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二十八節 降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八節 降服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根據弟子來報,上島人十之**都倒在了外圍。深入內部的,也都被盟主奇葯制服。」說到這裡,潘遜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蘇重。

所謂奇葯,不過就是毒藥。他甚至比別人更加清楚那種葯鬼壓床。他至今仍然忘不了當初那種身不由己的絕望。偷眼瞥了瞥猶如死豬般躺在地上的一排江湖人,潘遜憐憫之餘心中微微一顫。五毒童子死了,他以為這種歹毒藥物已經從世間消失。沒想到蘇重竟然掌握藥物的製作方法!還是大批量製作方法!

想到蘇重當初神醫的傳聞,潘遜頓時心下凜然,神醫會解毒就會下毒。五毒童子只憑藉一手毒功,就橫行江湖多年。盟主要是真的放手施展,豈不是要讓江湖聞風喪膽!

「總的來說,咱們成功的擋住了這次襲擊。」潘遜滿臉振奮。

蘇重點頭表示知道。旋即把目光看向地上,躺成一排的江湖武者。

鬼壓床無色無味,中者毫無知覺。被蘇重融入島嶼濃霧之中,放在了陣法的最深處,是最後一道防線。

能中這種毒的人,說明他們已經闖到了島嶼內部。不管是運氣還是本身的本事,都屬於絕頂。要麼有高深武功,要麼身具奇術。

「盟主,這些人」潘遜有些遲疑。往日里這些人可都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大人物。對他這個小小海沙幫幫主,正眼都不會瞧一下。現在卻躺在地上一身狼狽,任人宰割。

可即便在狼狽,他們本身也有著各自的資本。即便不是一方豪雄,也是江湖縱橫的大人物。他們沒有一個人都身後都有著龐大的關係網路。一個處置不好,剛剛避過一次風險的大江盟,很可能會迎來更大的危機。這些人的處理,不得不謹慎。

蘇重聞言,伸手朝著空中一抓。淡白色煙氣憑空匯聚。一把細如髮絲的冰針出現在蘇重手中。

生死符!

站在旁邊一直不發一言的林詩音渾身一顫。

她最終還接受了生死符。林詩音很清楚,她曾經被抓上大江盟總舵的消息,現在已經盡人皆知。如果她安然無恙的離開,必定會被人擒拿拷問。隨之而來的後果,林詩音只是想一想就感覺不寒而慄。

如果魔刀門還在,那些貪心之輩或許還會有所顧忌。但如今自己孤身一人,毫無依仗。龍嘯雲?算了吧。這一次她是徹底看清了對方城府。說不定,到時候反而是他第一個出賣自己。至於李尋歡?呵他能不要自己一次,難道就不能有第二次?人一旦妥協,就會逐漸成為習慣。

思來想去,反而是神秘莫測的大江盟是最安全地方。

相比於旁人對大江盟的各種猜測,她這段時間,一直生活在這座洞庭孤島之上。林詩音覺得,蘇重絕對是一個冷漠的人。看他面不改色,一劍肢解洞庭幫反叛長老,就可知其心是何等冷酷。

但同時對方是一個極為講原則的人,有著自己的一套準則和底線。就像她拿出了憐花寶鑒,而對方答應幫她報仇。最終結果卻讓她大出預料,驚喜不已。這麼算起來,自己留在這裡,雖然並不是一個好的選擇,但相比之下,卻又是目前最好的選擇。

林詩音雖然在島上呆了一段時間,知道蘇重這位大江盟盟主的存在。大江盟的了解也要比別人多一些。如果她立刻離開,蘇重不會做任何阻攔。即便林詩音把島上的消息透露出去,蘇重也不怎麼在意。她知道的東西並不多。

可她要長期留在此地,總會發現更多秘密。蘇重不得不防。她還有一個飛刀例不虛發的表哥。萬一哪天被對方帶走,自己的很多隱秘就有可能泄露。而且林詩音顯然也不是要做一個籠子里的金絲雀。她還要介入大江盟的運作管理。種下生死符就在情理之中。

想到生死符發作時那種從骨髓伸出慢慢升起的麻癢,林詩音臉色瞬間煞白,眼底一抹恐懼怎麼也揮之不去。看向躺在地上的一種武林高手,不由泛起一股兔死狐悲的之色。

蘇重不管身旁兩人如何想,揚手一撒。一蓬冰針破空刺入這些人身體之中。

只過了五個呼吸的時間,即便這些人中了鬼壓床而無法移動分毫。身體卻也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偏偏這些人眼中一片獃滯,沒有絲毫痛苦表現。

潘遜只覺一股涼氣從尾椎直衝腦門,渾身汗毛陡然豎起。他不會忘記身中鬼壓床的那種絕望無助,同樣不會忘記生死符的生死折磨。如果兩者同時襲來

嘶!

足足過了一刻鐘,蘇重才給這些人解除毒藥。

「我殺了你1剛剛能動,就有一個人跳起來,狠狠撲向蘇重。

這是個身材瘦小的中年人。他右手成爪,手指乾枯骨節凸出,好似雞爪又好似虯結梅枝。

瘦小武者一跳之下猶如靈猴攢動,迅捷而輕靈,直撲蘇重。手爪攻擊還沒到,蘇重皮膚就已經立起雞皮疙瘩。他毫不懷疑,要是被這一爪擊中,即便是一塊石頭,都能被戳出五個窟窿!

搭在劍柄上的右手倏然握緊,平靜的眼中陡然放出駭人光芒。蘇重幾乎在瞬間就進入了那種特殊的定境。下一刻,剛才還毫無破綻,宛若羚羊掛角的一擊,便被蘇重眼中數條曲線所肢解。

眼前充斥線條,蘇重卻沒有投注一絲精力。他死死盯住那道出現在瘦小武者肋下,若隱若現的灰色細線。

一道劍光陡然劃過空氣。

噗!

一團血紅爆散開來,剛才還龍精虎猛的瘦小武者,竟然陡然自爆開來,炸成一地碎肉!

剛剛恢復行動,想要對蘇重展開攻擊的一眾武者,頓時停下了邁出去的腳步。衝天的怒火被一盆冰水兜頭澆滅,一群江湖武者僵在原地。

蘇重盤膝端坐原地,膝蓋上橫放一把精鋼長劍。平靜的迎接著對面那充斥憤怒、驚異,甚至恐懼的視線。

鮮紅的血液和碎肉橫在兩者之間,緩緩深入地面的血液散發著濃重的腥氣。四周寂靜無聲。

掃了一眼這些江湖武者,蘇重用他那毫無情緒波動的聲音道:「相信你們都已經感受過生死符的威力。擺在你們面前只有兩個選擇,要麼加入大江盟供我驅策。要麼像他一樣身死道消。」

在場的無一不是身懷絕技之輩。不然也沒本事闖入內島。但凡有本事的人,大多恃才傲物。在江湖這種武力至上的地方,桀驁不馴才是常態。在平時,如果有人敢對他門說這種話,就是挑釁。

脾氣好可能拂袖而去,遇到那些個脾氣暴躁的傢伙,二話不說,直接掏刀子活劈了他!

但在場之人卻沒有一個人出聲。鬼壓床的詭異,生死符的狠毒,還有那讓人自爆的神秘劍法。所有人都知道,眼前這個一臉稚嫩,身穿道袍的傢伙。是一個絕對的狠角色。

幾人對視一眼,腳下一動立刻飄身後退。有的像利箭一般,陡然彈射而出。有的則好似鬼魅,一連竄身影左衝右突迅速遠去。

蘇重坐在原地絲毫沒有起身追擊的意思。

就在眾人疑惑之際,一道黑影從天而降。像是天外隕石一般,帶著凌厲至極的氣勢,迅捷無比的沖向逃跑的幾人。

眾人只看到一道黑色線條在幾人之間不斷折射。每一個被黑線擊中的人,無不撲倒在地。頭頂腦殼消失不見,四個半圓殘缺指洞留存,凄慘死去。

與此同時,一道紅色光影,如同閃電般從不遠處樹林之中彈射而出。剛剛逃到樹林邊的人,還來不及歡喜。就像是被大鎚擂中一般,轟然倒飛而回。嚓嚓的骨骼碎裂之聲,隔著老遠都清晰可聞。

黑影最終停在眾人不遠處,顯出身形,竟是一個足有兩人高的神駿巨鷹。宛若墨玉一般的指抓輕易刺入腳下岩石,那堅硬的石頭好似豆腐。

紅色閃電盤旋在另一邊的一顆不知名花朵之上。赫然是一條嬌小紅蛇,全身晶瑩剔透好似寶玉。

神鵰、寶蛇、蘇重,三者隱約組成一個三角形,把一眾武者牢牢鎖在原地。

有人逃跑,就有人停下觀望。孫駝子就是其中之一。在感受過生死符和鬼壓床的威力之後,他對大江盟的認知再次提高數個層次。

看到瘦小武者自爆后,他心中警鈴大作。面對手段層出不窮的大江盟,他不認為能夠跑的了。要知道外面可就是那布滿險境陣法的密林,對方能抓住自己一次,就能在抓住第二次。到現在為止,他還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中的招。

逃走已經不可能。擺在他們面前只有兩條路,要麼降,要麼死!

而顯然,這些逍遙江湖的武者,還沒有享受夠大好人生。很快就有人單膝跪地,表示臣服。

孫駝子思量再三,深深看了一眼站在蘇重身後的林詩音。眯起眼睛,單消要搞清楚,憐花寶鑒到底有沒有外傳。他還不能死。

「很好,看來你們已經做出了正確選擇。」蘇重看著單膝跪在身前的一種人,滿意點頭。

「那麼,交出你們的修鍊功法吧。」

一眾武者頓時臉色難看至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