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二十九節 蟬翼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九節 蟬翼刀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管他們願不願意,這些已經臣服的人,不得不寫出自己的修鍊心法。不是沒有人想著在其中做些手腳,而且還不是一個兩個。

但有破界珠在手,蘇重幾乎在看完功法的瞬間,就能對手中功法做粗數百次的模擬推演。所有虛假信息,全部都被標記篩選出來。甚至就連這些虛假訊息造成的種種後果,都被蘇重一一得知。

蘇重面色陰沉:「看來你們還是不太老實。」

一眾武者頓時臉色狂變。那些個做賊心虛的傢伙更是眼神閃爍。不等他們做何反應,蘇重一揮手,勁氣隔空而去,直接激活了他們體內的生死符。

有幾個陰狠的傢伙,更改的地方非常狠毒。一旦修鍊,初期看不出問題。但時日長久,就會不但損耗生命精氣。最終,即便不死,也會功力全失。在蘇重看來,這種傢伙比那些胡亂更改內容的人更加可惡。他根本就不留手,對這種處心積慮要對付他的人。蘇重立刻就取了他們性命。

相信有這一次的教訓,他們會老實一段時間。不再理會地上痛苦哀嚎的一眾武者。蘇重饒有興趣的看著唯一一個站在原地的人。

只有這個微微駝背的中年人,在秘籍之中沒摻雜絲毫虛假信息。而且給他的功法,也是一門頗為高明的武功。破界珠模擬的結果顯示,只要按部就班的修鍊,貫通十二正經,達到後天巔峰不成問題。

「你做的很好,作為獎勵,稍後你跟著潘遜去領取三枚培元丹。」蘇重意味深長的看著這個普普通通的中年人。這是個聰明人埃

「多謝。」中年人抱拳行禮,舉止沒有絲毫差錯,眼中卻沒多少笑意和恭敬。

蘇重不以為意,任誰被別人突然以武力降服,也不可能立馬就滿腔忠心。

潘遜滿臉的羨慕,眼珠子都快成綠色的了。培元丹顧名思義,有培元固本的功效。不能直接增加功力。卻能治療暗疾,提高整體身體素質。

身體Ы質的改變,不會有什麼直接變化。但修鍊的質量和速度,卻會緩慢增加。常年累月下來,和服用丹藥相比差不了多少。而且這可是自己點滴修鍊得來的功力,可比一顆丹藥暴增功力更加穩固安全。

「至於你,就先跟著潘遜吧。」蘇重掃了一眼林詩音,隨意安排道。

在別人眼中,林詩音年輕貌美,武功不錯,心智也不差。或許是個讓人不容忽視的人物。但蘇重活的太久了,久到一些東西已經習以為常。美貌或許能引起他的欣賞,但卻絕對不會影響他的判斷。他更注重,對方能給他帶來什麼好處。

穿越這麼多的世界。到如今,能夠讓他心動的東西,也只有無盡的知識和更加精妙的武功。

人有三寶精氣神,蘇重的身體和體內真氣,已經達到先天境界。只要再把精神推到先天境界,他就能修成真正的先天。

到時候三寶充盈,必然又是另一番天地。

種玉訣是他內功集大成之作,隨著玉種的不斷完善,功法越發神妙不可言。每一次運轉,都在不斷打磨肉竅,淬鍊真氣。連帶著精神也在緩慢增強……

蘇重就是要以其為根本,不斷添加葉蔓,推衍至巔峰,用來完成自己的蛻變。

收回思緒,蘇重眼神堅定。種玉訣玄妙,但距離自己的要求還有一定的差距。還需要繼續完善。到了這個時候,他需要的不僅僅是苦修,還有博採眾長。數次穿越,破界珠內存儲的各類武功秘術浩若繁星,這給了蘇重充足的養分。他幾乎每時每刻都沉浸在其中。

長春經、大嚼鐵法以及王憐花的憐花寶鑒,也給了他極大的靈感。其中涉及腦部秘竅的見解,更讓他大開眼界。得此養分,玉種經過不斷調整,越發完善。每一次行功,蘇重對自身的把握就更加細緻一分。

蘇重閉關練功。根本不知道,江湖上因為他以及他的大江盟,已經掀起了一場巨大的風波。

大盟這個本來低調至極的勢力,突然間崛起。它本身的神秘,它行事作風的怪異,挑動著整個江湖的神經。

而洞庭湖孤島一役,無數好手失陷其中,十不存一。僥倖逃脫之輩,每每提起孤島上的情形,無不渾身顫抖,滿是驚恐。層出不窮的殺機,讓這些人再也不想踏足洞庭孤島。即便有神丹秘籍誘惑,也無法動搖這些人的心。他們已經被嚇怕了。

各方勢力幾乎默契的收起試探的心思,小心警惕的盯著這個神秘崛起的勢力。整個江湖反而詭異的陷入了平靜。但所有人都知道,這份平靜只是暫時的。大江盟的崛起,必然會引起一系列實力洗牌。這江湖的天要變了。

僅僅三個月過去,整個長江上下,只有一個聲音,那就是的大江盟。

蘇重從來不是一個好人。既然敢找自己的麻煩,就要有被殺的覺悟。暗中發展已經不可能,蘇重索性讓大江盟浮出水面,大張旗鼓的擴張起來。

整個過程自然不是一帆風水,可大江盟收服的那些長老也不是吃乾飯。本就有著看家本領,在加上丹藥秘法幫助一個個實力大增。即便有硬骨頭,也擋不住蘇重的奪命劍。

自從精神開始質變之後,蘇重的奪命劍進入了一個奇妙境地。奪命十三劍再次被他施展出來,而且更加精妙。變得更加詭異狠辣。但凡被他劍法所殺之人,全部死無全屍,變成一堆碎肉。恐怖詭異之處讓一眾江湖人聞風喪膽。

「盟主……」潘遜輕聲喊道。

周圍清風徐徐,有溪流有花草,風景雅緻除塵。溪水旁一顆橢圓形岩石之上,蘇重閉目端坐,好像和周圍融為一體。一隻蝴蝶在其肩頭處站立,絲毫不知借力之處是一個活生生的人。

這裡靜謐悠然,周圍充滿濃郁草木精氣。是蘇重在洞庭孤島上特意不知而成的一處閉關之所。

潘遜恭敬的站在一邊,絲毫不敢打擾。身為大江盟的大總管,他位高權重,在江湖上一言就可斷很多人生死。但在蘇重面前,卻小心謹慎唯恐有絲毫差錯。

潘遜不敢不敬,外人只知道大江盟盟主神秘。但他卻清楚,眼前這個看似只有十**歲相貌普通的人,是多麼的恐怖。那詭異強悍的劍法,好似從地獄而來,其酷烈之處,只是想一想,他就不寒而慄。

「出什麼事了。」蘇重緩緩睜開眼,略微渙散的瞳孔緩緩收縮,凝聚起一團純粹深邃的黑。

潘遜被一眼掃過,只覺渾身一冷,頓時心頭凜然,連忙道:「恭賀盟主武功大進。屬下該死,實在不該打擾盟主修鍊。實在是情勢危急,不得不來……」

說到這裡,潘遜後背已經出了一片冷汗,滿臉尷尬愧疚。

「屬下無能。」

「說吧,這次是誰。」蘇重毫不在意。這已經不是潘遜第一次來找他。

自從大江盟開始大肆擴張,就不斷遇到阻力。雖然大江盟發展迅速,但畢竟根基太淺。而且大江盟人員成份複雜,根本就是一個各個勢力組成的大雜燴。凝聚力有限。雖然有蘇重丹藥功法激勵氣士氣,但終究不成整體。面對一些老牌江湖勢力時,總會顯得疲軟。

好幾次都被阻攔了前進腳步。潘遜不得已,只能來求助蘇重。

「屬下慚愧。是一個叫蟬翼刀的小宗門。人數不多,可傳承數百年不斷,其門派歷史甚至比某些大門派還要久遠。」潘遜肅然道。

「哦。竟然有那麼長的歷史。」蘇重來了興趣:「看來,他們必然有著足以傳承數代的依仗。」

「盟主英明。相傳蟬翼刀門中有一部功法叫做《蟬覺》,人人皆可修習,有的獲益匪淺,有的卻看不出絲毫頭緒。可但凡修鍊有成者,必然是一位江湖一流高手。」潘遜感慨道。

「一流高手?之前似乎沒聽過蟬翼刀的名號。」蘇重疑惑,一個一流高手,至少貫通了十條正經。足以橫行一方。尤其是這種具有悠久歷史的門t,怎麼可能會默默無聞。

他建立大江盟,就是為了搜集天下武學。可在這之前,他卻從未聽說過什麼蟬翼刀的名號。

潘遜臉色有些古怪,惋惜道:「盟主有所不知。《蟬覺》非常的詭異。相傳,凡是修鍊者,那些沒有什麼成就的還好,但凡有所成就的,無不身虛體弱,用不了多久就會重病纏身而亡。一個個都是早夭之相。而且動手越頻繁,死的就越快。所以蟬翼刀門才一直在小地方,沒法擴張。」

蘇重瞭然,想來這功法固然神奇,但肯定有著某些方面的缺陷。雖然能造就一流高手,但卻都是短命鬼,而且修鍊者還沒法持久作戰。根本就是拿生命在戰鬥。別說開疆擴土,能保住基業就不錯了。

「想必也正是因為這種雞肋性質,《蟬覺》才沒引起旁人的覬覦吧。」

「正是如此。」潘遜面色發苦:「這一代的蟬翼刀掌門正好練成了《蟬覺》,盟中已經有兩位帶隊長老,死在了對方刀下。」

「竟然能連殺兩位長老?」

「不錯,據逃回來的弟子彙報。對方所用之刀,薄如蟬翼,而且速度極快。一刀過處,就連中刀者都不知道自己已經受傷。最不可思議的的地方是,好似對方能未卜先知一般,每次都能把刀放在對手必經之處。兩位長老與其說是被他殺死,倒不如說是自己撞在了對方的刀上。」潘旭雖然沒親眼所見,但只是聽著這些彙報,就能夠想象的處當初情形的詭異。

未卜先知?這《蟬覺》雖然詭異,但卻很有意思啊!蘇重眼睛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