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魔門敗類>第三百七十三章真正的賭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三章真正的賭約

小說:魔門敗類| 作者:驚濤駭浪| 類別:

秦傲柔沒想到這韓敬平會提出這樣的條件,面對這種事情,她是絕對不會把主動權交給別人的,就算林皓明也一樣,所以根本沒有猶豫,她立刻拒絕道:「讓我聽命於你,那也要你比我強才行,如果林皓明輸了,只要在之後大比之中你勝了我,聽命於你又如何?至於一瓶丹藥,你覺得那值得我讓步嗎?」

「嘿嘿,傲柔,你這個樣子到時更讓我不想放手了1面對秦傲柔的強硬,韓敬平眼中的**也變得更加強烈起來了。

秦傲柔自然把這一切看在眼中,她對韓敬平這種眼神也變得有些不安起來。

「秦兄,其實大家都很清楚,傲柔和敬平在一起,對於你我兩家來說都是好事,林皓明雖然本身不錯,但畢竟沒有長輩護著,血煉宗也沒有化神存在了,他未來的路誰都不好說,說不定進階元嬰都做不到1韓孝義看出小輩之間已經有了矛盾,所以也不管秦傲柔的意見,直接問起秦豐來。

秦豐只是淡淡一笑道:「我秦豐當初沒有護住傲柔的母親,所以傲柔想要跟誰在一起,我絕對不會幹涉,就算我秦家老爺子來了,我也是這麼說。」

「秦豐,那個林皓明到底有什麼特別的,至於你這樣嗎?」韓孝義看秦豐口氣這麼硬,更加感到奇怪了,雖然秦豐疼愛他女兒是出了名的,但他也清楚,絕對不至於讓他說出這樣的話,唯一有可能的就是秦豐眼中,林皓明能給他帶來的好處絕對不會小於從韓家得到的好處,至少不會差太多。

想到這裡,韓孝義心中一動,笑了幾聲道:「既然秦兄這麼說,那麼我看不如這樣,我們把最後一層的禁制全部打開。如果那林皓明能完成任務,那麼我也不管這件事了,如果不行,也不需要傲柔出來比試,就讓他跟敬平比試一番,勝利,我也願意看到他與傲柔美滿,如果輸了,那麼我韓家願意把嫡出的女兒嫁給他,算是他失去傲柔的補償。不過他要簽下契約,追隨我家敬平左右,如何啊1

秦豐和秦傲柔都沒有想到,對方會開出這樣的條件,兩人互相對視了一眼,都感覺對韓家 提出這條件,帶著一絲陰謀的味道。

「林皓明不是聚寶閣的,我沒有辦法讓他答應,而且皓明只是金丹期二層。敬平大哥已經金丹後期,兩個中境界的差距就算是天才人物,恐怕也做不到。」秦傲柔直接找了個理由拒絕了。

韓孝義似乎猜到秦傲柔會這樣拒絕,等她說完就立刻笑著道:「傲柔。這個你放心,到時候我可以讓敬平把修為壓制在金丹初期,他可是勝過燕鴻的人,我相信如果這樣。他不會沒有一點機會的,傲柔這你也不答應嗎?」

「要嫁人的是我,似乎這件事對我來說只有付出沒有一點收貨。韓叔叔,你不覺得這件事情,似乎有些不公平?」秦傲柔姦猾道。

「呵呵,傲柔丫頭果然適合做生意,好吧如果他剩了,之前提到的那瓶丹藥也給他。」韓孝義看似大方道。

「韓叔叔,你這也太小氣了,如果林皓明輸了,這樣一個豪傑人物,就只值一瓶丹藥1秦傲柔對於韓孝義的讓步沒有絲毫妥協。

「那你還要什麼?」韓孝義直接詢問道。

「我知道韓叔叔你修鍊寒焰,相信冰火晶精應該有吧?」秦傲柔問道。

「此物閣中也有一塊,你取走就好了,怎麼還要問我要?」韓孝義有些奇怪的問道。

「閣中一塊我自然取走,但還需要更多,如果韓叔叔可以答應此事,等林皓明出來之後,我可以勸說他答應比斗的事情1秦傲柔說道。

「冰火晶精雖然罕見,但價值並不算太高,好,我就答應你了,不過如果傲柔你無法勸說他,那麼一切就都看最後大比吧1韓孝義想了想還是答應了下來。

秦豐沒想到秦傲柔會答應這樣的條件,秦豐他見過林皓明的手段,說實話,對於林皓明如此年紀就有那種手段,他本身也是非常欣賞的,但上次在血煉宗他與燕鴻一戰,雖然最後取勝,但卻也有取巧在裡面,如果那已經是林皓明的極限,那麼他還真不看好林皓明可以贏下韓敬平,就算韓敬平修為壓制在金丹初期也一樣,畢竟修為壓制了,只是讓法力減弱而已,對法術的理解,手段的運用這些都不可能因為法力減弱而消失的,只是自己女兒已經這樣決定了,他也不好多說什麼,畢竟這是女兒自己的決定,而且他也相信,自己這個女兒不會輕易答應這樣的事情,或者羹簡單的說,林皓明應該還有後手才對。

想到這裡,秦豐也對林皓明感到更加好奇了,當然韓孝義也是如此,雖然他感覺到答應秦傲柔有些問題,但同樣他很相信韓敬平,他不信在相對公平的環境下,在這樣的條件下自己兒子會輸,燕鴻的確不弱,但韓敬平在修為壓制到金丹初期的程度,依舊可以輕鬆取勝,這也是他敢如此決定的原因。

「傲柔,你這樣做真的好嗎?」看到賭約完成,秦豐有些擔心的問了女兒一句。

秦傲柔聽到父親傳音,也同樣傳音道:「既然他是我命中的貴人,我想我應該相信他,這也是相信我媽媽?」

「嗯!我也相信他1秦豐聽到女兒提起她母親,也不再多說了。

在幻天洞外,雙方訂下這賭約的同時,林皓明本人卻在幻天洞之內昏迷了。

或者說昏迷並不算正確,更確切的說,他的意識在短時間內被封閉了,甚至林皓明本身都沒有想到會突然出現這樣的情況。

當這一剎那過去之後,林皓明睜開了雙眼,映入眼帘的是潔白的天花板,自己則躺在了一張床上,更確切的說,應該是躺在了一張病床上。

此刻的他忽然感到有些疑惑,自己為什麼會躺在病床上,腦子短暫思索之後,他這才回憶起,自己早上去了寺廟,結果在門口被什麼東西砸了,然後失去了意識。

對!事情似乎就是這樣,只是誰他娘的砸老子?

想起這些的林皓明忽然感到有些火大。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