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三十節 蟬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節 蟬覺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盟楸,這處山谷就是蟬翼刀門的老巢所在。」潘遜指著遠處幽深山谷肅然道:「儘管損失了兩位長老,但蟬翼刀門外界的駐地產業,已經全部被咱們清理接管。只是這些人像蒼蠅一樣,總是盤旋不去。時不時的就會出來給咱們製造麻煩。每次追擊,就只能追到這裡。」

既然找到了老巢,為什麼不派大批人手推過去?

「山谷之中難道有什麼麻煩?」

「盟主,確實如此。咱們不是沒派人進去過,可山谷內遍布機關,而且種植了很多毒物。數十人有去無回,想來……想來已經失陷其中了。」

蘇重舉目望去,只在山谷入口處,就發現了不少毒物。深處草木茂盛處,時常傳來悉悉索索蟲蛇爬行聲音。再往深出,一股淡淡白煙飄蕩,始終籠罩在深谷半空。蘇重可不信,這些看似飄渺美麗的霧氣只是擺設,必定滿是毒性。果然是一處險地。

自己在洞庭湖島上布置陣法毒物阻敵,沒想到自己也有被人用同樣方法阻擋的時候。

「盟主,這一次咱們帶來了足量的霹靂雷火珠,一路炸過去,不信滅不了他們1潘遜心中發狠。蟬翼刀門只是個小門派,卻讓他摔了個大跟頭。不斷損兵折將,讓他顏面大失。自從大江盟擴張以來,可從未遇到過這種難纏對頭。

暴力開路不失為一個好辦法。當初那些闖洞湍人,除了那批武功高強,有著自己絕活的人。闖入島嶼最深處的,就是雷洪那些用雷火珠開路的人。要不是蘇重陣法布置巧妙,不僅有不能動的植物阻路,還有能動的毒物殺敵。說不定就真被他們炸進島嶼中心了。

轟隆顱…

震耳欲聾的聲響響徹天空,山谷迴音之下,聲音顯得更加磅。

漸漸的蘇重眉頭皺了起來。雷火珠威力強大,不僅有強大的衝擊力,還附帶著燃燒能力。有極大可能將爆炸周圍的可燃物點燃。眼前效果卻不能讓蘇重滿意。

潘遜一陣狂轟爛炸,起初效果卓著,炸出一條寬闊道路。隨著不斷推進,地形開始發生變化。植被變得茂密,不在那麼容易燃燒。舉目望去,越往山谷深處,草木越發旺盛,視線內的遠方,蘇重甚至看到了成片密林。

深吸一口氣,感受著漸漸濃郁的草木精氣,蘇重心下瞭然。這裡有一處天然陣法!

最初被發現的時候,可能還沒那麼神奇。但蟬翼刀門在此地繁衍發展百多年。一代代人不斷完善,即便並不精通奇門遁甲,但總能夠觀察出山谷的異狀。小心修改之下,這處山谷變得神奇起來。

不遠處那些帶著毒性的白霧就是奇效之一。

「好了,停下吧。雷火珠不能點燃山火,就無法蒸發毒氣。這不是辦法。」蘇重揮手制止了有些氣急敗壞的潘遜。

手腕翻轉,一枚特質鐵哨出現在手中。一抖之下,直直射向天空。黝黑鐵哨刺破空氣,尖銳的哨音沖霄而起。這是蘇重發明的傳訊鐵哨,用來給大江盟召集同門所用。

他手中的哨子又有不同,召喚的也不是同門。

幾個呼吸之後,一道黑影像是一道利箭一般從天而降。臨近地面,猛然一頓。一股強烈風壓陡然壓下。潘遜的被突如其來的狂風吹的根本睜不開眼,身子不停後退。但卻不敢有絲毫異動。這種情景,他不是第一次遇到。眼睛眯成一條縫,潘遜努力看向那從天而降的黑影。

真是神駿啊!每一次看,他都禁不住的發出這種感慨。這種龐大體型的巨鷹,可謂是世所罕見!也只有盟主這種神仙人物,才配擁有這種坐騎吧。潘遜忍不住感慨。

蘇重卻習以為常,身影陡然模糊,已經再次出現在神鵰背上。

「你們在外面等著,我去去就回。」看來,還是要靠自己。

神鵰一聲長鳴,宛若金鐵交擊。狂風肆虐中,衝天而起。一個嬌小的灰色影子緊隨而去。另有一道淡紅色光%一閃而過,仔細看時,已經沒入山谷深處。

林唐是蟬翼刀門現任掌門,他只有三十多歲,但卻像五十多歲一樣蒼老。頭髮黑白摻雜好似枯草。臉色蒼白,眼袋發青。儘管天氣炎熱,身上卻裹著厚厚皮袍。

坐在躺椅之上,林唐閉著眼睛靜靜的曬著太陽。蟬翼刀門是一個小門派,但卻是個歷史悠久的小門派。它有著自己的自豪。但林唐今天卻一點兒都不想擁有這份自豪。

《蟬覺》,一門奇異的功法,蟬翼刀門得以延續的根本。整個蟬翼刀的驕傲。只要修鍊有成,立刻就能晉陞江湖一流高手之列。

感受著越來越虛弱的身體,林唐自嘲一笑。即便成了一流高手又怎樣。這副虛弱的身體,已經容不下任何野心。

一旦蟬翼刀門遇到強大阻力,就只能選擇退縮隱藏。他這種既強大又虛弱的一流高手,只能用來保存血脈。開疆擴土?那只是美夢罷了。

不過這樣也不錯,不用打打殺殺,起碼還能安享晚年。才三十多歲就要安享晚年?林唐心裡無奈而酸澀。

轟!

一聲巨響,狂風席捲而來。躺椅上懶洋洋曬太陽的林唐瞠目結舌。眼前突然出現的巨大圓坑,直接把他搞懵了。

他的腳尖正好踩著圓坑邊緣。坑內弧形面光滑無比,幾乎成直角的邊緣,好似被利刃切割而成,林唐心驚膽顫的看向圓坑中心。

人!那裡竟然站了個人!

林唐茫然抬頭看天。

天而降的……人?

蘇重站在坑洞中心,身上纖塵不染。眉頭卻微微皺起,有些不滿意。他從天而降,用真氣抵禦衝擊力。自己雖然毫髮無傷,地面卻深陷入內。這是對力量控制不夠精細的表現。

他對力量的控制已經及其強大,但仍然達不到他想要的境界。不過蘇重並不氣餒,只要精神強大,對自身的控制力就會隨之增強。種玉訣無時無刻不在參悟感知自身,在修鍊內氣強化身體的同時,也在增強他的精神靈魂。隨著他不斷苦修,會讓他越來越強大。

等到身體、內氣、精神,三者達到平衡的時候,他就能夠對自己做到真正的掌控由心。

「交出《蟬覺》,歸順大江盟。」蘇重雙眼平靜的看著眼前目瞪口呆的蒼老中年人。

氣血衰敗、身體腐朽,即便自己不動手,也沒幾年好活。這就是蟬翼刀門的門主?《蟬覺》果然危害甚大。

本來對《蟬覺》抱有幾分好奇的蘇重,不由有些失望。一門以損害自身氣血而獲得力量的法門,蘇重可以拿出一大堆。以他如今武道造詣,即便讓他創造也不是什麼難事。別忘了,他當初可是以《辟邪劍譜》起家的。那可是不折不扣的自殘功法。

「妄想1一聲怒喝,收攏在寬大皮袍下的右手猛然刺出。

「蟬鳴1

嗡!

就像是數千隻蜜蜂陡然炸開一樣,一道刀光突兀出現在蘇重咽喉之前。快的好像突破了空間的界限。

蘇重眼中精光一閃而過,先後邁出一步。好似縮地成寸,一下退出十多米。而那道晶瑩刀光正好停在了他的咽喉之前。

「蟬翼1

一聲爆喝,那停在蘇重咽喉之前的刀光陡然炸開,斑斑點點無數水晶般亮點鋪天蓋地的射向蘇重。但詭異的是,整個過程卻一絲一毫的聲音都沒有。

蘇重再次後退一步,漫天刀光緊追不捨,卻總是差那麼一絲,無論如何都追不上蘇重的身影。

「蟬覺1到了此刻,林唐的怒吼已經足以稱得上凄厲,臉更是蒼白的嚇人,眼中血絲密布,好似血瞳一般恐怖異常。

隨著怒喝,漫天蟬翼刀光驟然消失,半空中空空蕩蕩竟然絲毫異樣也無!

但蘇重卻感覺到了危險。一直從容不迫的蘇重眼中精光大方。

噗嗤!

一道血液從他脖頸右側陡然噴出。蘇重不由一怔,他明明已經躲過了這次攻擊。自己怎麼還會受傷?

摸了摸頸側的一道血痕,蘇重終於來了興趣。自從他鑽研武道,明了周身圓之奧義之後。他就能夠攻擊身周任何位置,也能防禦身周任何方向的攻擊。

招式在他眼中都沒有秘密可言。前不久精神質變,對武道招數更是洞悉明了。剛才那一刀確實比前兩刀更快,但他已經看清對方刀法走勢,已經做出規避。

按照計算,他應該擦著刀尖躲過才對。為什麼自己仍會被劃破皮膚?

除非在自己做出應對的同時,對方同樣做出了應對!難道對方對於招式的理解,也達到了自己的境地?甚至比自己更高!

不對!是《蟬覺》!

看林唐劈出一道后臉色蒼白,一副油盡燈枯模樣,蘇重立刻就知道。這不是對方武道修為比自己高,而是那詭異功法《蟬覺》的神異!

金風未動秋蟬先知?

難道這功法讓他擁有了預判能力?!

他根本不是在看到自己的攻擊之後做出的改變。而是隨著自己的動作做出,就已經預判到了自己的招式。出手之時,已經做好了改變!

之前大江盟弟子也曾經回報,說蟬翼刀門門主武功詭異,有著未卜先知的能力,總是能預知對手攻擊。難道就是這種預判能力?

有意思!