不明白,但很快他發現似乎事情還真的有些令人詭異。

只見到那個人站在屍首旁邊,似乎在默念某種咒語,伴隨著咒語聲音,一團白光分別從兩個人身上浮現,隨後慢慢的飛向天空。

「左師兄,那個人……那個人不會是在給人超度吧?我們血煉宗是魔道宗門吧?」呂正看到這裡,似乎有些明白了,也忍不住叫了起來。

左成澤苦笑道:「可不是,那傢伙就是個怪胎,每次宗門有人被殺,這小子肯定第一時間出現,然後給人超度,真不知道他腦子裡都裝了一些什麼?」

「他給人超度,沒人說他嗎?」呂正好奇的問道。

「誰敢說他,人家可是有靠山的1左成澤道。

「靠山?他難道是老祖弟子?」呂正好奇的問道。

「這倒不是,傳聞他以前是某個老祖的後人,不過那位老祖多年前就死了,他也沒有了依靠,但是他家老祖早年給他找了個道侶,那女人極為厲害,築基的時候連二十歲都沒到。」左成澤想起那張倩麗的玉容,心裡也充滿了羨慕。

「啊!有這樣的事情,那他不是吃軟飯?」呂正有些哭笑不得的說道。

「這可不是,那女人可不簡單,林皓明可不是她男人,現在只是她手下而已,不過誰敢得罪他,肯定日子不好受,內門弟子之中,一般沒什麼人回去找他麻煩的1左成澤道。

「原來這樣1呂正聽了,似乎有些明白了,可一看台上,有些奇怪的叫道:「師兄,好像有人找他麻煩了1

左成澤聽呂正的聲音看去,頓時眼睛瞪大,跟著叫道:「還真是1

的確此刻林皓明眼前的確有了麻煩,而且還是不小的麻煩,以至於讓他剛剛得到兩份小功德的喜悅,一下子全都消散了。

此刻站在自己勉強不到兩丈地方的,是一個老熟人,卻也是自己最不想見到的人,凌勝傑。

眼前的凌勝傑,氣息變得格外強大,不用說,顯然已經築基成功了,這讓林皓明心中不由的暗暗叫苦,有些無奈道:「凌師兄不,是凌前輩,真是恭喜前輩,築基成功了1

凌勝傑望著林皓明,高傲的透露高高揚起,依舊和以前一般無二的瞧不起林皓明,聽到他說話,也只是冷笑一聲道:「林皓明,別人說你現在成立魔門異類,干起了和尚才會去做的事情,我還不信,沒想到還真是這樣,我看你倒是不想我們門中的異類,反而像是魔門敗類,身為魔門修士,你這種事,你莫非想要做和尚不成?」

「凌前輩,這話從哪裡說起呢,雖然血煉宗是魔門,但也只禁止本門弟子對同門修士的魂魄進行煉化,並沒有禁止弟子給別人超度亡魂啊1林皓明說道。

「你的理由倒是很充足嗎?本少爺閉關這麼長時間,最想見到的就是你,這不一出關就來找你了,林皓明跟我走一趟吧1凌勝傑冷冷道。

跟凌勝傑走,林皓明沒有絲毫的安全感,只覺得這一去就是凶多吉少,腦中正思量著怎麼解決眼前麻煩,凌勝傑卻已經又走上了一步來,用陰陽怪氣的語氣反問道:「怎麼?你不願意?」

「不!怎麼可能呢1面對凌勝傑的威逼,林皓明只能笑著答應。

「那還不跟我走1凌勝傑厲聲喝道,隨後直接飛了起來。

林皓明看著這般情形,只能問道:「不知道凌前輩想去哪裡?」

「你洞府1凌勝傑說道。

聽凌勝傑這話,林皓明再次無奈的點了點頭,跟著只能朝著自己洞府飛遁而去了。

洞府就在靈輪山上,不用片刻就到了。

走進去之後,凌勝傑再次冷冷道:「把禁止打開1

聽到他這話,林皓明只能乖乖照做,腦子裡卻思索著,該怎麼對付這個居然已經築基成功的紈子弟。

等打開禁止之後,林皓明回到廳堂之內,望著坐在椅子上的凌勝傑,笑呵呵的取出一塊中品靈石道:「恭喜凌前輩築基,這是晚輩一點心意,還請前輩笑納1

凌勝傑瞧著林皓明手中的靈石,居然沒有一點表情,整個人冷冰冰道:「你少跟我來這一套,你當我還是以前嗎?我問你,你跟謝若蘭到底是什麼關係?」

「關係,沒什麼關係,要說有,也就是她是我僱主啊1林皓明故意繼續裝傻充愣道。

「哼1

凌勝傑聽了,臉一沉,冷哼一聲道:「你當我白痴啊,林皓明,你今天最好識相一點,否則別怪我對你不客氣1

林皓明瞧著凌勝傑這般模樣,忽然想起近兩年前,謝若蘭最後一次去找凌勝傑的時候,帶回不少丹藥,現在想想,那個時候莫非謝若蘭給凌勝傑留下了一個讓他難以忘懷的悲慘記憶?

如果真是這樣,今天凌勝傑擺明來者不善,豈不是自己變成了這小子的出氣筒,發泄目標了?

想到這裡,林皓明忽然覺得自己怎麼就這麼倒霉,這麼冤呢?貌似從頭到尾吃虧的一直是自己,好處全是那姓謝的女人拿!

林皓明忽然預想越覺得不值得,瞧著凌勝傑冷眼望著自己的樣子,長嘆一聲道:「凌前輩,有些話我只對你一個人說,我日子過得苦啊!凌前輩你可知道為什麼謝若蘭會要我幫她做事?」

「為什麼?」凌勝傑冷冷道。

凌勝傑雖然面無表情,但林皓明卻一臉苦大仇深,好似背負了無盡痛苦的長嘆了一聲,這才說道:「這個還不是因為以前她是我家老祖帶回宗門,準備讓她做我以後道侶,有這麼一個未婚妻的身份啊1

「有這一層身份又怎麼了?你們不是也沒成嗎?」凌勝傑繼續冷冷道,但口氣雖然冰冷,但似乎整個人的好奇心被調動起來了。/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