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魔門敗類>第一百零七章 死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七章 死戰

小說:魔門敗類| 作者:驚濤駭浪| 類別:

謝若蘭朝著讓這邊發生變化的人看去,只見一名身著粉色宮裝,面若桃花,媚眼如絲的嫵媚少婦出現在了不遠處的樹梢上,此刻正含笑著望著這邊。

「雷春香1謝若蘭臉色漸漸再次變得凝重,同時叫出了一個名字。

「雷夫人1凌勝傑見到之後,立刻欣喜的叫了起來。

雷春香直接從樹梢上看似優雅的飛了下來,到了凌勝傑身邊,看似嬌媚的瞪了他一眼,嬌聲責怪道:「我就知道你這小子故意甩開我肯定有什麼貓膩,沒想到居然在這裡伏擊別人1

「雷夫人,這女人跟我有不共戴天之仇,此仇不報,恐怕我以後大道之路都會受到影響啊1凌勝傑此時為自己辯白起來,

雷春香卻似乎並不買賬,反而冷哼了一聲道:「什麼不共戴天之仇,不就是人家看不上你,你真有本事,像你家老祖那樣,我才不相信這女人會拋棄你1

「雷夫人,你怎麼這個時候還數落我1凌勝傑聽了,雖然心裡很不爽,但也不敢真說什麼,眼前這位可是自己家老祖寵愛的侍妾,在自己老祖心裡,地位並不比自己低。

「你放心,既然已經撕破臉了,那麼這個女人就必須死1雷春香對著凌勝傑輕描淡寫的說道,好像此刻的謝若蘭,在她的眼裡已經變成了一個死人。

當然雷春香既然這般說話,自然有她的底氣,雖然她也是以為築基期修士,但卻是築基期六層的存在,比起謝若蘭,足足超出了四層,就算以境界來分,她也已經到了築基中期頂峰。

謝若蘭雖然之前也曾經斬殺過築基中期的姚姓修士,但那個人和眼前這個雷春香絕對不好比,同樣是築基中期修士,雷春香一個至少可以對付姓姚的修士三個。

所以如今謝若蘭雖然修為也有所精進,但面對她還是沒有一點把握,別說還有吳虹飛在一旁虎視眈眈了。

凌勝傑雖然感到憋屈,但一想到謝若蘭就這樣完了,心裡也鬆了口氣,忽然想起把這一切改變的人,立刻目光投向了林皓明。

林皓明被他盯住,只感覺到渾身一寒,同樣臉色也陰沉下來。

凌勝傑此刻也不再管謝若蘭,等著林皓明叫道:「你這個混賬東西,膽子不小,中了我的腐骨丹的毒,居然還敢背叛我,難道你已經自行解毒了?」

林皓明對凌勝傑的疑問沒有回答,此刻的他已經把焚天鏡符寶抓在了手中,只要凌勝傑對自己出手,立刻就激發符寶。

不過就在凌勝傑真的朝自己這邊來的時候,他忽然取出一張遁符,朝自己頭頂拍了下去。

「你當你面對的人還是鍊氣期修士,你能遁走到什麼地方?」凌勝傑見到之後,冷笑了一聲,神識散出去,立刻朝著某個方向飛去。

片刻之後,他就在一顆大樹後面,見到了遁走到這裡的林皓明。

林皓明似乎也知道一張遁符根本甩不開凌勝傑,於是再次使用了一張遁符,消失在了大樹旁。

連續三四次之後,凌勝傑都能輕易找到對方,頓時有種把對手玩弄於股掌之間的感覺,此刻的他已經決定了,抓住林皓明之後要好好的折磨他,讓他知道敢背叛自己的下常

可當他這一次再次見到林皓明出現之後,發現林皓明居然沒有在跑,反而祭出了一張符寶。

見到林皓明祭出符寶的同時,他忍不住立刻嘲諷道:「鍊氣期弟子果然是鍊氣期弟子,你以為一般的符寶對築基修士還能有多大用處,符寶的一擊也就跟築基期修士一擊沒有多少區別,你這是找死1

林皓明此刻也真是拼了,在祭出焚天鏡的時候,連續噴出三口精血。

這是林皓明已經能做到的極限了,如今修為已經到了鍊氣期大圓滿,法力比之前深厚不少,此刻在噴出精血,已經光催動符寶,而是要更多的激發符寶的威能。

凌勝傑此刻見到林皓明祭出的符寶鏡子,只是祭出了一面盾牌,在他看來,只要接下林皓明這一擊,林皓明肯定所剩法力不多,想要跑估計也跑不了,到時候就可以慢慢的弄死他。

可讓凌勝傑有些意外的是,眼前對方祭出的符寶鏡子,在一眨眼之間,居然幻化成數百面,而且伴隨著鏡子之間射出光芒,一團巨大的火球居然出現在了這些鏡子之間。

見到那團火球,凌勝傑忽然感到一股很強大的威勢,甚至讓自己都有種危險的感覺,而這個時候,這顆巨大的火球居然直接奔著自己來了。

就在凌勝傑追擊林皓明的時候,謝若蘭已經先出手了,所有陰魂直接朝著吳虹飛撲了上去,而她自己,祭出數件法器和雷春香周旋。

雷春香見她一出手,就明白,謝若蘭是要拖住自己,先解決那個吳虹飛。

在這樣的情況下,還能作出這樣的選擇,雷春香也覺得謝若蘭還是很果斷的一個女人,甚至和自己有些相似。

雖然她自己有能力,逼得謝若蘭不得不分處更多精力對付自己,但面對謝若蘭纏人的手段,她卻只是祭出了一把血紅色的飛劍周旋,看上去似乎也不想出全力。

吳虹飛見到之後,心中暗罵那女人陰險,此時的他被陰魂折磨的可夠嗆,偏偏還沒有辦法,此刻他心裡甚至有些後悔,當初幹嘛找凌勝傑這傢伙聯手。

被謝若蘭越逼越難受,吳虹飛一咬牙,直接催動秘術,就見到他渾身骨骼一陣脆響,隨後整個人肌肉都隆起了一圈,手中大劍直接化為了九把,分別朝著周圍的陰魂斬了過去。

謝若蘭見吳虹飛開始拿出壓箱底手段了,隨即朝著陰魂幡一拍,就簡單陰魂幡烏光閃亮,隨後數道光芒朝著三隻築基期陰魂射去,當那三隻陰魂被這光芒籠罩之後,三隻看似人形的陰魂,忽然變得扭曲起來,片刻之後化為了三隻猙獰厲鬼,聲勢更加恐怖朝著吳虹飛撲了上去。

雷春香見到這一幕,心中暗自冷笑,可就在這是,她懷中一塊玉石忽然一涼,伴隨著這股涼意,她整個人都感到有些冰涼起來,心中只感到不可思議。

就在她心境一瞬間出現變化的時候,忽然腳踝處傳來了一陣劇痛,自己腳踝似乎被什麼東西咬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