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魔門敗類>第三百四十章執法長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章執法長老

小說:魔門敗類| 作者:驚濤駭浪| 類別:

「你到底是誰?居然如此大膽敢這麼對我說話,你知道我是誰嗎?」美婦聽了,勃然大怒的尖叫起來。△↗,

林皓明卻只是不屑的笑了笑道:「我知道,你不是大長老的侍妾,就是萬長老的侍妾,你這樣的女人,就算生了兒子,也沒有資格成為他們的道侶1

剛才那小子說自己父親是宗門的大圓滿存在,林皓明知道,如今宗門大圓滿修士,出了大長老外,只有一名叫做萬歸元的元嬰期存在了。

「你知道居然還敢如此無禮1美婦這回倒是有些吃驚了,雖然她的確只是萬歸元的一個侍妾,但能為萬歸元生下兒子,自然母憑子貴,而且一個金丹期修士,怎麼會有那麼大的膽子,敢不給大圓滿修士面子?

「就是因為知道,這才更加要顯得公正,免得以後宗門之中的人,對門規的上下公正有異議。」林皓明抓住公理的制高點道。

「你……你真的找死啊1美婦見林皓明就是吃定自己,咬牙切齒的模樣,本來一張美麗的臉龐都已經扭曲了。

「你要怎麼樣才能放了我兒子?」美婦努力的壓制著自己的火氣,質問道。

「不是我要放了你兒子,而是你兒子觸犯門規,該如何按照門規處置1林皓明再次強調道。

美婦被林皓明這邊牛皮糖一樣的態度,已經徹底的消磨掉了耐心,要不是林皓明提著她兒子,她立刻就要動手劈了林皓明了。

「怎麼回事?誰敢在這裡鬧事1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聲音響起,隨後一名中年男子,出現在了偏廳門口。

「李師兄,你來的正好,與我一起抓住此人。把我兒子救下來1美婦一看來人,立刻招呼起來。

林皓明目光掃過此人,發現也是金丹後期的修為,不過並沒有見過,想了想問道:「師兄你是現在的執事堂總執事?」

那姓李的中年男子見林皓明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倒也沒有立刻動手,打量了林皓明一番之後問道:「你是誰?」

「在下林皓明,外出近二十年,進階金丹之後剛剛回來,本想找師兄重新登記身份更換令牌的。只是沒想到,遇上這個膽大妄為的小子1林皓明簡單的解釋道。

姓李的修士,剛剛才接到執事堂的弟子傳音,說有人在執事堂大打出手,立刻趕來之後,才發現,出手之人居然來的大的很,那女子自然不用說,本來以為這男子只是普通弟子。沒想到他居然是那個林皓明。

「原來你就是林皓明1姓李的修士聽了,上下打量了林皓明一番。

那美婦顯然不知道林皓明的名字,特意問道:「李師兄,你認識他?」

姓李的修士先是點點頭。跟著又搖了搖頭道:「我聽過林師弟的名號,林師弟三十多年前的時候,在宗門大比上闖過出塵塔,只是築基中期。就得到了築基期第一人的名號,而且他與聚寶閣,秦大掌柜的千金傳聞是一對。」

本以為只是一個普通金丹期修士。最多背後也有一名元嬰期的師傅,但自己男人可是宗門萬長老,除了大長老之外,還有幾個人可以對抗,沒想到此人居然有聚寶閣的背景,難怪敢跟自己叫板。

「林師弟,這位是雷夫人,你手中的人可是雷夫人與萬長老的兒子,如果沒有什麼損失,我看兩位還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好啊,就讓李某當個和事老如何啊?」姓李的修士笑呵呵的問道。

「只要這林皓明,放了我兒子,當眾道歉,並把那個女人給我,這件事就算了1雷夫人剛剛聽了兩個女子說了幾句,直接提出了自己的條件。

林皓明其實也不想把事情鬧大,但這個女人實在不長眼,這個時候居然還要自己道歉,還要把文玉要走,真是腦子壞了。

林皓明冷哼一聲,望了一眼那姓李的修士問道:「李師兄,你是執事堂的總執事,你覺得呢?」

姓李的修士,事實上真不想管這事,但這事情又發生了,只能硬著頭皮道:「雷夫人,有句話說,不奪人所愛,這位姑娘既然是林師弟的人,你一定要要走,有些不合適1

「難道我兒子白白被打了,我兒子是為了這個女人才這樣的,不要來,我難解心頭只恨1雷夫人叫囂道。

姓李的修士聽了這話,也直皺眉頭,這雷夫人也實在太過囂張了,當初林皓明還沒什麼名氣的時候,就敢跟幽冥真人的弟子對抗,後來一起進入墜魔谷,那幽冥真人的弟子沒有活著出來,雖然沒有證據,但還是有很多人覺得,那人被林皓明在裡面給滅殺了,可見林皓明絕對不是什麼手軟的人埃

想到這裡,他情願被人看做無能也不能繼續讓麻煩粘在自己身上,於是直接取出了一塊玉符,捏碎了。

「李師兄,你幹什麼?」雷夫人看到了,質問起來。

「此事李某沒有辦法調教,只能找譚前輩來處理了,畢竟兩位都是宗門金丹修士,按照宗門規矩,譚長老身為執法長老,必定能給出一個公正的判罰。」姓李的修士說道。

見李師兄如此選擇,雷夫人心裡也有些後悔,自己剛才過於囂張了,但一想自己男人的地位,也不怕林皓明,畢竟林皓明雖然有聚寶閣的關係,但那是宗門外的關係。

玉符捏碎之後沒多久,一個黑臉壯漢就出現在了這裡,並且絲毫都沒有掩飾的散發出元嬰期修士才有的強大氣息。

「譚長老1姓李的修士見到之後,立刻行禮起來了。

「李飛,這裡還真熱鬧啊?我剛剛還以為,是有什麼老友來宗門找我,沒想到原來是處理這熱鬧事啊!到底怎麼回事?」譚兆銘黑白分明的眼珠子,在兩方人身上掃過,直接冷冷的問了起來。

這譚長老一張黑臉,還真不虧執法長老。

在他開口詢問之後,那雷夫人立刻朝著左右兩個女子看了一眼,那兩個女子之中一人立刻道:「此事是我家公子因為看上那女子,想要收入自己房中,結果誰知的剛剛向那位林前輩提出要購買那女子的時候,就被惹怒了那林前輩,直接動手教訓我家公子起來。」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