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魔門敗類>第二百一十章情意(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章情意(上)

小說:魔門敗類| 作者:驚濤駭浪| 類別:

林皓明聽著謝若蘭冷嘲熱諷,嘴角卻一直掛著笑容望著此刻明顯在生氣的謝若蘭,心裡有種說不出的甜蜜味道。

以前總是感到有些忐忑,謝若蘭大道之心太過堅定,恐怕心中容不下自己位置,但如今他知道,自從上次在羅婉瑩哪裡經歷的事情之後,自己已經在謝若蘭心底留下了深深的烙櫻

林皓明笑的開心,謝若蘭看著林皓明臉上的笑容卻忍不住大怒道:「你笑什麼?是不是想看我笑話,是不是想說就算我有個元嬰期師傅,也不過如此?」

看著她真的很生氣,林皓明也終於有些不好意思的收起了笑容,勉強正經了一些道:「若蘭……」

「若蘭是你叫的?」

謝若蘭美眸瞪了林皓明一眼,卻反而顯得更加嫵媚。

「若蘭,這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我跟那秦傲柔沒有什麼關係的1林皓明可不想再誤會下去,立刻解釋起來。

「沒關係?沒關係人家盧掌柜會當眾把你們的事情說出來?」謝若蘭對林皓明的話,依舊帶著疑問。

「我說的是真的,這事情之所以會被宣揚起來,其實根本就是秦傲柔故意要這樣做,她此生根本就沒有要嫁人的意思,只想一心追求大道,而聚寶閣內部互相也有競爭,所以她這才故意那我當作擋箭牌,好讓一些會找她麻煩的人,轉而來找我,從而可以靜心修鍊1林皓明立刻把早就想要對謝若蘭說的話說了出來。

謝若蘭聽了。心裡倒是沒有一開始那麼堵得慌了,但臉上的眉頭卻並沒有鬆開,反而更加疑惑了。

想了好一會兒。這才不解道:「那個秦傲柔身為聚寶閣閣主的千金,身份何等尊貴,為何要找你?」

林皓明聽謝若蘭詢問,立刻解釋道:「我也疑惑這件事,秦傲柔給了我三個解釋。第一,我沒有複雜的背景,唯一的背景就是你師傅是天魔女。而她沒有魔池輔助,進階元嬰都困難,所以對她來說。不會有後患;第二,我年輕,到如今才三十多歲,還有三十年才到一家子。而等我到一甲子還沒有凝結金丹。我跟她這所謂的兩情相悅也就不復出現,所以很好處理後續事情,第三,我本身實力不弱,而且還偶有驚人之舉,表面上還有血煉宗的背景,最重要的是,我跟她的確一早就認識。她對家族裡的人說對我有意思,別人才會相信。」

聽完林皓明這番話。謝若蘭沉思片刻,眉頭卻變得更深了,過了很久這才望著林皓明狐疑的問道:「你小子平時也挺機靈的,這種解釋你相信會完全相信?」

「我當然不完全相信,但人家可是金丹期存在,而且還不是一般金丹期存在,我可以保證,就算羅婉瑩全盛時期,估計也打不過她!當時情況,就我跟她兩個,我要是不答應,萬一她直接把我滅口怎麼辦,就算不滅口,抹去我記憶這種事情,對她來說估計不難,可一旦做這種事情,我自己神魂肯定也會受損,能不能恢復都兩說1林皓明此刻終於有機會大吐苦水了,當然這吐苦水有多少是真的,有多少是為了讓謝若蘭消氣而添油加醋,他自己也不知道了。

謝若蘭聽林皓明吐了半天苦水,望著他的眼神,倒是沒有那麼冷了,甚至此刻也沒有再問秦傲柔的事情,反而柔聲問道:「喂,你這些年過得好嗎?」

「還算可以,就是沒辦法見到你,心裡會難受1林皓明故意望著謝若蘭這麼說道。

謝若蘭倒是沒想到,林皓明居然敢直接對自己說這種隱晦的話,頓時俏臉也微微紅了起來。

或許是因為臉上火辣辣的感覺讓謝若蘭感到太尷尬,於是她索性對林皓明瞪了一眼,跟著大叫道:「你這小子,別跟老娘來這一套,你心裡有些什麼心思,逃得出我的法眼?」

「嗯,我知道你心裡知道我的心思,只要你能明白我的心也就可以了1林皓明一聽這話,再次順著來了一句。

謝若蘭倒是真沒想到,這麼多年不見,林皓明膽子可真比以前大多了,現在居然敢連番占自己便宜了,本來臉頰剛剛消退的火熱,瞬間又捲土重來了。

謝若蘭雖然為人精明,但真正臉皮倒也挺薄的,至少在面對真正的男女之事上是這樣。

林皓明還是第一次看到謝若蘭會害羞成這樣,此刻的她就好似一朵冰山上的雪蓮,格外的美麗耀眼,只是看著都會讓人痴了。

謝若蘭也發現林皓明望著自己眼神的異樣,對林皓明真是又喜有氣。

林皓明這回倒是學乖了,抓住謝若蘭準備再次用她所謂的脾氣蓋住羞澀前的瞬間,立刻開口道:「若蘭,當初我在羅婉瑩密室里,找到你的儲物袋和靈獸袋,我一直沒有打開,等著再次見到你的時候,親手換給你1

「你這傢伙,算你有心,繞你一次了1謝若蘭看著林皓明手上捧著東西,嘴上雖然不饒人,但心裡卻感到有一股暖流淌過,顯得格外舒服。

把東西拿到手,儲物袋直接收好,靈獸袋神識往裡面一探,跟著有些驚訝道:「咦!小紫居然沉睡了?」

「是啊,我當初得到這靈獸袋的時候,就發現那小紫蛇開始沉睡,否則若是一直活著的話,總要為食一些東西給它的,到時候只能強行抹去你靈獸袋上的禁制了。」林皓明也解釋道。

「算你還有良心,看在你一直幫我保管這麼多東西的份上,這個給你了1謝若蘭忽然手上一番,跟著一直玉盒出現在了她的手中,跟著手腕一抖,直接朝著林皓明飛去了。

林皓明這個時候才注意到,謝若蘭手腕上帶著的鐲子,赫然是一隻儲物鐲,接下來,林皓明抓住玉盒的時候,也感到微微有些吃驚,因為這玉盒竟然透著絲絲寒氣,赫然是用寒玉製成的。

「這是什麼?」林皓明有些驚訝道。

「你自己打開看1謝若蘭道。

林皓明瞧謝若蘭神神秘秘的樣子,也沒多想就打開了玉盒,跟著就見到一枚就猶如這玉盒一般,潔白通透的丹藥,靜靜的躺在裡面,而林皓明只是看了一眼,臉色就已經變了,望著丹藥,在看看謝若蘭,激狻…這不會就是……就是洗髓丹吧?」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